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特朗普將如何整頓美國金融監管?

2月3日,特朗普簽署了一項行政命令,要求美國財政部對現有的金融監管法律進行評估,並在120天內提交相關報告。市場認為這是特朗普又一項兌現其競選承諾的舉措,為日後放寬金融監管鋪路。儘管該行政命令未有明言,但各界普遍認為,此舉的主要審查對象是2010年通過的《多德─弗蘭克法案》 (Dodd-Frank Act)。這份被譽為美國上世紀30年代以來改革力度最大的金融監管法案,不但令華爾街大行叫苦連天,也對環球金融監管格局的變革影響深遠。

一、《多德─弗蘭克法案》內容全面

2010年通過的《多德─弗蘭克法案》,旨在改善金融體系的問責制和透明度,解決金融機構“大而不倒”的問題,同時加強消費者保護。整套法案厚達2,300頁,其內容之廣泛、法規之嚴厲,足以與1933年通過的《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Glass-Steagall Act)媲美。《多德─弗蘭克法案》的主要特點如下:

1、引入“沃爾克規則” (Volcker Rule),限制大型金融機構的自營交易業務。此規則旨在分拆商業銀行與投資銀行活動,銀行不可從事自營交易,但可從事做市交易和對沖交易。銀行可繼續買賣美國政府機構和市政債券,以及保留利率掉期、匯率掉期等衍生品業務,惟農產品掉期、能源掉期等業務分拆到附屬公司。另外,銀行最多可以將一級資本的3%投資於私募基金和對沖基金。

2、規範證券化及場外衍生產品金融市場。在證券化金融產品市場方面,主要提高市場的透明度和標準,並加強對信用評級機構的監管。在場外交易市場方面,將絕大部分場外金融衍生產品交易移到交易所交易,並通過清算中心結算,禁止銀行之間或者銀行與客戶之間進行交易。

3、收緊銀行的資本監管。法案對銀行實行更嚴格的資本充足規定,以銀行的規模和風險設定新的資本要求,其中包括禁止擁有子公司的大型銀行將信托優先債券作為一級資本。另外,法案確定了聯儲局在資本監管的地位,要求聯儲局對“資本嚴重不足”進行定義,並設定審慎監督和管理的臨界值。只要聯儲局確定某家金融控股公司資本嚴重不足,即可強令該公司破產。

4、分層的監管標準。不論本地或外資銀行,在美資產總和超過500億美元的大型金融機構要遵守更為嚴格的資本、流動性、槓桿比率,壓力測試等一系列的監管要求。

5、加強消費者保護。該法案在聯儲局體系下增設消費者金融保護局(CFPB),對提供信用卡、抵押貸款和其他消費金融產品及服務的金融機構實施監管。該局亦致力保證消費者在使用金融產品時得到清晰、準確和完整的信息,從而杜絕不公平行為。

二、法案的修改方向

特朗普欲大幅放寬金融監管,難度也不小。首先,法案是在奧巴馬任內通過,民主黨普遍反對金融監管“開倒車”,相信很多需要國會通過的修訂會受到民主黨的阻力。而且,歷史也說明了寬鬆的監管環境帶來的問題。在上世紀90年代,美國政府通過了一系列法案,架空了《格拉斯─斯蒂格爾法案》,打造了極其寬鬆的金融監管環境,為後來的科網泡沫、安然醜聞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機埋下了伏筆。

不過,過於嚴厲的監管會使金融機構承擔過重的合規成本,壓抑金融業的活力。筆者認為,《多德─弗蘭克法案》有兩方面可放寬的空間。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