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深港通倒計時,跨境監管料升級

隨著12月5日深港通正式開通進入倒計時,市場期待不斷升溫。同時,自2014年11月17日啟動的滬港通已悄然運行兩年有餘。在市場普遍認為互聯互通波瀾不驚、平穩溫和的氣氛中,內地證監會近期公佈查處首例跨境操縱案件。在預期深港通將為兩地市場發展帶來更多新機遇的同時,跨境監管是否也會隨之升級呢?相信這也是投資者普遍關注的。

封閉管道不易發生跨境風險?

截至11月16日收市數據據顯示,滬港通過去兩年累計交易金額超過4萬億港元,“滬股通”和“港股通”合計凈買入資金超過5000億港元。如果將其比作連接上海與香港股市的一座大橋,通車以來整體運行尚算平穩:一是兩地“共同市場”雛形初現。技術系統渡過運行磨合期,兩地股市互通較為順暢,香港作為內地金融開放的平臺優勢日益鞏固;二是兩地金融合作與共贏。兩年來滬港通在提升兩地資本市場活力與影響力、推進人民幣國際化、鞏固上海與香港金融中心建設等方面均有助益;三是監管的考驗仍然存在。從制度設計上看,“滬港通”透過總額管理、封閉運行、淨額跨境結算和離岸市場換匯等“管道化”管理模式,理論上可最大限度地規避風險。在去年11月17日周年時內地證監部門曾表示,未發現滬港通機制下的外資操縱市場及違法違規行為;今年同一時間,內地披露首例跨境操縱市場案件,顯示相關機制管控、發現問題的能力正在提升。

監管合作是互聯互通的重要條件

在2014年滬港通啟動前,筆者曾提醒兩地投資者,除去匯率和技術風險之外,監管風險是需要重點關注的。主要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本土市場原則,即投資者要遵守所買賣市場的法規。如內地投資者南下買賣港股,須遵守香港市場法規;二是跨境協同監管。如內地證監會在香港證監會提出要求時,協助調查經內地券商落盤的投資者。風險主要在於兩地監管在法律淵源、理念和程序上的差異。雖然兩地證監部門早已簽訂《諒解合作備忘錄》,但具體監管合作不多。香港證監部門注重普通法系下的正當程式,由立案、搜證、啟動執法程序或提起民事、刑事訴訟,大部分需時一年以上;內地證監的運作則建諸於大陸法系,更注重執法效率。雙方在調查、懲處程序和效率上的重大落差可能對及時處理突發事件產生阻礙。另外,雙方在論據引用(如內地證監會通過港方提供的初步資料,就涉嫌違規交易達至結論,香港證監會能否引用並採取執法行動?)、疑犯移交(兩地並無引渡協議)等問題上均存在不確定性。另外,兩地資訊披露制度的差異也為監管帶來挑戰。

跨境監管須適應隱蔽複雜新變化

隨著資本市場間的國際化交易日趨頻繁,加上各國金融市場基礎設施間的聯繫日益緊密,跨境證券期貨活動也日益頻繁,內地市場與香港市場之間的跨境市場操縱、內幕交易、虛假陳述等各類證券期貨欺詐行為呈現出隱蔽、複雜等新特點。從此次公佈的案件看,犯罪嫌疑人操縱市場的違法行為浮出水面,是由於交易所監控及大資料分析率先發現線索,辦案人員順藤摸瓜,從而查明其夥同多名家族成員同時在香港和內地以本人和他人名義開立證券帳戶、內外配合,實施跨境操縱的違法事實,交易金額近30億元人民幣,獲利4000余萬元。此案的實戰過程不失為“滬港通”項下內地與香港的跨境監管執法合作的初步檢驗。此次深港通開通公告中提及“打擊各類跨境違法違規行為,及時妥善處理重大或突發事件”等,公安部證券犯罪深圳辦案基地日前正式成立,預示著兩地跨境監管合作也將在滬港深互聯互通機制下日趨完善,勢必為兩地市場聯通與發展營造更為有利的政策和投資環境。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