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結果:概述

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當選美國下任總統,令全球大吃一驚。如果特朗普堅持在競選期間提出的政綱,全球貿易環境將受到嚴重影響。顯然,美國若退出多個貿易協定並徵收高額進口關稅,將對中國及墨西哥等多個國家造成重大衝擊。一旦中美經貿關係惡化,香港企業的處境自然會轉差。盡管如此,美國政治制度有制衡元素,而中美兩國在多方面的國際合作上都互相緊密依存,仍會是促進雙邊建設性關係的主要動力。

特朗普獲勝令人震驚

在11月8日,美國總統選情出現大逆轉,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獲勝,擊敗普遍看好將成為美國首位女總統的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震驚全球。在傳統上傾向民主黨的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星兩州,以及競爭激烈的佛羅里達、愛荷華、北卡羅來納和俄亥俄等州,特朗普均能贏得支持,出乎意料;至於希拉里,則在民主黨傳統根據地如加利福尼亞、馬里蘭、紐約、俄勒岡、華盛頓等州,以及選情熾熱的科羅拉多、內華達、新罕布什爾和弗吉尼亞等州勝出。

特朗普勝選特別令人驚訝,事實上,甚少觀察家預料到他在中西部以及東北部若干地區的表現如此出色。就在選舉日之前,絕大多數的全國及州民意調查,以及各項主要的統計性選舉預測,都預言希拉里會勝出,獲勝機率從71%到99%。

國會方面,共和黨保有在眾議院及參議院的控制權,而早前關於民主黨將重新控制參議院的預測則落空。理論上,在總統及國會選舉中全勝,應該使特朗普的權力超越其前任奧巴馬,因為奧巴馬的行政權力受到共和黨控制的國會掣肘。然而,鑒於共和黨內部出現分歧,共和黨控制的國會與美國商界有可能聯合起來,對特朗普施加適度的影響,包括經貿領域。

特朗普的經濟貿易政綱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誓言建立一個欣欣向榮的經濟體,未來10年推動經濟年均增長3.5%,甚至可能達到4%,以創造2,500萬個新的就業機會。他的經濟計劃指出,未來10年,增長若提高1.5%就可在目前預測的700萬個新就業機會之上多創造1,800萬個職位。特朗普還贊成推行改革政策,包括促進增長的稅收計劃、新的現代監管框架、將美國放在第一位的貿易政策、開發美國能源的計劃,以及「一分錢計劃」(Penny Plan),即每年削減非國防、非安全網支出,較上一年的總支出減少1%。

特朗普認為他的「美國優先」貿易政策將是美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推動力。這個戰略的總體目標是確保美國的每項自由貿易協定都能推動GDP增長、減少美國的貿易逆差,並增強國內製造業基礎。他警告說,即使現任總統及國會在餘下任期內通過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也不會得逞。事實上,他誓言要美國退出該項協定。

同時,特朗普承諾將任命最強硬的貿易談判員代表美國工人爭取最佳利益。他將指示商務部長識別外國違反貿易協定並損害美國工人利益的各種行為,並指示相關政府機構採取一切可行機制來制止這些活動。他還將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為美國工人爭取更好的協議,如果加拿大及墨西哥拒絕進行必要的修訂,美國會退出該協定。

中國方面,特朗普威脅把中國列為貨幣操控國,而任何操縱貨幣以便從美國獲取不公平利益的國家將面臨更高的關稅及相關稅項。特朗普在正式宣布競選總統時,便誓言要將就業機會由中國、墨西哥、日本和其他眾多地方帶回美國。此外,特朗普將指示美國貿易代表向中國提起貿易訴訟,如果北京不停止被指進行的非法活動,他將利用所有的總統法定權力對貿易糾紛作出補救。明確地,特朗普要求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徵收45%的關稅。

特朗普在明年1月上任後,會否如同自2015年6月正式宣布參選以來對中國那樣態度強硬,或者頭腦會否較為冷靜,目前難以逆料。雖然在總統競選期間抨擊中國是尋常事,成功當選者在宣誓就職後往往會收歛言辭,不過特朗普並非傳統的候選人,其行為難以預測。

可以肯定的是,若企圖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或對北京徵收懲罰性關稅,都會對中美經貿關係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美國對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幾乎肯定會引起北京報復,並可能導致兩個經濟大國爆發貿易戰,對香港企業帶來不良後果。

前景與影響

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被不少人視為另一次「黑天鵝」事件,至少在短期內可能會使全球金融市場大為波動。隨著美國經濟復甦,聯邦儲備局正推行貨幣政策正常化,不過有關步伐或會受到特朗普獲勝所帶來的不明朗因素所影響。美國貿易政策及中美關係的不明朗因素也可能削弱美國的增長前景。

商界認為希拉里對國際貿易的態度比較平衡及溫和,而特朗普對貿易則採取不同的立場,特別是與共和黨的看法不同。歷史上,共和黨支持貿易,而民主黨則反對,以爭取工會的選票。但是,這次選舉出現了不同的範式,特朗普會如何處理貿易問題並不完全清楚。

特朗普勝出,估計他就任總統後可能履行一些競選承諾,如提高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等協議。事實上,美國法律允許他採取這種行動。例如,根據《1993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實施法》,在與國會協商後可以單方面對加拿大及/或墨西哥的進口重新徵收最惠國關稅。

此外,根據《1962年貿易擴展法》,總統若發現進口對國家安全產生不利影響,可以根據需要徵收關稅或實施配額,以抵銷不利影響。根據《1974年貿易法》,如果美國國際收支出現嚴重的龐大赤字,總統可以對國際收支順差大的一個或多個國家徵收高達15%的關稅、實施數量限制或雙管齊下,為期長達150天。如果外國拒絕給予美國在自由貿易協定下的權利,或者做出不合理或歧視性行為,美國也可以在總統裁量下採取報復行動,包括提高關稅或實施配額。

如果特朗普按照現行法律的相關規定採取行動,法院及國會均不易阻止。例如,要阻止總統提高進口關稅必須在國會或法院進行,都涉及持久的法律戰,短期內難以解決問題,而被質疑的關稅依然生效。

由於增加關稅,首當其衝的是美國消費者,因此受到影響的商界及消費者,可能是唯一有效的抗衡力量。此外,共和黨內部與特朗普的分歧,加上民主黨的激烈反對,預料在國會內將制衡特朗普不少具爭議的舉動。

當然,如果特朗普堅持其貿易政綱,全球貿易環境將受到嚴重影響。其中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誓言撕毁或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打算將中國列為貨幣操控國、在美國及世貿組織對中國提起貿易訴訟,以及威脅使用所有的總統合法權力對美國與中國的貿易爭端作出補救等等,均對中美貿易關係不利,而甚易受到保護主義衝擊的全球貿易亦會備受拖累。一旦中美經貿關係惡化,香港企業的處境自然會轉差。

借鑒近年的經驗,當選美國總統的候選人都不會對美國貿易政策和中美經貿關係作出過度衝擊。抨擊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是競選活動中使用的一種策略,藉此吸引選民。因此,特朗普上任後,應會變得較為務實,不一定會兌現競選期間所作的承諾及聲明。現時美國及中國均是對方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國在多方面的國際合作上都互相緊密依存,此點將是制衡美國總統的一大力量,避免其採取過激政策,也是鞏固雙邊關係的主要動力。

資料提供 圖片:潘永才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