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高增值航運服務: 第三方船舶管理興起

管理船舶並非易事。為了滿足市場需求,現在許多船舶都非常龐大,提供的航運服務又日益廣泛和複雜,要管理這些船舶確實不易。現時,船舶管理服務一般包括調派船員、統籌供給品、入塢、維修及合規等事宜。此外,船舶管理專家還可以提供顧問服務,就船舶工程、建造和選擇船廠等給予意見。

傳統上,船舶由船東自行管理。不過,船舶管理現已成為日趨專門及技術性的業務。以往有內部管理團隊的航運公司,現在也傾向把常規營運職能外判,交由專業管理公司處理。

值得注意的是,並非所有航運服務都可以由一處地方以理想的價格及質素組合來提供。因此,專業的第三方船舶管理人員會致力在區內甚至世界各地物色質素最佳、收費最吸引的航運服務。

近年,全球商業環境變化急遽,業界面對的挑戰更形嚴峻。一方面,自2009年以來,全球船舶供應過剩一直對運費構成下調壓力,拖低航運公司的收入;另一方面,國際海事組織(IMO)收緊溫室氣體排放監管措施,導致合規成本上升。

香港:區內的船舶管理中心

香港從事海事活動的歷史悠久,又匯聚大批船東,因此船舶管理業相當發達,許多知名的航運服務供應商就設在此,其中包括Anglo-Eastern Univan Group。該公司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航運服務公司之一,由中英船舶管理公司(Anglo-Eastern Group)和聯運船務管理公司(Univan Ship Management)在2015年合併而成,管理約600艘船舶。

香港能成為具競爭力的航運服務中心,並且是區內領先的船舶管理樞紐,與多項因素有關。航運服務集群的形成,除了要有足夠數量的業者外,另一項決定性因素就是法規透明。正是這點吸引了多家船舶管理公司在香港開展業務。

船東委托第三方管理人員負責船隊的日常營運後,雙方便要共同面對各種風險,無論是與法規、資訊安全、財務有關的重大風險,抑或關乎聲譽的一般風險。香港擁有多項優勢,有助減少這些風險。法制方面,香港擁有深厚的法律傳統,繼承了英國的普通法體系,包括備受尊重的海事判例等法律資源。商業方面,香港提供便利和透明的營商環境,符合國際最佳實務標準。

船員調派和管理是船舶管理的要素,毋庸置疑。香港入境事務處在加快處理工作許可方面,效率很高,通常只需要6個星期,這是便利整體船舶管理活動的一大優勢。相比之下,一些業者表示,上海及新加坡處理工作簽證申請的時間較長,手續也較繁複。

此外,香港機場效率卓越,全日24小時運作,以國際乘客人數計算,是全球第三繁忙機場,僅在迪拜和倫敦之後。這對招募或調派船員到靠泊香港的船隻工作很有幫助。來自南亞或東南亞的船員可以隨時候命,在短時間內從本國城市飛往香港,接受新任務或新合同。

事實上,一些接受香港貿發局研究部訪問的航運公司,包括貝仕船舶管理(香港)有限責任合夥公司(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 (Hong Kong) Ltd Partnership),都強調香港處於有利位置,能把握亞洲出現的商機。他們指出,香港在提供全面的船舶管理服務方面,擁有很大的地理及制度優勢。香港作為區內的航運中心,不僅吸引海外公司進駐,很多內地企業也在本港設立辦事處,其中包括北京華洋海運中心的附屬公司華洋(香港)船務有限公司。

配合技術發展及法規修訂

海事規例時有修訂,控制硫氧化物排放是近期重要例子之一。新的國際標準將於2020年1月1日生效,屆時,船用燃料[1] 的最高含硫量將從目前的3.5%降至0.5%,全球適用。在硫排放控制區(範圍廣及北海、波羅的海和英吉利海峽,以及北美洲大部分海岸),採用的標準更嚴,從2015年1月起,最高含硫量限制在0.1%。

為符合這些規定,船東通常會徵求專業管理人員的意見,以確保使用適當的船用燃料及船舶發動機,或是制訂過渡時間表,以便進行相關投資,達到盡量節省成本的目的。

合規要求日益增多,航運公司為保持市場競爭力,採用綜合船隊管理系統似乎是必要的。例如,2015年,全球最大的貨櫃航運公司馬士基航運(Maersk Line)首次委任第三方船舶管理公司,由德國貝仕船舶管理(Bernhard Schulte Shipmanagement)和丹麥E.R.Schiffahrt管理馬士基航運的12艘船舶,為期5年。所需服務包括船員調派、技術操作、安全表現、環境表現及能源效率。

挪威Westfal-Larsen Shipping在新加坡的附屬公司Masterbulk,也宣布計劃結束內部的船舶管理部門,為其船隊物色第三方船舶管理公司。據報道,2016年初,V.Group旗下的第三方船舶管理公司V.Ships Shipping與Empros Lines達成合作協議,在希臘提供乾散貨船的技術管理服務。此舉亦意味他們成功在傳統的希臘航運界推廣使用第三方管理服務。

這種趨勢將帶來新商機。能為船東提供更佳營運系統、支援數據收集及分析的船舶管理公司將可受惠。

香港船舶管理公司為保持領先地位,積極引進新技術。例如,2015年,香港華光船舶管理公司採用由DNV GL提供的新船舶管理軟件,進一步提高營運效率。DNV GL的新聞稿稱,新軟件涉及技術管理、入塢、採購、文件管理、風險管理、安全管理報告、調派船員,以及商業智能(BI)/船隊分析等領域。

世界各地對第三方船舶管理服務的興趣日增,不過據波羅的海國際航運公會(BIMCO)估計,目前全球只有約三分之一的船隊由第三方管理。換言之,在可見將來,企業對第三方船舶管理公司的工作方案及技術服務仍然大有需求,市場潛力有待進一步發掘。

亞洲貿易增長更添助力

監管和技術標準的改變推動全球趨勢,亞洲區的船舶管理人員及營運商應可從中受惠。亞洲區內貿易持續增長,預計表現會較全球貿易為佳,為第三方船舶管理業增添助力。特別是許多技術知識及資源有限的小型船公司,更會物色第三方船舶管理專家來管理他們的船隊,這種情況肯定有助於擴大亞洲區內船舶管理服務的需求。

圖:  2016年貨櫃運輸量增長(按貿易路線劃分)
圖:  2016年貨櫃運輸量增長(按貿易路線劃分)

為應對亞洲市場的龐大需求及潛力,2014年德國貨櫃船管理公司里德海恩(Reederei NSB)於上海設立分支機構,為中國市場提供訂製的船舶管理、船員調派、供應鏈和代理服務。新成立的上海南盛堡船舶管理公司是NSB與上海南斗國際船舶管理有限公司的合資企業,雙方各佔半數股權,成立至今已建立了一定的客戶基礎,管理400多艘船。

同樣,據航運雜誌《IHS Fairplay》報道,香港華林船舶管理有限公司(Wallem Ship Management)對第三方船舶管理服務的市場前景也表示樂觀。鑒於市場需求持續增長,該公司計劃將其管理的船隊每年擴大約10%,預計在2016年全面管理400艘船。

新型船東出現

除為傳統航運公司管理船舶外,對第三方船舶管理公司來說,私募基金和出口信貸機構等航運市場中的新投資者,是日益重要的新業務來源。由於性質使然,這些投資者更有可能與第三方船舶管理公司合作,依靠後者的專業知識來滿足船隊管理的需求。事實上,這類非傳統船東在亞洲興起,應是外國船舶管理公司在中國增設辦事處的原因之一。

香港船舶管理公司在郵輪市場的商機

盡管全球經濟放緩,郵輪業務卻成為世界航運市場少有的亮點之一。2006年至2015年間,全球郵輪船隊以複合年均增長率4.3%[2] 的速度擴大,預料仍會繼續快速增長。郵輪市場的發展受兩個因素推動,分別是西方嬰兒潮一代的退休消費,以及亞洲中産階層迅速壯大,而後者也許更為重要。

據國際郵輪協會(CLIA)估計,包括中國、日本和韓國在內的亞洲郵輪市場,2015年共迎來約200萬名遠洋郵輪乘客,比2014年增加20%以上。

亞洲無疑是旅遊業增長最快的市場之一,不過傳統的北美和歐洲市場仍然主導郵輪業,特別是加勒比海和地中海航程。目前,調配到亞洲市場的國際郵輪僅佔整體數量約9%,不過這比率有進一步擴大之勢。

郵輪市場增長潛力巨大,亞洲郵輪業務更是持續擴展,需要專才管理營運,可見這是船舶管理公司拓展市場、滿足業界需求的良機。值得注意的是,不少靠泊亞洲港口的郵輪體型龐大,需要多種複雜的船舶支援服務,有賴第三方船舶管理公司提供。

例如,2016年3月,貝仕船舶管理(BSM)與塞浦路斯Celestyal Cruises旗下的Optimum Ship Management建立合作關係,為來自特色郵輪市場的客戶提供客輪管理服務。

郵輪業不斷成長,2013年啟用的啟德郵輪碼頭,有助香港把握這個行業的機遇。該碼頭有兩個國際郵輪專用泊位,大有條件爭取成為區域和國際郵輪公司的母港。這將為相關的航運服務供應商創造豐厚的商業潛力,例如,他們可以針對中國內地旅客的喜好,提供度身訂造式的船舶管理服務。


[1]  船用燃料是指水上裝備使用的5類燃料,包括船用輕柴油、船用柴油、中間燃油、船用燃油和重油。

[2]  資料來源:克拉克森研究公司(Clarksons Research)

資料提供 圖片:徐詠鈞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