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特朗普變革值得期

主流民調顯示維持現狀一方明顯領先,如果意外結果出現,經濟學家警告嚴重衰退機會大;金融專家預測資產價格將暴跌;現任政府高官表示當地社會穩定會受到威脅、國際外交關係出現震盪。

不,這並不是指剛剛結束的美國總統大選,而是四個多月前舉行的英國脫歐公投。

時至今日,英國人發現不但天沒有塌下來,反而是英國失業率繼續維持在4.9%的低位,第三季GDP更按年增長2.3%,為五個季度最高,領先全球絕大部分發達經濟體。回顧公投前後,反倒顯得主流專家妄言、過半民眾理性。

英國公投選擇脫歐,可歸咎於歐盟權力過度膨脹,超出成員國所能承受的範圍。相反,美國經濟規模冠絕全球,目前仍是唯一超級大國,民眾求變心切,原因就只能從國內尋找。須知當年奧巴馬正是打著“Hope and Change”的口號,才能夠成功入主白宮。惟在他任內,共和黨逐漸控制國會參眾兩院,現在更贏得總統寶座,選民幾乎對他的政策全盤否定。

特朗普能否為美國帶來真正的改變,還是重蹈奧巴馬覆轍?首先,從壞消息說起。

特朗普最令人不安的是其貿易保護主義傾向。他的競選政綱提到“宣佈將重新談判北美自貿協定(NAFTA)或直接退出;宣佈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指示財政部長標籤中國為匯率操控國”。

NAFTA在美國國內毀譽參半,普遍認為協議有助經濟增長,但同時加速製造業職位流失。然而,美國大部分被轉移至海外的製造業職位一去不復返,重啟談判意義不大。假設美國退出NAFTA,勢必嚴重阻隔美國與墨西哥、加拿大兩個南北鄰國貿易往來,後果不堪設想。這個最壞情況出現的機會並不大。

退出TPP則另當別論,畢竟TPP屬於政治考量居多、監管條例繁複的協議。這種協議的目的並非純粹促進自由貿易,而是為了制定對某方有利的規則。TPP存在與否,都不會對國際貿易量產生明顯影響。

至於將中國定義為匯率操控國的政綱,當然不宜掉以輕心。惟必須承認,在奧巴馬任內,美國同樣以各種理由對多項中國出口徵收懲罰性關稅,中美貿易糾紛實際上從未間斷。從這個角度考慮,特朗普上臺並不一定見得會導致兩國貿易關係會急速惡化。

再者,共和黨向來是較為支持自由貿易的一方,一旦特朗普的保護主義措施過於激進,相信會受到黨內力量制約。考慮以上因素,特朗普的貿易保護傾向值得警惕,但相信不會嚴重打擊全球進出口。

除此之外,特朗普的國內政綱重點普遍對經濟增長有利,變革的決心更是罕見。特朗普宣導的經濟改革大刀闊斧,可行性難免受到質疑。政客講一套、做一套,司空見慣。惟特朗普從來不是政客,基於以下三點原因,有理由對改革抱相對樂觀的態度。

首先、特朗普政綱是競選時以對選民合同的方式寫下的承諾,難以食言。其次、政綱部分具體內容並不是簡單闡述理念,而是定下硬性規定,將這些理念付諸行動。再次、共和黨從明年1月20日起將全面控制白宮、國會,立法障礙基本消除。

以下是《特朗普與美國選民合同》(DONALD J. TRUMP CONTRACT WITH THE AMERICAN VOTER)列出的28條具體政綱中,對美國影響最深遠的三條。如果忽略特朗普競選時的狂人形象,客觀分析其國內經濟政綱,就會發現他的主張不僅完全不民粹,而且是發揚共和黨傳統的自由市場精神。

第一、廢除奧巴馬醫改。

無論《可負擔醫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 或稱為奧巴馬醫改)當初的出發點如何高尚,都無法逃避經濟規律。數千萬低收入或高風險人士突然獲得醫療保障,導致中產階層保費飆升、企業成本激增、甚至保險公司陸續表示無法繼續在奧巴馬醫改下經營,退出交易市場。廢除該法案,有助上述各方重拾選擇自由,刺激經濟活力。

第二、硬性阻止聯邦政府權力膨脹。

小政府是共和黨的一向主張,惟大多數政府的趨勢都是不斷膨脹,共和黨領導人並不見得比民主黨總統更有紀律。口頭上講小政府,可信程度低。然而,特朗普定下硬性規定,嚴格限制聯邦政府的人員和權力膨脹。

一方面,為通過自然流失減少聯邦雇員人數,凍結聯邦政府招聘。另一方面,如果要新增一條聯邦監管,必須先取消兩條現有監管法例。人員的規定確保聯邦政府規模逐漸減少;監管立法的要求則防止法例過於繁複、干預市場正常運作,有助放鬆市場的枷鎖。

第三、實行簡單稅制、低稅率。

針對美國稅法過於繁複,特朗普承諾將顯著簡化稅制及降低稅負。個人所得稅稅階從7個減至3個,稅率分別為12%、25%、33%。同時,企業稅將從35%急降至15%。簡單稅制、低稅率有望從根本上提升美國經濟增長動力。

共和黨有足夠票數立法進行稅制改革,但肯定要面對措施將大大增加財政赤字的質疑。為了減輕疑慮,不妨回顧奧巴馬任內的表現。在奧巴馬上任前,美國聯邦政府總共用了238年才累積10萬億美元的債務,而奧巴馬在短短8年內就已經把聯邦債務倍增至20萬億美元。量入為出是審慎理財的基本原則,但政府的傾向,往往是稅收愈多,開支愈大,財政狀況不斷惡化。以日本為例,政府不斷以改善財政狀況為藉口增加稅負,國債佔GDP比率卻從80年代初的50%升至目前接近250%。由此可見,開支不受制約,收再多稅亦無法紓緩公共債務負擔。而特朗普對聯邦政府的硬性約束,正正針對政府規模膨脹,有利控制開支。同時,由於稅制改革有助刺激經濟活動,整體稅收下降的幅度會少於稅率的百分比跌幅。況且,減稅起碼能夠讓中產階級直接受惠。如果民主黨擔心稅制改革對財政造成壓力,就首先需要解釋奧巴馬8年內把國債翻倍,龐大開支的效果體現在哪裡?

列根八十年代的改革為美國經濟發展奠下基礎,是共和黨的金漆招牌。他不僅政績彪炳,更極具總統氣質及風範,表面上和特朗普風馬牛不相及。惟事實上,特朗普的政綱與列根同屬結構性改革,側重供應一方,不是簡單的凱恩斯式需求刺激。特朗普能否落實變革,暫時不得而知,但上述各方面考慮多是正面因素,值得期待。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