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一帶一路」煉油化工項目有助文萊重振經濟

文萊正面對國際油價低企以及國內天然氣和石油儲量銳減的困局。中國企業投資150億美元在文萊建設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對重振文萊經濟應可發揮重要作用。

照片: 橋樑建設:中國與文萊合力建設大摩拉島煉油化工項目。(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橋樑建設:中國與文萊合力建設大摩拉島煉油化工項目。
照片: 橋樑建設:中國與文萊合力建設大摩拉島煉油化工項目。(照片提供:Shutterstock.com)
橋樑建設:中國與文萊合力建設大摩拉島煉油化工項目。

據報道,全長2.7公里,連接文萊首都斯里巴加灣(Bandar Seri Begawan)與大摩拉島(Pulau Muara Besar)的大橋已於上月底建成,標誌著該國首個「一帶一路」項目順利完工。這座大橋只是上述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的一部分,日後,大摩拉島將發展成為區內一個主要的煉油石化中心。

這個煉油化工一體化項目投資額達150億美元,預計完成後可提供多達1萬個就業機會,有助文萊經濟擺脫多年來依賴原油和天然氣出口的狀況。大橋工程由中國港灣工程有限責任公司負責,該公司總部設於北京,是大型土木工程集團中國交通建設的附屬公司。廠區由總部設在杭州的浙江恆逸集團負責建設,該集團是中國最大的紡織原材料供應商之一。根據恆逸與文萊政府達成的協議,前者將斥資34億美元建設廠區,並在明年底投產後負責日常營運。

另一家專營石化系統的中國公司蘭州蘭石重型裝備,承建該煉油化工項目的主要生產裝置,包括年產150萬噸的芳烴裝置和年產220萬噸的加氫裂化裝置。

該煉油化工項目是中國企業在境外投資建造的最大型私營設施,也是迄今為止文萊最大規模的外商投資項目。設施建成後,每天可處理16萬桶原油,並為恆逸提供生產對苯二甲酸的原料。對苯二甲酸是生產聚酯所需的中間材料。預期該設施日後也能生產足夠水平的燃料,使文萊能與區內佔主導地位的石油中心新加坡競爭。

恆逸石化為該項目融資,於今年3月成為第一家發行「一帶一路」公司債券的公司,在深圳證券交易所成功籌集7,900萬美元。「一帶一路」公司債券是中國證監會最新批准的金融工具。顯然,該公司需要更多資金來推進項目。

今年初,該公司宣布將進行大摩拉島項目二期開發,投資約120億美元,煉油能力將增加到每天28萬桶,並興建年產150萬噸乙烯和200萬噸對二甲苯(PX)的裝置。

該項目規模甚大,對文萊經濟相當重要。文萊的人均收入在東盟地區排第二位,僅次於新加坡,但近年油價低企,令文萊經濟顯著收縮,失業率上升。文萊經濟連續4年下跌,去年才略為回升,估計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1%,但仍遠低於許多東盟國家。

長期以來,石油和天然氣是文萊的經濟命脈,預料儲量將在20年內耗盡,是另一大問題。有鑒於此,不少國際石化公司已取消在該國進一步投資的計劃。

大摩拉島項目有助文萊從日漸萎縮的油氣儲量中盡量獲取利潤,以及培育具備相關能力和專業知識的人員,為在更廣泛區域陸續開發的油氣田提供服務。

然而,有些金融機構似乎不願繼續花費時間以觀察文萊能否重振經濟。例如,花旗銀行(Citibank)在文萊營業41年後,於2014年關閉當地分行,撤出該國。一年後,匯豐銀行也步花旗後塵,結束文萊業務。2016年,中國銀行卻逆水行舟,在文萊開設首家分行。鑒於最近的事態發展,以及對該國經濟前景的最新預測,中銀當年的舉措絕非輕率決定。

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最近公布的《亞洲及太平洋地區經濟展望》,文萊經濟可望在2019年增長8%,其後幾年保持平均5%的增速。該報告指出,大摩拉島項目即將完成,是該國恢復增長的重要原因之一。

文萊正致力重振經濟,參與「一帶一路」倡議顯然符合其利益,中國與這個貿易夥伴也可以互惠互利。早在2014年,兩國已承諾共同打造文萊—廣西經濟走廊,發展雙邊貿易,特別是在清真產品、旅遊和航運等方面。近年,文萊—廣西經濟走廊已納入為「一帶一路」倡議項目。

照片: 文萊能否借助「一帶一路」解決石油和天然氣儲量幾近耗盡的危機?
文萊能否借助「一帶一路」解決石油和天然氣儲量幾近耗盡的危機?
照片: 文萊能否借助「一帶一路」解決石油和天然氣儲量幾近耗盡的危機?
文萊能否借助「一帶一路」解決石油和天然氣儲量幾近耗盡的危機?

文萊在「一帶一路」倡議中的重要性,還在於該國位於東盟東部增長區(BIMP-EAGA,覆蓋文萊、印尼、馬來西亞及菲律賓)中心的優勢。隨著該地區日漸繁榮,「一帶一路」倡議應有助文萊重新擔起貿易中心的傳統角色,有利中國實現促進國際貿易的願望。

談到政治現實,中國與文萊均聲稱擁有南通礁(Louisa Reef)的主權。南通礁全長370公里,是南海其中一個備受爭議的區域。如今兩國加強經貿合作,或有助雙方日後共同開發南通礁的潛在經濟利益,令這個區域不再是雙方關係趨於緊張的根源。

特約記者 Marilyn Balcita 斯里巴加灣報道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