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特朗普對外經貿政策的風險顯現

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任以來簽署了多項行政指令,既包括廢除奧巴馬醫改計劃及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等早已被廣泛預期的項目,也不乏在墨西哥邊境興建圍牆及限制七個穆斯林國家民眾入境等極具爭議性的對外政策,引起了不同程度的震蕩。顯然,特朗普在加速兌現其競選承諾,其中的極端政策令市場質疑其未必會以務實的原則施政,尤其是其對外經貿政策開始成為環球經濟不容忽視的風險來源。

一、“美國優先”的外貿政策影響環球貿易增長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多次提及大幅調高對中國及墨西哥的關稅,引發貿易戰的憂慮。美國白宮的網站在特朗普就任首天就上載了新政府的六項首要議題,其中一項提及新政府的貿易立場,從中可以了解特朗普下一步將會如何在對外貿易上推進他的美國優先政策。

根據特朗普的外貿政策,他關注的問題離不開三大要點:職位流失、製造業萎縮及貿易逆差高企,所以他主張為美國簽定公平及合符美國民眾利益的貿易協定,從而使職位及工廠遷回美國本土。因此,他提出的策略是:退出損害美國工人利益的TPP;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處罰不遵從貿易規則的國家;以及為美國爭取公平的自貿協定。由此可見,特朗普對外貿易政策的重心可能傾向實施保護主義。

作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國,美國優先的對外政策將不利環球貿易增長。調高關稅繼而引發貿易戰的前景令低迷的環球貿易活動雪上加霜。世界貿易組織(WTO)統計顯示,環球商品貿易的增長率在過去五年一直維持在3%以下,低於同期的全球經濟增長。預料特朗普的新政會令環球貿易活動帶來不明朗因素,多個出口主導的亞洲及歐洲國家將要尋求美國以外的買家,以維持增長。

二、美國退出TPP後,雙邊貿易協定重要性上升

即使多個TPP成員國表示願意修改協議內容以爭取美國重新考慮這個具有戰略意義的大型自貿協定,但特朗普仍然在首個工作天就簽署退出TPP,反映他沒有推動環球貿易自由化的意圖。

美國正式退出TPP後,重啟NAFTA的談判方案可能成爲特朗普政府下一個將要推行的政策。當中,最受打擊的預計會是墨西哥。2016年,美國對墨西哥的貿易逆差接近590億美元,其中汽車的進口總額更高達623億美元,而美國對加拿大的貿易逆差則只有91億美元。重新檢視與墨西哥的貿易條款正好切合特朗普把職位及工廠回流美國本土的目標,並可收窄兩者之間的貿易逆差。由於墨西哥的經濟十分倚賴美國,估計在NAFTA的談判過程中,難有議價能力拒絕美國的要求,所以預期墨西哥以往在NAFTA享有的貿易優惠在新條款下將會有所收緊。

特朗普多次提及公平的雙邊貿易協定更適合美國自身的利益。無疑,美國能憑藉其經濟實力在雙邊貿易談判中佔優,部份出口國亦十分重視美國龐大的消費市場,但雙邊貿易協定一般完成需時,而且在聯邦政府凍結招聘下,美國難以同時應付多個雙邊貿易談判。因此,推動雙邊貿易協定將在短期內難以刺激環球經濟活動。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