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發展與影響

美國總統選舉後美國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何去何從,無疑備受港商關注。眾所周知,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在中國問題上一向秉持鷹派立場,而其共和黨對手特朗普在經貿方面更肆無忌憚地抨擊中國。然而,無論何人當選總統,都不大可能對中美關係產生過度影響。盡管抨擊中國的言論頗多,但候選人當選上任後可能會變得較為務實,不一定兌現競選期間所作的承諾;再者,美國的政治制度可制衡總統的權力,避免採取過於激進的政策。現時中美兩國相互依存,這種密切關係依然是推動雙邊關係進一步發展的主要力量。

近期發展

多年來,抨擊中國一直是美國政治辯論的一大焦點,其猛烈程度通常在總統競選期間顯著增強,這次選舉也不例外。總統候選人在第一場辯論曾多次提及中國,雖然在次輪辯論中提及的次數較少,但亦反映出這個議題在美國政治辯論中相當重要。明確地,特朗普指責中國竊取美國的就業機會、將人民幣貶值,並支持通過互聯網進行的間諜活動。

向來,總統候選人在競選時往往採取強硬立場,一旦上任就會軟化。這次的問題是,勝出的候選人在當選總統後能否輕易調整其立場。事實上,美國選民似乎更關心其他各種各樣的事情。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對於美國面臨的主要問題,希拉里與特朗普雙方支持者的看法可謂南轅北轍。對打算投票給特朗普的人來說,目前影響美國的三大問題是移民、恐怖主義和犯罪。在希拉里支持者心目中,美國面臨的最大問題是貧富差距、種族和族群關係,以及環境狀況。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在皮尤研究中心的調查中,受訪的希拉里支持者有55%認為,正待國會批准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對美國的影響正面,而特朗普支持者則有58%認為該協定對美國有害。此外,調查發現,59%的希拉里支持者認為自由貿易協定有好處,而只有26%的特朗普支持者有同感。

希拉里的經濟貿易政綱

希拉里的經濟計劃重點在於建立一個惠及所有美國人的經濟體系,而不是人口中最富有的階層才能獲益。此外,她認為現行制度導致太多公司重視短期利潤多於長期投資,並且受制於過時的職場政策,未能照顧美國家庭的需要。希拉里承認,在大衰退後,奧巴馬政府引領美國經濟復甦取得很大進展,並在其經濟計劃中指出,美國經濟在連續75個月內增加了1,400萬個私營部門職位,這是有紀錄以來最長的職位增長期。

盡管取得這些進展,希拉里認為,華盛頓的政治僵局,加上特殊利益團體的過度影響,以及企業與社會之間的聯繫越來越弱,使許多美國人被遺棄。美國經濟產生太多不平等情況,優薪工作亦不足夠,即使在職家庭亦難獲基本的經濟安全保障及公道。

為促進經濟進一步增長,增加工資,推動創造收入更佳的就業機會及更公平的經濟,希拉里建議:(1)打破華盛頓的枷鎖,進行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對優薪職位的最進取投資;(2)向所有美國人提供毋須負債的大學教育;(3)重寫規則,確保工人可分享到他們幫助創造的益處;(4)確保高收入人士繳交合理稅款;以及(5)把家庭放在首位,確保美國的政策能配合21世紀經濟下家庭的生活、學習和工作方式。

在國際貿易方面,希拉里誓言推行更精明、更公平及更嚴厲的貿易政策,把創造美國的就業機會放在首位,並且強硬對待中國及其他以犧牲美國工人利益而取得繁榮的經濟體。雖然希拉里從政數十年來一直支持貿易自由化,但她表明反對像TPP之類未能達到創造優薪就業機會及提高工資等高標準的貿易協定。

希拉里在擔任國務卿期間正式支持TPP談判,指出最終協定是奧巴馬總統重返亞洲戰略的重要一環,若能有效實施及執行,應可惠及美國企業和工人。但是,在深入研究最終文本後,她認為該協定不會有助於提高美國人的工資,或達到創造就業機會和促進國家安全的高標準。希拉里最近改變看法可能是出於選舉政治現實,或者如一些美國議員般,真正認為最終協定存在重大缺陷,應在實施之前解決。

希拉里誓言反對今後任何的貿易協定,除非能為美國創造就業機會,提高工資並改善美國的國家安全。她將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並支持美國企業開拓新市場,以支持優薪就業機會,刺激經濟增長。在這方面,她將支持美國進出口銀行以及其他促進美國出口的政策。

此外,希拉里將對付不遵守貿易規則的經濟體,包括中國。除其他措施外,希拉里政府若能上台,將對那些在美國市場上傾銷產品的國家採取行動,即如被指傾銷鋼鐵的中國。她將任命一名新的貿易檢察官,確保其他國家遵守規則,並會對付通過操縱貨幣人為地壓低貨品價格的國家。希拉里還會擴大美國可用政策的選擇範圍,包括有效的新補救措施,如關稅和其他相關稅項等。毋庸置疑,希拉里亦反對中國爭取在美國反傾銷和反補貼稅法律上被承認為市場經濟。

雖然希拉里贊成對據稱來自中國的網絡攻擊採取更有效的威懾措施,但是她認為,華盛頓應在有共同利益的領域加強與北京的雙邊合作。不過,她對北京採取比奧巴馬總統更強硬的做法也不足為奇。她表示,其政府將繼續與中國在氣候變化及朝鮮(北韓)等一系列國際問題上與中國合作,同時與日本及韓國(南韓)建立更緊密的關係。

總的來說,若希拉里當選總統,美國與中國的經貿關係不可能大幅惡化,但也不會改善很多。希拉里誓言打擊中國的不公平貿易做法,並會採取行動對付通過操縱貨幣人為地壓低貨品價格的海外經濟體,包括中國在內。希拉里擔任國務卿期間,在中國事務上被許多人視為鷹派,往往贊成採取比奧巴馬總統及其他政府官員更強硬的立場。預料希拉里不會迴避雙邊關係中仍然存在的各項敏感問題,可能導致與北京出現一些緊張局面,不過她可能如奧巴馬和喬治布殊在任時那樣,傾向溫和、務實及合作的做法。

特朗普的經濟貿易政綱

特朗普希望建立一個欣欣向榮的經濟體,未來10年推動經濟年均增長3.5%,甚至可能達到4%,以創造2,500萬個新的就業機會。他的經濟計劃指出,未來10年,增長若提高1.5%就可在目前預測的700萬個就業機會之上多創造1,800萬個職位。特朗普還贊成推行改革政策,包括促增長的稅收計劃、新的現代監管框架、將美國放在第一位的貿易政策、開發美國能源的計劃,以及「一分錢計劃」(Penny Plan),即每年削減非國防、非安全網支出,較上一年的總支出減少1%。

特朗普認為他的「美國優先」貿易政策將是美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推動力。這個戰略的總體目標是確保美國的每項自由貿易協定都能推動GDP增長、減少美國的貿易逆差,並增強國內製造業基礎。他警告說,即使現任總統及國會在餘下任期內通過TPP也不會得逞。事實上,他誓言一旦當選總統,美國將退出該項協定。

同時,特朗普承諾將任命最強硬的貿易談判員代表美國工人爭取最佳利益。他將指示商務部長識別外國違反貿易協定並可能損害美國工人利益的各種行為,並指示相關政府機構採取一切可行機制來制止這些活動。他還將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為美國工人爭取更好的協議,如果加拿大及墨西哥拒絕進行必要的修訂,美國會退出該協定。

中國方面,特朗普政府若能上台,將把中國列為貨幣操控國,而任何操縱貨幣以便從美國獲取不公平利益的國家將面臨更高的關稅及相關稅項。特朗普在正式宣布競選總統時,便誓言要將就業機會由中國、墨西哥、日本和其他眾多地方帶回美國。此外,特朗普將指示美國貿易代表向中國提起貿易訴訟,如果北京不停止被指進行的非法活動,他將利用所有的總統法定權力對貿易糾紛作出補救。明確地,特朗普要求對來自中國的進口徵收45%的關稅。

特朗普一旦在11月最終勝出,會否如同自2015年6月正式宣布參選以來對中國那樣態度強硬,或者頭腦會否較為冷靜,目前難以逆料。雖然在總統競選期間抨擊中國是尋常事,成功當選者在宣誓就職後往往會收歛言辭,不過特朗普並非傳統的候選人,其行為難以預測。可以肯定的是,若企圖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或對北京徵收懲罰性關稅,都會對中美經貿關係產生重大的負面影響。美國對來自中國的進口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幾乎肯定會引起北京報復,並可能導致兩個經濟大國爆發貿易戰,對香港企業帶來嚴重的不良後果。

前景與影響

目前很難預測哪位候選人最終會在總統選舉中勝出。雖然大多數民意調查顯示希拉里比特朗普略為領先,但是亦有可能爆出美國政界所謂的「10月驚奇」(October surprise),即在臨近選舉前的10月發生某些行動或事件,把整個選情推往新的發展方向,產生異於預測的結果。在當前的美國大選中,沒有事情是理所當然的。早前英國舉行脫歐公投,結果出人意表,由此可見任何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總的來說,商界認為希拉里對國際貿易的態度比特朗普平衡及溫和。她表示,美國需要更多的就業機會,而這些職位與擴大美國製品的市場息息相關,這樣令美國不得不參與國際貿易事宜。另一方面,特朗普對貿易則採取不同的立場,特別是與共和黨的看法不同。歷史上,共和黨支持貿易,而民主黨則反對,以爭取工會的選票。但是,這次選舉出現了不同的範式,特朗普會如何處理貿易問題並不完全清楚。

如果特朗普最終勝出,估計他就任總統後可能履行一些競選承諾,如提高中國產品的進口關稅、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等協議。事實上,美國法律允許他採取這種行動。例如,根據《1993年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實施法》,在與國會協商後可以單方面對加拿大及/或墨西哥的進口重新徵收最惠國關稅。

此外,根據《1962年貿易擴展法》,總統若發現進口對國家安全產生不利影響,可以根據需要徵收關稅或實施配額,以抵銷不利影響。根據《1974年貿易法》,如果美國國際收支出現嚴重的龐大赤字,總統可以對國際收支順差大的一個或多個國家徵收高達15%的關稅、實施數量限制或雙管齊下,為期長達150天。如果外國拒絕給予美國在自由貿易協定下的權利,或者做出不合理或歧視性行為,美國也可以在總統酌情決定下採取報復行動,包括提高關稅或實施配額。

如果總統按照現行法律的相關規定採取行動,法院及國會均不易阻止。例如,要阻止總統提高進口關稅必須在國會或法院進行,兩者都涉及長久的法律戰,短期內難以解決問題,而被質疑的關稅依然生效。由於增加關稅,首當其衝的是美國消費者,因此受到影響的商界及消費者,可能是唯一有效的抗衡力量。

借鑒近年的經驗,不管誰人當選美國總統都不會對美國貿易政策和中美經貿關係產生過度影響。抨擊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是過往競選活動中使用的一種策略。候選人一旦當選上任,將會變得較務實,不一定會兌現競選期間所作的承諾及聲明。再者,現時美國及中國均是對方最大的貿易夥伴,兩國相互依存,關係密切,這是制衡美國總統,避免採取過激政策的主要力量,也是推使兩國鞏固關係的主要動力。

最後,內閣成員同樣是個重要議題,皆因新總統挑選的內閣成員,其影響力可能與總統不相伯仲。誰人會在特朗普內閣中服務,專家們表示難以猜測,形容可能的候選人名單是一個謎。至於希拉里,由於她出任公職時間長,與許多人共事及合作過,專家們對她一旦出任總統,誰人入閣的揣測較多。總統候選人對中國及全球經貿事務的立場如何,固然必須關注;但是哪些官員將會入閣,負責日常處理華盛頓與北京的雙邊關係,同樣不容忽視。

資料提供 圖片:潘永才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