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2017年年中出口評估:不利因素雖在 復甦勢頭全面 聲音檔案

隨著全球貿易環境有所改善,2017年迄今,香港的出口表現較往常為佳。金融海嘯衝擊全球經濟至今已近10年,世界復甦勢頭終於更見穩定而全面。發達經濟體和新興經濟體大致保持平穩增長,中期而言,外圍需求仍會堅挺。由於比較基數較高,預料香港出口增長於2017年下半年將略為放緩。總的來說,2017年全年,香港出口預期增長5%,較之前預測的零增長為佳。不過,美國捲起保護主義暗湧,歐盟政局漸見不明朗,新興市場增長再度呆滯,中國內地經濟放緩產生破壞性影響,以及地緣政治更形緊張等,均對出口構成主要的下行風險。

2017年初堅穩反彈

 

由於比較基數較低,加上全球經濟復甦較預期為快,2017年迄今,香港的出口表現超出預期。發達國家方面,美國消費信心上升,加上失業率下降,繼續推動經濟增長。歐盟也採取較適切的政策,勞工市場有所改善,而且出口增加,經濟出現周期性回升。日本持續採取財政刺激政策,出口亦已穩定,經濟繼續以溫和的步伐增長。同時,多個新興市場的經濟增速正在加快,原因是外圍需求增加,而且石油及商品價格轉穩,對依賴天然資源的經濟有利。雖然中國內地調整經濟結構,增長有所放緩,但經濟擴張步伐相對而言仍算不俗,而亞洲發展中國家依然最具活力。

表:香港對外貿易概況
表:香港對外貿易概況

在此背景下,2017年首4個月,香港出口比上年同期增長9.4%,扭轉了2016年全年下滑0.5%的趨勢。傳統市場方面,對美國出口上升1.3%,對歐盟增升3%,對日本則增長5.3%。新興市場方面,對亞洲發展中國家的出口躍升13%,其中對內地和東盟的出口分別增長10.3%和8.6%。對歐洲新興市場和非洲的出口也有增長。不過,拉丁美洲受到墨西哥(香港在區內最大的市場)拖累,而中東則因地緣政治發展不利,均與其他市場普遍上升的趨勢有別。

表:香港出口表現(按主要市場劃分)
表:香港出口表現(按主要市場劃分)

無論如何,香港出口單價上升亦有助出口取得不俗表現;2017年第一季,出口單價上升1.6%,而2016年全年則下降1.7%。顯然,石油和商品價格轉穩,加上海外需求強勁,對出口價格構成上調壓力,更不用說中國內地勞工成本不斷上漲帶來的影響。此外,人民幣對其他主要貨幣企穩亦是推高出口價格的另一動力。2017年首4個月,人民幣兌美元上漲0.6%,一反2016年下跌6.4%的趨勢,同期,對歐元和日圓的貶值幅度,亦分別從2.9%和9.6%收窄至2.5%和3.9%。

圖:香港出口單價增長
圖:香港出口單價增長

外圍環境審慎樂觀

踏入新的一年,全球經濟開局不錯,預計在2017年餘下時間及2018年應會表現良好。國際貨幣基金組織6年來首次提升對世界經濟前景的評估,對今年增長的預測由上一次的3.4%調高為3.5%,而估計2018年更會加快至3.6%。差不多所有發達經濟體及新興經濟體都會有所擴展,香港出口應可保持增長勢頭。香港貿發局出口指數從2016年第四季的33.7強力反彈到2017年第一季的47.1,第二季更升至50.1,反映業界對全球貿易環境持審慎樂觀態度。今年第二季的指數是自2013年第二季達到53.4以來首次超過50。指數在50以上,反映香港出口商持樂觀態度;不過,海外市場持續吹起逆風,港商態度仍然審慎,樂觀情緒多少受到影響。

圖: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的產出增長
圖:發達經濟體與新興經濟體的產出增長

發達國家方面,美國將繼續領先,而年初幾個月的放緩情況似乎屬暫時性。由於失業率低、工資穩定增長、房屋市場有所改善和消費信心增強,消費開支仍將是主要的增長推動力。此外,特朗普政府承諾推行有利增長的稅制改革和基建計劃,預料亦可起刺激作用。鑒於美國經濟轉強,聯邦儲備局應會繼續推行貨幣政策正常化,收緊步伐將視通脹走勢而定。不過,美元強勢可能削弱美國的出口和跨國公司的收益。再者,特朗普政府能否成功推行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措施亦越來越令人擔心,有關措施的力度一旦削弱,可能導致美國經濟增長放緩。

在大西洋彼岸,歐盟經濟可能進一步復甦,當中利好因素包括超寬鬆的貨幣政策、財政緊縮規模有所縮減、通縮壓力紓緩,以及荷蘭和法國大選後政局轉穩。此外,歐元相對疲弱,加上全球貿易環境穩步改善,也將推動歐盟出口,特別有利於德國等外向型國家,而勞工市場情況轉佳亦利好消費。儘管如此,地緣政治緊張、恐怖主義威脅持續和移民危機未能解決,將繼續影響消費情緒及增長前景。尤有甚者,英國脫歐談判將是艱巨而且難以逆料的過程。英國離開歐盟會打亂雙方根深蒂固的經貿關係,不僅對英國,也會對歐盟整體構成嚴重威脅。

同樣,日本實施超寬鬆貨幣政策,並持續擴大公共支出,而通縮壓力有所紓緩,出口亦見增加,其經濟應可保持溫和增長。鑒於外圍環境有利,加上美國維持偏緊的貨幣政策,預計日圓仍會低企,應有助該國的出口表現,繼而為工業生產及商業投資注入新的活力。雖然就業情況可能有所改善,但工資調升不易,消費亦會受到抑制。不過,原定2017年4月第二度調高消費稅的計劃已推遲至2019年10月實施,可能會暫時提振消費情緒。

在發達國家,商機日益增長,香港出口商應加大銷售力度,善加利用;然而,新興經濟體亦不應忽視,預料中期內將繼續有良好表現。一方面,預計石油及商品價格在中期可企穩,對依賴天然資源的經濟體有利。另一方面,發達國家的消費需求有所增升,將為出口導向型的新興經濟體增添動力。雖然中國內地經濟放緩,但是亞洲發展中地區依然是全球經濟舞台上最具活力的地區。

中國內地方面,增長速度勢將放慢,轉向追求以消費為本、更可持續及均衡的發展,並重申求發展、謀穩定的基本目標。至於供給側改革,包括去產能、降庫存、去槓桿、降成本及補短板等,將繼續是改善經濟質量的重點。其他一些舉措,特別是「一帶一路」倡議、自由貿易區、「互聯網+」和「中國製造2025」等,也會促進經濟升級,加強與世界經濟的融合,料可提高效率和生產力;不過,周期性波動和短期的不明朗因素難免會出現。在這樣的情況下,推動消費應會刺激消費品的銷路,而產業升級加上海外訂單增加,亦會擴大資本貨物的需求。

相比之下,在全球貿易環境轉佳,內部需求強勁,外來投資不斷增長的推動下,東盟經濟的增長勢將加快。出口生產活動有所增長,應可帶動資本貨物的進口需求,而預計在2017年內簽署的香港—東盟自由貿易協定,亦將使目前須繳納較高進口關稅的消費品有更明亮的出口前景。除市場商機外,東盟各國情況不一,亦可成為中國內地以外的另一生產基地。特別是越南,雖然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但依然是有吸引力的生產地點,印尼和緬甸亦然。除東盟外,印度由於實行重大改革,以及正確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也是另一亮點。該國人口結構有利,是勞動密集型產業遷離中國內地的新選址。

拉丁美洲方面,在石油及商品市場轉穩下,預料區域經濟將持續適度復甦。然而,各國復甦的步伐差異甚大,而區內兩大經濟體則令人失望。由於經濟管理不善和政局不穩,巴西的前景仍然暗淡;墨西哥方面,特朗普政府上任後,美墨貿易關係產生更多不明朗因素,因此該國的增長可能會受拖累。同樣,在歐洲新興市場,歐盟穩定復甦將為區域增長提供動力,其中波蘭、匈牙利和捷克料將受惠。土耳其在一定程度上也將因歐盟復甦而獲益,不過其經濟前景受到縈繞不散的安全問題所影響。俄羅斯經濟應繼續因石油及商品價格回穩而得到若干支持。

至於中東,原油價格轉穩應有利石油出口國的前景。例如,沙特阿拉伯一直致力實現經濟多元化,中期內應有較快增長。同時,隨著國際對伊朗的經濟及金融制裁解除,該國經濟可加速發展,但與特朗普政府的關係轉差則是不穩定的因素。更有甚者,地緣政治緊張和安全威脅將繼續影響區域增長,同時也是在該區開展業務的主要挑戰之一。因此,香港出口商除直接向有關市場出口外,還可以利用迪拜這個地位穩固的區域貿易中心,吸引遠至非洲的買家。

總的來說,在2017年開局強勁後,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全球經濟復甦更加穩定及全面,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均保持增長勢頭。在外圍環境樂觀下,整體外圍需求應保持強勁,對香港出口商來說肯定是好消息。不過,由於比較基數較高,預料2017年下半年香港出口增長將有所放緩。在此背景下,目前預測2017年香港出口將增長5%,而在2016年12月的預測則是零增長。展望2018年,隨著世界貿易環境持續向好,只要不出現重大干擾,導致穩定的復甦停頓下來,香港出口應繼續有較佳表現。

潛在的下行風險

美國的保護主義暗湧

雖然特朗普政府提出折衷的刺激經濟政策,可能削弱美國的進口需求,不過中美貿易關係的發展對香港出口可能產生更直接的影響。美國沒有把中國定為貨幣操控國,而且與中國舉行的百日貿易談判亦取得一些早期收穫,但沒有跡象表明,保護主義已在消退。美國總統雖然沒有專門針對中國,但仍發出多項行政命令,以處理貿易赤字、反傾銷執法、鋼鐵進口和世貿組織規則等問題。在這種情況下,即使中美不會爆發全面貿易戰,但兩國之間的貿易衝突難免日益擴大。

歐盟的政治不明朗因素

除英國脫歐外,民粹主義及疑歐主義興起,對歐盟構成實在的威脅,而且一連串矚目的選舉進一步為歐盟帶來不明朗因素。雖然最近荷蘭及法國的選舉結果令人暫時鬆一口氣,但德國和意大利即將舉行大選,可能對歐盟未來發展帶來衝擊。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意大利經濟依然疲弱,對歐元的支持度較低,該國大選結果可能對歐盟的生存構成更大的威脅。總的來說,雖然反建制黨派在短期內難以取得權力,但政治撕裂一旦擴大,將阻礙歐盟進一步整合及發展,對世界其他地方來說,歐盟可能變成一個吸引力較弱的市場。

發展中經濟體再度停滯

具諷刺意味的是,發達經濟體強勁反彈,雖然對新興國家的增長會有廣泛的支持,但卻可能影響一些發展中經濟體的經濟前景。在美國,通脹上升,貨幣緊縮周期未必不可能加快。即使歐盟和日本,經濟穩定復甦,加上通縮壓力紓緩,可能最終改變極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全球主要中央銀行一旦採取不適切的政策措施,可能促使更多資金從新興經濟體流出,特別是基本因素較弱及外部資金需求較大的國家,更會再受壓力。另外,如果石油及商品價格的穩定情況因供過於求而不能持續下去,依賴天然資源的經濟體將受到影響。

中國內地經濟放緩產生破壞性影響

中國內地增長放緩和經濟再平衡,不僅對本身屬重大考驗,也是全球經濟嚴重關切的問題。無論如何,轉型將繼續影響世界貿易和商品價格。雖然中國內地經濟增長放緩的速度似乎略見穩定,可是近期的穩定情況是信貸擴張和工業活動增加所致,有損去產能、去庫存及去槓桿等調整目標。因此,要糾正經濟嚴重失衡的問題,可說任重道遠,而且增長進一步放緩的風險,亦非杯弓蛇影。如果中國內地經濟放緩超出預期,勢將拖累全球貿易和商品價格,特別是依賴對中國內地出口的國家,如日本、韓國和其他商品生產國,所受損害將更大。

地緣政治更趨緊張

另外,某些地區的地緣政治環境惡化,可能會削弱市場情緒及更廣泛的經濟信心,繼而影響貿易前景。中東和北非就是明顯例子,預料在可見將來,地緣政治依然緊張。特別是與伊斯蘭國有關的政治動亂和軍事衝突,將繼續以恐怖主義和難民湧入的形式對歐盟構成嚴重影響。尤有甚者,烏克蘭危機尚未解除,歐盟與俄羅斯的關係仍然緊張,威脅到區域穩定和歐盟的復甦前景。在鄰近地區,朝鮮半島局勢緊張,加上東海及南海的領土爭端持續,無可避免對區域穩定及貿易往來造成威脅。

資料提供 圖片:潘永才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