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對英國脫歐影響的初步評估

今天,英國公佈公投結果,脫歐得票率達51.9%,即1,741萬票,較支持留歐的多近127萬票。脱欧從市場最壞的預期演變為真實的结果,导致整个市场波动频率的大幅度上升。筆者分析認爲,英國公投退歐結果對英國、歐盟及香港的影響程度不等,對香港的影響主要集中在金融市場方面,對實體經濟衝擊有限。

一、脫歐衝擊英國金融體系

由於脫歐公投史無前例,金融市場對公投結果極度敏感,公投前夕政商主流及金融市場對留歐結果持樂觀態度,結果公佈后,事實與預期出現巨大落差,對全球金融市場產生強烈衝擊。

在昨日公投開始投票前,市場普遍預期英國最終會留在歐盟,一度刺激英鎊兌美元匯率升至1.50美元,歐美股市亦大幅回升。然而,公投的結果卻遠遠超出市場預期,造成金融市場大幅波動。英鎊匯價曾跌至1985年以來新低,最低見1.3228美元、日股和港股分別跌約8%及3%,英國股市也跌約7%,美股期貨跌約3%,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則略為貶值0.5%及0.8%至6.61及6.64。同時,避險資產受到追捧,日圓曾升至1美元兌99日圓、美國十年期國債息率跌至2012年以來新低的1.48%,以及黃金價格曾升至1,358美元一盎司的水平。

預計短期內,英鎊匯率、英國股市和樓市將進一步受壓、企業投資、個人消費信心等難免受到影響,經濟或許不能逃過衰退的命運。在較悲觀情景下,英鎊匯率和金融市場亦可能出現超調。

英國脫歐導致的不確定性可能長期持續。決定退歐后,英國政府可能需要數個月以至半年以上時間才可向歐盟正式提出退歐的要求。隨後,英國政府便會與歐盟開展為期最少兩年的談判,但有關談判的道路料將甚為崎嶇,因爲既無先例,其他歐盟領袖也不想就此建立一個壞先例。再者,瑞士和挪威等國家在與歐盟達成高程度自由貿易協議的條件之一是兩地之間的人員可以自由流動到對方的國家生活和就業等,但移民問題是英國人民選擇最終脫歐的一大原因,故英國和歐盟日後談判時亦會遇到不少挑戰。因此,英國與歐盟(以及其他貿易夥伴)何時才能達成新的協議仍是未知之數,不確定性長期困擾英國。

脫歐可能會在英國内部產生一定的示範效應。在是次公投中,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均支持留歐,而上次蘇格蘭獨立公投最終選擇留英亦很大程度是希望留在歐盟。現時,英國選擇退歐,不排除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將有可能要求獨立。若英國出現分裂的話,英國在世界的影響力將會有所減弱,且可能無法繼續保持世界第五大經濟體的地位。

倫敦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受到潛在影響。倫敦作為全球首要的國際金融中心之一,也是多家全球系統性大型金融機構的總部或區域總部所在地。英國脫歐後,海外企業可能不再將英國視爲開展歐洲業務的最佳跳板,其金融機構亦需要證明可以滿足歐盟的監管要求才可繼續在當地營運,倫敦作為國際金融和服務業中心的地位難免受到影響。

在脫歐公投中,倫敦地區的結果是留歐以59.9%的絕對優勢勝出,這反映倫敦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與歐盟息息相關。根據倫敦金融城的評估,歐盟約35%的批發性金融服務由倫敦提供;倫敦股市有126家來自歐盟其他成員國的公司掛牌;歐盟首10大律師行總部均設在倫敦;英國/倫敦處理著歐盟78%的外匯交易、74%的利率場外衍生產品交易、管理著85%的歐盟對沖基金資產、64%的私人股權基金資產、59%的國際保險金。脫歐後預計歐盟無論是作爲懲罰也好還是作爲分散風險也好,會嘗試鼓勵把有關的業務移往歐洲其他金融中心。

二、脫歐可能影響歐盟一體化進程

英國脫歐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近年歐洲多國的反歐勢力有所崛起的趨勢,雖然這些勢力尚未成為當地的主流政黨,但英國成功脫歐,其經濟若能快速復元,並與歐盟及其他主要經貿夥伴簽訂自由度很高的經貿和投資協議,勢將為反歐勢力注下一支強心針,不能排除個別成員國的人民亦會對脫歐提出公投的訴求,勢將影響歐盟的穩定性,並衝擊了對全球第二大貨幣歐元的信心,對未來歐洲政經環境將會產生深遠影響。再者,英國作為歐洲第二大經濟體,其不參與歐盟的話,歐盟在國際社會的代表性亦會大受打擊。

三、脫歐在香港金融市場引發劇烈震蕩

脫歐引致香港股市和匯市震蕩,惟資金流走壓力不大。今天在退歐公投形勢逐漸明朗的過程中,香港股市先有上升,隨後急轉直下,恆生指數一度下跌逾千點。

香港股市劇烈調整的直接原因是因爲香港股市當中不少上市公司與英國經濟的關係密切,其股價曾下挫雙位數字。由於近年來英國經濟表現優於歐元區,脫歐后存在逆轉為衰退的可能性,加上英鎊大幅貶值,有關企業的盈利可能受到一定影響。

香港股市劇烈調整的間接原因是香港股市一向流動性強,在全球經濟和金融動蕩時可供投資者套現或沽空,英國公投正好是香港股市交易時段,歐、美股市尚未開市,因此沽壓較重。

估計全球金融市場在英國、歐盟當局等採取恰當的應變措施後,可能會逐步穩定下來,香港股市也將從猝然應對黑天鵝的危機模式,逐步回歸基本面。

儘管股市大幅度下跌,但香港資金流走的風險並未出現明顯上升。在脫歐成爲定局後,美元和日圓成爲避險貨幣而大幅走強,其他主要貨幣幾乎全綫貶值,英鎊和歐元兌美元貶幅達到9.0%和3.5%,但港元兌美元僅僅小幅貶值0.03%至7.7608,情況與歐債危機跟希臘醖釀脫歐時相似,反映港元尚未成爲投資者首選的避險貨幣,但香港錄得大規模資金流走的風險不高。

四、脫歐對香港實質經濟增長影響有限

香港作為亞洲區主要的國際金融中心,資金進出完全沒有限制,故以往在國際或區內金融市場避險情緒升溫時,如全球金融危機、歐債危機、新與市場貨幣貶值等,即使問題根源不是香港,但香港金融市場難以獨善其身。然而,英國脫歐對香港實體經濟的衝擊料不會太大。

香港與英國的經濟和貿易往來可能有所調整。英國是香港整體商品出口第9大目的地,其佔比為1.5%,它也是香港第3大服務輸出目的地,佔比為6.6%,故脫歐如果打擊英國經濟,料會直接影響香港對英國的這一部份直接貿易。此外,英國也是香港第5大直接投資目的地,英國業務受損和英鎊貶值,除了影響有關上市公司股價之外,也會影響投資收益。間接方面,近年來中英經貿關係發展良好,2015年中國對歐盟貿易下跌8.2%,但對英國貿易則只跌2.9%,英國是中國在歐盟的第2大貿易夥伴,中國則是英國的第2大貿易夥伴,2015年習近平主席訪問英國,便簽署了總值逾400億英鎊的投資和貿易協議。同理,英國經濟受到衝擊,也會影響中英貿易與投資往來。

其次,英國退歐勢必要與包括歐盟在内的貿易夥伴重新談判貿易協定,由於香港的自由港地位和與英國的歷史關係,應該不受有關談判有可能出現變數的影響,而繼續維持與英國良好的經貿和投資關係。

另外,以英國為總部的企業因爲退歐可能受到一定影響,從而調整其在香港的運作。以往跨國金融集團在拓展海外業務失利時,往往需要削弱成本,從而影響香港的業務拓展和僱員數量。2015年共有631間以英國為總部的企業在港成立了地區總部、地區辦事處和當地辦事處。倘若這些機構受到英國脫歐影響,其在香港的業務可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波及。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