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烏茲別克厲行革新料可改變中亞珠寶貿易格局

中亞人口最多的國家烏茲別克近月推行結構及法律改革,除振興本國經濟外,對區內發展也影響深遠。

照片: 烏茲別克傳統珠寶是絕跡國際市場20多年的珍品。(Shutterstock.com)
烏茲別克傳統珠寶是絕跡國際市場20多年的珍品。
照片: 烏茲別克傳統珠寶是絕跡國際市場20多年的珍品。(Shutterstock.com)
烏茲別克傳統珠寶是絕跡國際市場20多年的珍品。

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去年11月上任後積極推動國內發展,珠寶業最近也因而受惠。60歲的米爾濟約耶夫宣布豁免珠寶器材、原材料、零部件及製成品的進口關稅,同時又撤銷進口及國產珠寶的銷售增值稅,有效期起碼至2020年1月。

不過,上述措施也附帶若干規定。烏國政府表明,業界須把這些稅項減免措施帶來的所有額外收益再投資,更新行內的科技資源,而餘下資金則須用作營運資本,提高製造商及出口商的產量。

假設珠寶企業遵守上述規定,提升技術,增加現金流,從時機來說也許合適不過。米爾濟約耶夫的措施除可推動當地行業發展,也開放了烏茲別克市場。隨著該國不再向進口商品徵收沉重關稅,當地珠寶市場對海外買家及投資者的吸引力立時大增。其中,俄羅斯、烏克蘭、中國及土耳其都是最有可能得益的國家。

烏茲別克取消嚴苛的關稅,讓當地珠寶貿易重現曙光。同時,該國早前修訂匯率政策,也帶來顯著影響。今年9月,烏國政府宣布摒棄沿用20年的匯率制度,令當地貨幣索姆(Som)不再以人為制訂的低匯率與美元掛鈎。此外,該國也取消了當地企業及民眾買入外匯時的金額限制。

烏茲別克作出連番改革,目的是要為長達20年的經濟孤立劃上句號。中亞地區由前蘇聯國家組成,其中烏茲別克人口最多,但由於匯率不公及貨幣限制,很多潛在投資者都對當地市場卻步。上述新政策有望刺激當地的外商投資水平,甚至回升至1994年以前的高位。前任總統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自該年起實施固定匯率制度。

此外,上月底,烏茲別克珠寶業商會(Uzbekzargarsanoati)也根據總統命令於該國首都塔什干(Tashkent)成立,可見珠寶業將在新的自由經濟制度下擔當重要角色。商會的宗旨除了保留及改良當地擁有數百年歷史的傳統珠寶風格及工藝外,也將肩負一些與現時發展有關的工作,包括推動出口、監管整體品質水平,以及確保行內的大型企業響應政府呼籲,全面提升技術。

烏茲別克進行法律、結構及技術改革,除可令當地珠寶業重現朝氣外,預計也會為中亞的發展帶來影響。事實上,很多業內人士預計,隨著烏茲別克重新開放市場,中亞的珠寶業將出現重大轉變。

現時,中亞的珠寶貿易由哈薩克及吉爾吉斯主導,兩國在市場擔當截然不同的角色。哈薩克擁有大量富裕消費者,當中很多都熱愛購買珠寶。因此,該國已建立了龐大的分銷網絡,當地的Esentai Mall更可說是區內唯一的高檔購物商場。

另一方面,吉爾吉斯在中亞珠寶貿易的角色同樣重要。該國奉行高度開放的營商制度,進口關稅甚低,是區內的主要轉口樞紐,地位舉足輕重,商機源源湧現。

有趣的是,如今中亞各國爭相成為區內的貿易中心,其實是重新扮演2,000多年前絲綢之路上的供應或分銷角色。近年,中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致力打造橫跨中亞及東歐的經濟走廊,理念與古代絲綢之路一脈相承。中亞各國再度發揮昔日的作用,可配合「一帶一路」的基建及商貿發展,相得益彰。

莫斯科顧問辦事處 Leonid Orlov

資料提供 圖片:香港貿發局經貿研究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