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香港的初创环境

全球经济趋向以知识为本,为有创意、敢于创新和富想像力的企业带来机遇。一股科技革命浪潮已开始从根本上改变消费者行为,并且颠覆现有行业。重大的创新成果和范式转移正在改变世界,以致传统行业和价值链受到全新的商业模式挑战。

当初创企业使用新兴科技,去提供比主流产品或服务更便宜或更佳的替代品,又或是当他们发现并采取更方便的方法去交付产品及服务时,颠覆便会发生。在全球各地,由新一代企业家创立并且采用新商业模式的初创企业正在涌现,香港也不例外。

甚么是初创企业?

初创企业经常借助科技来解决问题,但不一定就是科技公司。如何界定初创企业没有明确的规则,有些人认为初创企业是由创立年期、收入、盈利能力或稳定性来决定;亦有人认为,不论创立年期及规模,企业可以一直是在初创状态。

许多企业家认为,初创是一种心态,这个标签不应受公司的经营年期或收入金额限制。初创是企业家创造的一门业务,他们放弃稳定,追求高增长以及因有机会改变世界而得的兴奋感。

例如,史丹福大学教授及矽谷连环创业者Steve Blank便把初创企业描述为「一个组织,其成立的目的是寻找一个可以重复和扩展的商业模式」。

本次香港初创公司研究[1]特意把初创企业界定得较为宽松,以便更有弹性地涵盖范围较广的香港初创企业。研究采用的标准是可扩展性、创新性和颠覆性。

可扩展性:
不管如何界定初创企业,大多数人都会同意其中一项关键属性就是有能力迅速成长。要快速扩展,初创公司必须提供一些可以向广大市场销售及交付的产品,或是可以解决常见问题的方案。

创新性:
初创企业不一定是科技公司,但凭着创新的意念及产品与其他小型企业区别开来。创新的思维方式就是不满足于现状,不断寻找新的意念或更佳的做事方式。这便是初创企业可以改变世界的原因。

颠覆性:
在商业世界中,颠覆性是指新进入市场者使用新科技或新商业模式,去推翻既有业者或夺取其业务。网飞(Netflix)、优步(Uber)、脸书(Facebook)、阿里巴巴(Alibaba)和Airbnb只是寥寥数例,说明由初创企业起家的公司如何颠覆传统商业模式,大大改变了视频租赁、出租车、媒体、零售和酒店业的市场生态。

香港的初创生态系统

香港的初创生态系统只出现了几年。在香港,互联网服务及智能手机非常普及,大大降低设立企业的门槛,推动了近年初创公司的发展。此外,政府的鼓励,以及谷歌(Google)、脸书和阿里巴巴的成功故事也启发了新一代创业家。

政府推动初创企业发展

近年,香港政府加大力度推动创新科技在本港的发展。其中一项措施是由创新科技署推行的「大学科技初创企业资助计划」(TSSSU),从2014-15财政年度开始,最初为期3年。

在大学科技初创企业资助计划下,创新科技署向本港6所大学提供每年最高2,400万港元的资助,鼓励大学师生创立科技初创企业。每所大学每年的资助上限为400万港元(515,000美元)。大学员工、学生或校友若设立以「知识」和「技术」为重点的公司,便有资格申请资助。

2016年,香港政府宣布预留20亿港元成立创科创投基金,以配对形式与私人风险投资基金共同投资本地创新科技初创企业。政府希望此举能吸引「醒目资金」(smart money)流入香港,为本港的创新科技初创企业带来更多投资。

2017年的施政报告,进一步表明政府决意加强对科创领域的投资:

  1. 香港与深圳签署协议,合作在本港北面边境占地87公顷的落马洲河套地区发展创新及科技园,土地面积为现时沙田科学园的4倍。
  2. 政府要求大学进行更多可转化作应用的研究项目,优化知识及科技转移计划,加强知识转移办公室的功能,以统筹及转化研究成果。
  3. 为推动「再工业化」,政府筹备在将军澳工业邨兴建数据技术中心及先进制造业中心,分别在3年后及5年后落成。
  4. 政府支持香港科技园公司在科学园旁边兴建一座「创新斗室」,提供住宿单位和共享工作空间,租予培育公司或初创企业的人员。
  5. 政府已预留5亿港元,供创新科技局协助各政府部门利用科技改善服务。
  6. 政府推动建设「空间数据共享平台」,推动地理空间数据共享,并配合创新科技局的智慧城市发展蓝图。这些基础设施允许政府分享地理空间数据及相关应用程式介面(API),鼓励私营部门参与开发各种智慧城市应用。

此外,政府亦推出科技券计划,资助中小企业使用科技升级转型及提高生产力,提供品质更高而价格更低的产品及服务,满足市场越来越高的要求,应付日益激烈的竞争。

充满活力的初创生态系统

多年来香港政府支持各家大学进行研究,以及在香港科技园和数码港等推行创业培育计划,已初见成果。

越来越多香港初创企业获得国际认可。GoGoVan、大疆创新、WeLand、国泰光电(Cathay Photonics)、雅士能基因(Xcelom)和水中银(Vitargent)只是其中几个例子。这些鼓舞人心的故事展现了香港企业家的原创性及创新精神,证明香港在多个领域均有能力在全球市场竞争。
 
此外,2015年,专注于科技范畴的会议主办机构Web Summit选择香港作为「RISE」大会的举行地点。RISE是亚洲首屈一指的创业盛会,吸引了来自7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5,000多名代表出席,反映出香港的初创生态系统已经成长为一个充满活力的社群,而香港亦有潜力成为亚洲初创企业枢纽。

根据投资推广署在2016年进行的香港创业生态系统调查,香港有38个共用工作空间,1,926家初创企业,提供5,229个职位。初创企业和共用工作空间的数目稳步上升,两者均较上年增长24%,而员工人数更大幅增长41%。不过,业内人士估计,香港初创企业的实际数目远远不止此数,因为许多初创企业是在共用工作空间之外运作。

根据总部位于三藩市的研究公司Compass公布的《2015年全球初创生态系统排名》,香港是增长最快的初创生态系统之一,排第五位,整体而言是全球第25大初创企业枢纽。香港向来是企业家云集之地,现在更已准备好在国际初创舞台担当重要角色。

趋势与特点

在香港上一轮初创浪潮中,智能手机及平板电脑备受消费者追捧,推动了流动应用程式的使用,许多开发应用程式的初创公司乘时兴起。近年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多个领域的创业活动都在急增,例如资讯及通讯科技、即需即用软件(SaaS)、物联网、数据分析、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机械人、虚拟实境(VR)和扩增实境(AR),以及新材料等,展现出一个正在蓬勃发展的初创生态系统。

应用方面,金融科技、智慧城市及智能家居、医疗保健和大数据应用是其中一些最热门的领域,与全球趋势一致。在香港政府「大学科技初创企业资助计划」支持下,大学开发的尖端技术得以转化为商业产品,这个过程也催生出不少初创企业。

新一代企业家兴起,颠覆传统商业模式,令21世纪的商业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全球化、数码科技和广泛的互联互通,被普遍认为是推动这些变化的关键力量。本研究发现,新一代企业具备一些主要特征,参见下表。

表: 传统企业与新一代企业的比较
表: 传统企业与新一代企业的比较

挑战与需求

初创企业通常能够快速掌握创新意念及新兴科技,或者开发自有技术,不过他们也面临一些常见的挑战,可能制约其发展潜力。这些挑战大致可分为4方面,即获取资金、罗致人才、商业化和推向市场。为应付这些挑战,初创企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往往有不同的需要,参见下表。

初创企业在不同阶段的需要

阶段需要
第一阶段

起步/概念开发
种子资金
创业教育/培训
导师
培育计划
获得市场资讯
市场对产品及经营理念的反应
第二阶段

原型/产品测试
专家对研发的意见
筹集资金进行研发及开发原型
证明概念和业务可行
寻找可按照规格建造原型的合资格制造商
第三阶段

推出市场
第二轮筹集资金/融资以进行营销推广
市场分析与市场进入策略
法律、会计和税务谘询
小量订单生产
招聘业务发展/研发人员
第四阶段

成长/扩展
更多交流机会
寻找潜在客户及/或业务伙伴
国际贸易知识
关于海外市场行业标准/规例的知识
了解市场趋势

资料来源:香港贸发局访问及调查


与传统企业相辅相成

初创企业往往是颠覆传统企业的力量,不过两者之间更多接触交流,其实可以产生相辅相成的作用。例如,在原型/产品测试阶段,初创企业通常缺乏工业设计的知识及经验,传统制造商则可以提供协助。虽然商业化及推出市场的过程有许多挑战,但是传统企业拥有销售和分销的经验,初创公司与他们连接或合作,往往可以获得知识或创造价值。

与此同时,传统企业也可以从接触初创企业中受益。事实上,科技进步正在改变竞争规则,传统行业最有可能大为落后。许多传统商业模式正发生变化,而新的模式也在出现。传统行业必须迅速察觉及应对这些新挑战。有远见的传统公司不会视初创企业为威胁,而是潜在的合作伙伴,因为他们今天面临的许多问题可以通过科技或流程创新来解决。

 


[1] 贸发局研究部谨此感谢香港科技园公司、投资推广署、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香港浸会大学知识转移处、香港理工大学企业发展院、香港科技大学创业中心、香港大学技术转移处、香港中文大学创业研究中心、香港青年协会、StartupsHK和浩观(Cocoon)为本研究安排公司访问,并提供宝贵意见。

资料提供 图片:马颖德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