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发展与影响

美国总统选举后美国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何去何从,无疑备受港商关注。众所周知,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在中国问题上一向秉持鹰派立场,而其共和党对手特朗普在经贸方面更肆无忌惮地抨击中国。然而,无论何人当选总统,都不大可能对中美关系产生过度影响。尽管抨击中国的言论颇多,但候选人当选上任后可能会变得较为务实,不一定兑现竞选期间所作的承诺;再者,美国的政治制度可制衡总统的权力,避免采取过于激进的政策。现时中美两国相互依存,这种密切关系依然是推动双边关系进一步发展的主要力量。

近期发展

多年来,抨击中国一直是美国政治辩论的一大焦点,其猛烈程度通常在总统竞选期间显着增强,这次选举也不例外。总统候选人在第一场辩论曾多次提及中国,虽然在次轮辩论中提及的次数较少,但亦反映出这个议题在美国政治辩论中相当重要。明确地,特朗普指责中国窃取美国的就业机会、将人民币贬值,并支持通过互联网进行的间谍活动。

向来,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时往往采取强硬立场,一旦上任就会软化。这次的问题是,胜出的候选人在当选总统后能否轻易调整其立场。事实上,美国选民似乎更关心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对于美国面临的主要问题,希拉里与特朗普双方支持者的看法可谓南辕北辙。对打算投票给特朗普的人来说,目前影响美国的三大问题是移民、恐怖主义和犯罪。在希拉里支持者心目中,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是贫富差距、种族和族群关系,以及环境状况。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在皮尤研究中心的调查中,受访的希拉里支持者有55%认为,正待国会批准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美国的影响正面,而特朗普支持者则有58%认为该协定对美国有害。此外,调查发现,59%的希拉里支持者认为自由贸易协定有好处,而只有26%的特朗普支持者有同感。

希拉里的经济贸易政纲

希拉里的经济计划重点在于建立一个惠及所有美国人的经济体系,而不是人口中最富有的阶层才能获益。此外,她认为现行制度导致太多公司重视短期利润多于长期投资,并且受制于过时的职场政策,未能照顾美国家庭的需要。希拉里承认,在大衰退后,奥巴马政府引领美国经济复苏取得很大进展,并在其经济计划中指出,美国经济在连续75个月内增加了1,400万个私营部门职位,这是有纪录以来最长的职位增长期。

尽管取得这些进展,希拉里认为,华盛顿的政治僵局,加上特殊利益团体的过度影响,以及企业与社会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弱,使许多美国人被遗弃。美国经济产生太多不平等情况,优薪工作亦不足够,即使在职家庭亦难获基本的经济安全保障及公道。

为促进经济进一步增长,增加工资,推动创造收入更佳的就业机会及更公平的经济,希拉里建议:(1)打破华盛顿的枷锁,进行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优薪职位的最进取投资;(2)向所有美国人提供毋须负债的大学教育;(3)重写规则,确保工人可分享到他们帮助创造的益处;(4)确保高收入人士缴交合理税款;以及(5)把家庭放在首位,确保美国的政策能配合21世纪经济下家庭的生活、学习和工作方式。

在国际贸易方面,希拉里誓言推行更精明、更公平及更严厉的贸易政策,把创造美国的就业机会放在首位,并且强硬对待中国及其他以牺牲美国工人利益而取得繁荣的经济体。虽然希拉里从政数十年来一直支持贸易自由化,但她表明反对像TPP之类未能达到创造优薪就业机会及提高工资等高标准的贸易协定。

希拉里在担任国务卿期间正式支持TPP谈判,指出最终协定是奥巴马总统重返亚洲战略的重要一环,若能有效实施及执行,应可惠及美国企业和工人。但是,在深入研究最终文本后,她认为该协定不会有助于提高美国人的工资,或达到创造就业机会和促进国家安全的高标准。希拉里最近改变看法可能是出于选举政治现实,或者如一些美国议员般,真正认为最终协定存在重大缺陷,应在实施之前解决。

希拉里誓言反对今后任何的贸易协定,除非能为美国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工资并改善美国的国家安全。她将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并支持美国企业开拓新市场,以支持优薪就业机会,刺激经济增长。在这方面,她将支持美国进出口银行以及其他促进美国出口的政策。

此外,希拉里将对付不遵守贸易规则的经济体,包括中国。除其他措施外,希拉里政府若能上台,将对那些在美国市场上倾销产品的国家采取行动,即如被指倾销钢铁的中国。她将任命一名新的贸易检察官,确保其他国家遵守规则,并会对付通过操纵货币人为地压低货品价格的国家。希拉里还会扩大美国可用政策的选择范围,包括有效的新补救措施,如关税和其他相关税项等。毋庸置疑,希拉里亦反对中国争取在美国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法律上被承认为市场经济。

虽然希拉里赞成对据称来自中国的网络攻击采取更有效的威慑措施,但是她认为,华盛顿应在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加强与北京的双边合作。不过,她对北京采取比奥巴马总统更强硬的做法也不足为奇。她表示,其政府将继续与中国在气候变化及朝鲜(北韩)等一系列国际问题上与中国合作,同时与日本及韩国(南韩)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总的来说,若希拉里当选总统,美国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不可能大幅恶化,但也不会改善很多。希拉里誓言打击中国的不公平贸易做法,并会采取行动对付通过操纵货币人为地压低货品价格的海外经济体,包括中国在内。希拉里担任国务卿期间,在中国事务上被许多人视为鹰派,往往赞成采取比奥巴马总统及其他政府官员更强硬的立场。预料希拉里不会回避双边关系中仍然存在的各项敏感问题,可能导致与北京出现一些紧张局面,不过她可能如奥巴马和乔治布殊在任时那样,倾向温和、务实及合作的做法。

特朗普的经济贸易政纲

特朗普希望建立一个欣欣向荣的经济体,未来10年推动经济年均增长3.5%,甚至可能达到4%,以创造2,500万个新的就业机会。他的经济计划指出,未来10年,增长若提高1.5%就可在目前预测的700万个就业机会之上多创造1,800万个职位。特朗普还赞成推行改革政策,包括促增长的税收计划、新的现代监管框架、将美国放在第一位的贸易政策、开发美国能源的计划,以及「一分钱计划」(Penny Plan),即每年削减非国防、非安全网支出,较上一年的总支出减少1%。

特朗普认为他的「美国优先」贸易政策将是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推动力。这个战略的总体目标是确保美国的每项自由贸易协定都能推动GDP增长、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并增强国内制造业基础。他警告说,即使现任总统及国会在余下任期内通过TPP也不会得逞。事实上,他誓言一旦当选总统,美国将退出该项协定。

同时,特朗普承诺将任命最强硬的贸易谈判员代表美国工人争取最佳利益。他将指示商务部长识别外国违反贸易协定并可能损害美国工人利益的各种行为,并指示相关政府机构采取一切可行机制来制止这些活动。他还将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为美国工人争取更好的协议,如果加拿大及墨西哥拒绝进行必要的修订,美国会退出该协定。

中国方面,特朗普政府若能上台,将把中国列为货币操控国,而任何操纵货币以便从美国获取不公平利益的国家将面临更高的关税及相关税项。特朗普在正式宣布竞选总统时,便誓言要将就业机会由中国、墨西哥、日本和其他众多地方带回美国。此外,特朗普将指示美国贸易代表向中国提起贸易诉讼,如果北京不停止被指进行的非法活动,他将利用所有的总统法定权力对贸易纠纷作出补救。明确地,特朗普要求对来自中国的进口征收45%的关税。

特朗普一旦在11月最终胜出,会否如同自2015年6月正式宣布参选以来对中国那样态度强硬,或者头脑会否较为冷静,目前难以逆料。虽然在总统竞选期间抨击中国是寻常事,成功当选者在宣誓就职后往往会收敛言辞,不过特朗普并非传统的候选人,其行为难以预测。可以肯定的是,若企图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或对北京征收惩罚性关税,都会对中美经贸关系产生重大的负面影响。美国对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几乎肯定会引起北京报复,并可能导致两个经济大国爆发贸易战,对香港企业带来严重的不良后果。

前景与影响

目前很难预测哪位候选人最终会在总统选举中胜出。虽然大多数民意调查显示希拉里比特朗普略为领先,但是亦有可能爆出美国政界所谓的「10月惊奇」(October surprise),即在临近选举前的10月发生某些行动或事件,把整个选情推往新的发展方向,产生异于预测的结果。在当前的美国大选中,没有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早前英国举行脱欧公投,结果出人意表,由此可见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总的来说,商界认为希拉里对国际贸易的态度比特朗普平衡及温和。她表示,美国需要更多的就业机会,而这些职位与扩大美国制品的市场息息相关,这样令美国不得不参与国际贸易事宜。另一方面,特朗普对贸易则采取不同的立场,特别是与共和党的看法不同。历史上,共和党支持贸易,而民主党则反对,以争取工会的选票。但是,这次选举出现了不同的范式,特朗普会如何处理贸易问题并不完全清楚。

如果特朗普最终胜出,估计他就任总统后可能履行一些竞选承诺,如提高中国产品的进口关税、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等协议。事实上,美国法律允许他采取这种行动。例如,根据《1993年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实施法》,在与国会协商后可以单方面对加拿大及/或墨西哥的进口重新征收最惠国关税。

此外,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总统若发现进口对国家安全产生不利影响,可以根据需要征收关税或实施配额,以抵销不利影响。根据《1974年贸易法》,如果美国国际收支出现严重的庞大赤字,总统可以对国际收支顺差大的一个或多个国家征收高达15%的关税、实施数量限制或双管齐下,为期长达150天。如果外国拒绝给予美国在自由贸易协定下的权利,或者做出不合理或歧视性行为,美国也可以在总统酌情决定下采取报复行动,包括提高关税或实施配额。

如果总统按照现行法律的相关规定采取行动,法院及国会均不易阻止。例如,要阻止总统提高进口关税必须在国会或法院进行,两者都涉及长久的法律战,短期内难以解决问题,而被质疑的关税依然生效。由于增加关税,首当其冲的是美国消费者,因此受到影响的商界及消费者,可能是唯一有效的抗衡力量。

借鉴近年的经验,不管谁人当选美国总统都不会对美国贸易政策和中美经贸关系产生过度影响。抨击中国在很大程度上是过往竞选活动中使用的一种策略。候选人一旦当选上任,将会变得较务实,不一定会兑现竞选期间所作的承诺及声明。再者,现时美国及中国均是对方最大的贸易伙伴,两国相互依存,关系密切,这是制衡美国总统,避免采取过激政策的主要力量,也是推使两国巩固关系的主要动力。

最后,内阁成员同样是个重要议题,皆因新总统挑选的内阁成员,其影响力可能与总统不相伯仲。谁人会在特朗普内阁中服务,专家们表示难以猜测,形容可能的候选人名单是一个谜。至于希拉里,由于她出任公职时间长,与许多人共事及合作过,专家们对她一旦出任总统,谁人入阁的揣测较多。总统候选人对中国及全球经贸事务的立场如何,固然必须关注;但是哪些官员将会入阁,负责日常处理华盛顿与北京的双边关系,同样不容忽视。

资料提供 图片:潘永才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