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CEPA 2017:新措施及香港的新机遇

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CEPA)于2003年开始实施,合资格的香港产品、企业和居民可享有优惠待遇进入内地市场。

香港与中国内地于2017年6月28日签署两份新协议,分别是《投资协议》和《经济技术合作协议》,进一步促进两地之间的贸易和投资。在此之前,多年来双方已签署10份补充协议和两份服务贸易协议(即《服务贸易协议》及《关于内地在广东与香港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协议》),逐步充实 CEPA的内容。

这两份新协议签署后,CEPA已扩大范围,成为一项全面的自由贸易协议,在货物和服务贸易之外,更涵盖投资和经济技术合作。《投资协议》将于2018年1月1日起实施,而《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则立即生效。

 领域 内容
 货物贸易

所有在香港制造并符合CEPA原产地规则的货物,在输往内地时享有零关税优惠。

截至2017年6月30日,共签发约15.1万份香港原产地证书,其中三大类产品是食品饮料、塑料及塑料制品,以及纺织服装。

 服务贸易

香港服务提供者在多个服务领域可享有优惠待遇进入内地市场。自2016年6月《服务贸易协议》实施以来,中国内地已全部或部分开放153个部门,占全部160个服务贸易部门的96%。

香港专业团体与中国内地监管机构亦签署多项专业资格互认协议,协助香港专业人士进入内地市场。

 投资从2018年1月1日起,CEPA将扩大到非服务业,并将实施新措施以促进和保护香港与内地之间在服务及非服务业的投资。
经济技术合作《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加强及更新CEPA已订明的经济技术合作承诺,并新增「一带一路」和次区域经贸合作。其中,将在12个重大合作领域便利及促进贸易和投资。

投资协议

双边投资条约主要涉及外商投资的准入、待遇和保护。尽管香港服务提供者早已通过在内地设立商业存在进行跨境投资,不过在《投资协议》签署之前,CEPA的自由化措施只涉及货物和服务贸易。从2018年1月1日起,香港公司在内地的非服务业投资,如制造业、矿业和资产投资方面的投资,均获得明确保护。

《投资协议》是中国内地首份采用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模式的投资协议。除附件所列负面清单的行业外,香港的投资和投资者享有不低于内地的投资和投资者的国民待遇。同时,负面清单对石油天然气开采、造船、飞机制造和中药生产等实施26项限制性措施。此外,《投资协议》向香港的投资和投资者提供最惠待遇,确保香港的投资和投资者在该等行业获得不低于其他国家的投资和投资者的待遇。

《投资协议》的一大重点是对投资保护和便利化作出规定,涉及投资征收、赔偿、代位和转让。协议亦实施新的争端解决机制,以解决可能出现的争端。《投资协议》将适用于2018年1月1日已存在及其后进行的投资,涵盖服务业和非服务业。

香港企业拟以商业存在形式在中国内地非服务业享有《投资协议》规定的优惠准入,必须符合「投资者」的定义。简单来说,投资者可以是在内地寻求从事、正在从事或已经从事一项涵盖投资的香港自然人或企业。

工业贸易署是向有意以投资者身份在内地设立商业存在的香港企业签发《香港投资者证明书》的主要政府机构。投资者从事实质性商业经营的判断标准与目前「香港服务提供者」的规定相若。[1] 另一方面,以商业存在以外的其他形式在内地进行投资的投资者可以是企业或自然人[2],但毋须申请《香港投资者证明书》。

经济技术合作协议

与CEPA其他协议不同,《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不涉及市场准入承诺或实质性自由化措施,而是为香港与中国内地未来的更紧密合作提出方向。

《经济技术合作协议》有三大重点:

首先是专门有一章谈及通过搭建交流平台,支持香港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第二,《经济技术合作协议》推动深化泛珠三角区域特别是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合作。同时支持在自由贸易试验区,以及在前海、南沙和横琴进一步扩大对香港服务业开放,例如金融、交通航运、商贸、专业服务和科技等。

第三,《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加强并充实以前CEPA的合作规定,为香港的专业服务提供者提供新机遇。总的来说,协议共列出12个合作领域,摘要如下:

合作领域
行业法律和争议解决服务金融会计创新科技
电子商务知识产权商标品牌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有关检测和认证方面)
贸易及投资便利化领域深化「一带一路」建设经贸领域的合作深化泛珠三角区域经贸合作支持香港参与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深化香港与前海、南沙、横琴合作
资料来源:香港政府工业贸易署

对香港的影响

香港地理位置优越,法制健全,金融基础设施效率高,得以成为通往中国内地的主要门户。2016年,香港是中国内地实际利用外商直接投资的最大来源地,也是第二大贸易伙伴。许多外国投资者已在港从事商业经营,利用CEPA的优惠来开拓内地市场的庞大商机。

CEPA两份新协议强化现有框架,增强香港的作用,直接惠及香港的投资和投资者,包括借助香港平台并有意取得「投资者证明书」在内地设立商业存在的海外公司。目前,CEPA有关通过商业存在进行投资的条款明确仅限于服务业。《投资协议》在2018年1月生效后,CEPA的覆盖面将扩大到非服务业。外国投资者可以充分利用香港作为在中国内地非服务业从事商业经营的切入点。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新协议将「一带一路」和次区域合作等新合作领域纳入CEPA的框架内,明确支持香港企业参与中国内地的发展战略,以开拓相关计划及措施带来的商机。

对各类金融和非金融资产的投资保护正规化

《投资协议》与香港跟外国伙伴签署的投资促进及保护协定类似,向香港投资者作出保证,其在中国内地的投资获得保护,同时内地投资者在香港的投资亦享有类似的保护。这些新措施将有助增强投资者信心,进一步加强两地之间的投资流动。

投资有明确并广泛的定义,包括但不限于:企业、金融工具、执照,建筑或生产合同,以及租赁、抵押和质押权等其他有形和无形资产。[3]换言之,香港企业或居民可以在内地投资各类资产,毋须是根据《投资协议》获发「投资者证明书」的投资者,而这些投资可以是金融、非金融、有形或无形资产。

根据《投资协议》规定的具体范围,关于因战争、紧急状态、叛乱、自然灾难或其他类似事件而遭受损失,以及投资的征收补偿,香港和中国内地将提供非歧视性待遇。双方还提供投资保护,包括承认权利转移以及投资和回报转移境外。

再度确认香港的争端解决中心地位

近年来,香港与中国内地的贸易和经济活动激增,对争端解决服务的需求甚殷,从而为香港的专业服务带来需求。特别是仲裁和调解等替代性争端解决机制,可以比诉讼更快地解决争端,越来越受欢迎。

香港的法律制度完善,并拥有大量具经验的专业人士,是商业争端解决的主要地点。2016年,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共处理460宗案件,包括仲裁和调解。所处理案件的争端总额为194亿港元,其中公司与金融、海事及建筑工程等是主要争议类别。

在此背景下,《投资协议》引入争端解决机制,进一步增强香港作为在内地投资的争端解决地点的吸引力。在新引入的机制下,争端各方可依下列方式解决争端:(1)友好协商;(2)现有投诉处理程序;(3)调解;(4)根据各方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另外,一方或双方政府亦可通过内部协调来监督各方的争端解决。

香港的发展与国家战略紧密相连

如前所述,《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为香港与中国内地的深度合作奠定基础,香港企业得以利用在国家发展蓝图中的优势,把握「一带一路」所提供的机遇。

目前,约60%的中国内地对外投资是经过香港进行。随着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许多内地企业有意在规划的商路沿线投资大型基建项目。在这方面,香港可成为中国内地企业的跳板,提供金融、风险管理、法律、会计和税务服务等专业服务,支持他们开拓海外市场。同时,香港公司也有机会在建设及营运方面与内地伙伴合作,发展大型基建项目。

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方面,区内城市各有不同的产业集群,各具竞争优势。例如,佛山、中山和东莞拥有强大的制造业,但服务业的发展则较慢,而这方面正是香港所长。

随着港珠澳大桥和广深港高铁等大型基建项目将相继建成,香港、深圳、珠海、澳门及其他邻近城市将形成「一小时生活圈」。大湾区将形成优势互补的产业集群,为香港提供机遇,进一步提升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并推动创新科技的发展。

在「一带一路」建设以及粤港澳大湾区等次区域合作计划下,预料政府采购将不断增多。根据《投资协议》,政府采购是指政府以采购、租赁或租购,以及建设—营运—转让(BOT)合同等合同形式获得商品或服务。从事「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香港企业,会涉及内地各方和政府采购,而根据CEPA的《投资协议》可获得保护。

加强香港作为离岸人民币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根据CEPA的新协议,金融服务业是主要受益者之一。香港是中国最开放的国际金融中心和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新协议不但有助促进及保护通过香港平台所进行的投资,还扩大相互的市场准入。

到目前为止,中国监管机构已建立多种途径,使外国投资者有序进入内地资本市场。除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等计划外,内地还与香港建立沪港通和深港通等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最近更实施债券通。

根据新签署的《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中国内地将进一步支持香港发展针对内地金融市场的离岸风险管理业务,并研究两地债券、场外金融衍生品及大宗商品衍生品市场的互通模式。

《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列出的另一重大活动是促进香港与内地之间的跨境人民币资金双向流动机制,其中包括扩大香港的RQFII投资额度。

事实上,自2011年底以来,RQFII一直是境外投资者在内地金融市场投资的重要渠道。中国人民银行于2017年7月4日宣布,香港的RQFII额度由现时的2,700亿元人民币扩大至5,000亿元人民币,加强香港作为境外投资者进入内地金融市场大门所发挥的关键作用。

进一步支持创新科技合作

为推动创新科技发展,多项计划在近期推出,鼓励香港与内地研究机构合作。例如,2017年1月,香港与深圳政府同意共同发展落马洲河套区为港深创新科技园,作为香港与内地创新科技研究合作的重要基地。

根据《经济技术合作协议》,在现有合作的基础上,中国内地将进一步支持香港发展包括机械人技术、生物医药、智慧城市、金融科技等领域的产业,并鼓励使用众创空间和高新园区,加强青年创业人才沟通交流。

2016年,香港的高科技产品出口额达2,640亿美元,占全年商品出口总额的57%。随着香港与内地深化合作,利用香港的研究能力和后者在高科技制造业方面的专长,香港研究人员将获得更佳的支持,发展研究意念及成果,并予以商业化。

加强香港的知识产权中心地位

中国企业持续增加研发资金,亦日益明白知识产权保护的商业价值及重要性。香港授权代理人在中国内地拥有庞大网络,获得不少外国授权商信赖,认为是在内地开拓商机的最佳合作伙伴。同样,由于香港与全球知识产权业界有密切联系,也是内地企业向境外推广品牌商标的理想门户。

根据《经济技术合作协议》,香港与内地将共同推动在知识产权创造、运用、保护和贸易等领域的合作。为支持完善香港专利制度,内地在实质审查、覆审、专利批予后的争议和自动化服务等方面也将提供技术支持。随着通过香港知识产权中介机构的交易不断增多,预料香港作为知识产权中心的地位将进一步增强。

总结

《投资协议》和《经济技术合作协议》的签署完善了目前CEPA的框架,使之成为香港与内地之间的全面自由贸易协议,而在促进和保护两地投资流动方面也更明确及稳定。在更新后的CEPA框架下,《投资协议》提供明确的投资保护,香港进入内地市场将继续享有最惠待遇。

此外,无论是在服务业、非服务业还是其他资产类别,香港企业和居民均可投资在内地的各类资产并获得保障。除该等投资外,预料在《经济技术合作协议》下,经济技术合作将更趋密切,相关的商业活动和机遇将增加,最终以某种形式的投资出现,特别是在参与「一带一路」建设和次区域合作方面。


[1] 在内地投资的香港企业若在香港注册或登记成立,在香港拥有或租用业务场所从事实质性商业经营3年以上,缴纳利得税,而所雇用员工一半以上属香港居民,则可视为《投资协议》所规定的投资者。 

[2] 香港的「自然人」是指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

[3] 投资形式包括,但不限于:(1)一家企业;(2)企业的股份、股票和其他形式的参股;(3)债券、信用债券、贷款和其他债务工具,包括企业或一方发行的债务工具;(4)期货、期权及其他衍生工具;(5)交钥匙、建筑、管理、生产、特许、收入分配及其他类似合同;(6)知识产权;(7)根据一方法律授予的执照、授权、许可和类似权益;以及(8)其他有形或无形资产、动产或不动产以及相关权利,如租赁、抵押、留置权和质押权。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