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香港的初創環境

全球經濟趨向以知識為本,為有創意、敢於創新和富想像力的企業帶來機遇。一股科技革命浪潮已開始從根本上改變消費者行為,並且顛覆現有行業。重大的創新成果和範式轉移正在改變世界,以致傳統行業和價值鏈受到全新的商業模式挑戰。

當初創企業使用新興科技,去提供比主流產品或服務更便宜或更佳的替代品,又或是當他們發現並採取更方便的方法去交付產品及服務時,顛覆便會發生。在全球各地,由新一代企業家創立並且採用新商業模式的初創企業正在湧現,香港也不例外。

甚麼是初創企業?

初創企業經常借助科技來解決問題,但不一定就是科技公司。如何界定初創企業沒有明確的規則,有些人認為初創企業是由創立年期、收入、盈利能力或穩定性來決定;亦有人認為,不論創立年期及規模,企業可以一直是在初創狀態。

許多企業家認為,初創是一種心態,這個標籤不應受公司的經營年期或收入金額限制。初創是企業家創造的一門業務,他們放棄穩定,追求高增長以及因有機會改變世界而得的興奮感。

例如,史丹福大學教授及矽谷連環創業者Steve Blank便把初創企業描述為「一個組織,其成立的目的是尋找一個可以重複和擴展的商業模式」。

本次香港初創公司研究[1]特意把初創企業界定得較為寬鬆,以便更有彈性地涵蓋範圍較廣的香港初創企業。研究採用的標準是可擴展性、創新性和顛覆性。

可擴展性:
不管如何界定初創企業,大多數人都會同意其中一項關鍵屬性就是有能力迅速成長。要快速擴展,初創公司必須提供一些可以向廣大市場銷售及交付的產品,或是可以解決常見問題的方案。

創新性:
初創企業不一定是科技公司,但憑著創新的意念及產品與其他小型企業區別開來。創新的思維方式就是不滿足於現狀,不斷尋找新的意念或更佳的做事方式。這便是初創企業可以改變世界的原因。

顛覆性:
在商業世界中,顛覆性是指新進入市場者使用新科技或新商業模式,去推翻既有業者或奪取其業務。網飛(Netflix)、優步(Uber)、臉書(Facebook)、阿里巴巴(Alibaba)和Airbnb只是寥寥數例,說明由初創企業起家的公司如何顛覆傳統商業模式,大大改變了視頻租賃、出租車、媒體、零售和酒店業的市場生態。

香港的初創生態系統

香港的初創生態系統只出現了幾年。在香港,互聯網服務及智能手機非常普及,大大降低設立企業的門檻,推動了近年初創公司的發展。此外,政府的鼓勵,以及谷歌(Google)、臉書和阿里巴巴的成功故事也啟發了新一代創業家。

政府推動初創企業發展

近年,香港政府加大力度推動創新科技在本港的發展。其中一項措施是由創新科技署推行的「大學科技初創企業資助計劃」(TSSSU),從2014-15財政年度開始,最初為期3年。

在大學科技初創企業資助計劃下,創新科技署向本港6所大學提供每年最高2,400萬港元的資助,鼓勵大學師生創立科技初創企業。每所大學每年的資助上限為400萬港元(515,000美元)。大學員工、學生或校友若設立以「知識」和「技術」為重點的公司,便有資格申請資助。

2016年,香港政府宣布預留20億港元成立創科創投基金,以配對形式與私人風險投資基金共同投資本地創新科技初創企業。政府希望此舉能吸引「醒目資金」(smart money)流入香港,為本港的創新科技初創企業帶來更多投資。

2017年的施政報告,進一步表明政府決意加強對科創領域的投資:

  1. 香港與深圳簽署協議,合作在本港北面邊境佔地87公頃的落馬洲河套地區發展創新及科技園,土地面積為現時沙田科學園的4倍。
  2. 政府要求大學進行更多可轉化作應用的研究項目,優化知識及科技轉移計劃,加強知識轉移辦公室的功能,以統籌及轉化研究成果。
  3. 為推動「再工業化」,政府籌備在將軍澳工業邨興建數據技術中心及先進製造業中心,分別在3年後及5年後落成。
  4. 政府支持香港科技園公司在科學園旁邊興建一座「創新斗室」,提供住宿單位和共享工作空間,租予培育公司或初創企業的人員。
  5. 政府已預留5億港元,供創新科技局協助各政府部門利用科技改善服務。
  6. 政府推動建設「空間數據共享平台」,推動地理空間數據共享,並配合創新科技局的智慧城市發展藍圖。這些基礎設施允許政府分享地理空間數據及相關應用程式介面(API),鼓勵私營部門參與開發各種智慧城市應用。

此外,政府亦推出科技券計劃,資助中小企業使用科技升級轉型及提高生產力,提供品質更高而價格更低的產品及服務,滿足市場越來越高的要求,應付日益激烈的競爭。

充滿活力的初創生態系統

多年來香港政府支持各家大學進行研究,以及在香港科技園和數碼港等推行創業培育計劃,已初見成果。

越來越多香港初創企業獲得國際認可。GoGoVan、大疆創新、WeLand、國泰光電(Cathay Photonics)、雅士能基因(Xcelom)和水中銀(Vitargent)只是其中幾個例子。這些鼓舞人心的故事展現了香港企業家的原創性及創新精神,證明香港在多個領域均有能力在全球市場競爭。
 
此外,2015年,專注於科技範疇的會議主辦機構Web Summit選擇香港作為「RISE」大會的舉行地點。RISE是亞洲首屈一指的創業盛會,吸引了來自70多個國家和地區共5,000多名代表出席,反映出香港的初創生態系統已經成長為一個充滿活力的社群,而香港亦有潛力成為亞洲初創企業樞紐。

根據投資推廣署在2016年進行的香港創業生態系統調查,香港有38個共用工作空間,1,926家初創企業,提供5,229個職位。初創企業和共用工作空間的數目穩步上升,兩者均較上年增長24%,而員工人數更大幅增長41%。不過,業內人士估計,香港初創企業的實際數目遠遠不止此數,因為許多初創企業是在共用工作空間之外運作。

根據總部位於三藩市的研究公司Compass公布的《2015年全球初創生態系統排名》,香港是增長最快的初創生態系統之一,排第五位,整體而言是全球第25大初創企業樞紐。香港向來是企業家雲集之地,現在更已準備好在國際初創舞台擔當重要角色。

趨勢與特點

在香港上一輪初創浪潮中,智能手機及平板電腦備受消費者追捧,推動了流動應用程式的使用,許多開發應用程式的初創公司乘時興起。近年的情況則有所不同,多個領域的創業活動都在急增,例如資訊及通訊科技、即需即用軟件(SaaS)、物聯網、數據分析、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機械人、虛擬實境(VR)和擴增實境(AR),以及新材料等,展現出一個正在蓬勃發展的初創生態系統。

應用方面,金融科技、智慧城市及智能家居、醫療保健和大數據應用是其中一些最熱門的領域,與全球趨勢一致。在香港政府「大學科技初創企業資助計劃」支持下,大學開發的尖端技術得以轉化為商業產品,這個過程也催生出不少初創企業。

新一代企業家興起,顛覆傳統商業模式,令21世紀的商業格局發生重大變化。全球化、數碼科技和廣泛的互聯互通,被普遍認為是推動這些變化的關鍵力量。本研究發現,新一代企業具備一些主要特徵,參見下表。

表: 傳統企業與新一代企業的比較
表: 傳統企業與新一代企業的比較

挑戰與需求

初創企業通常能夠快速掌握創新意念及新興科技,或者開發自有技術,不過他們也面臨一些常見的挑戰,可能制約其發展潛力。這些挑戰大致可分為4方面,即獲取資金、羅致人才、商業化和推向市場。為應付這些挑戰,初創企業在不同的發展階段往往有不同的需要,參見下表。

初創企業在不同階段的需要

階段需要
第一階段

起步/概念開發
種子資金
創業教育/培訓
導師
培育計劃
獲得市場資訊
市場對產品及經營理念的反應
第二階段

原型/產品測試
專家對研發的意見
籌集資金進行研發及開發原型
證明概念和業務可行
尋找可按照規格建造原型的合資格製造商
第三階段

推出市場
第二輪籌集資金/融資以進行營銷推廣
市場分析與市場進入策略
法律、會計和稅務諮詢
小量訂單生產
招聘業務發展/研發人員
第四階段

成長/擴展
更多交流機會
尋找潛在客戶及/或業務夥伴
國際貿易知識
關於海外市場行業標準/規例的知識
瞭解市場趨勢

資料來源:香港貿發局訪問及調查


與傳統企業相輔相成

初創企業往往是顛覆傳統企業的力量,不過兩者之間更多接觸交流,其實可以產生相輔相成的作用。例如,在原型/產品測試階段,初創企業通常缺乏工業設計的知識及經驗,傳統製造商則可以提供協助。雖然商業化及推出市場的過程有許多挑戰,但是傳統企業擁有銷售和分銷的經驗,初創公司與他們連接或合作,往往可以獲得知識或創造價值。

與此同時,傳統企業也可以從接觸初創企業中受益。事實上,科技進步正在改變競爭規則,傳統行業最有可能大為落後。許多傳統商業模式正發生變化,而新的模式也在出現。傳統行業必須迅速察覺及應對這些新挑戰。有遠見的傳統公司不會視初創企業為威脅,而是潛在的合作夥伴,因為他們今天面臨的許多問題可以通過科技或流程創新來解決。

 


[1] 貿發局研究部謹此感謝香港科技園公司、投資推廣署、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辦公室、香港浸會大學知識轉移處、香港理工大學企業發展院、香港科技大學創業中心、香港大學技術轉移處、香港中文大學創業研究中心、香港青年協會、StartupsHK和浩觀(Cocoon)為本研究安排公司訪問,並提供寶貴意見。

資料提供 圖片:馬穎德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