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特朗普變革非空談 惟前路崎嶇

隨著特朗普正式就任美國總統,他對主要議題的主張也被更新至白宮網站,為未來四年美國政策定調。對市場而言,相信關於經濟與貿易的觀點最受矚目。

結構性改革令人鼓舞

近年全球經濟表現欠佳,無論是成熟抑或新興經濟體,應付的方法往往不外乎靠貨幣或財政刺激。決策者寄望超寬鬆貨幣政策或大規模公共開支能夠刺激消費與投資,可惜不但效果甚微,更造成全球債務負擔不斷上升的情況。相比之下,在題為《帶回職位與增長》(Bringing Back Jobs And Growth)的經濟方針篇幅中,特朗普隻字未提“刺激”(stimulus),而是專注結構性改革。這些措施如果得到有效落實,能夠長遠提升生產力,超越了刺激短期需求的層面。

首先,特朗普計劃推行有助增長的稅務改革。改革措施包括降低所有個人所得稅稅階(tax bracket)的稅率、簡化稅制、以及降低美國企業稅率。傳統上,民主黨主張對富裕階層收重稅,進行財富分配;共和黨則認為減稅有助經濟增長、創造財富。但事實上,兩黨均認為稅法過於繁複,有迫切的改革需要。遺憾的是,在列跟之後的四位總統共28年任期內,稅制改革基本停滯不前。特朗普宣導的低稅率、簡單稅制改革,有望顯著提升美國經濟活力。

其次,特朗普將著手減少聯邦政府監管。美國對多個行業制定嚴苛的監管要求,對營商環境造成負面影響。大型企業能夠應付高昂的合規成本,中小企則難免吃力。然而,過度監管最嚴重的副作用,可能是看不見的。這就是准入門檻過高,迫使有意創業的人士打消念頭。過往,美國每年新成立的公司數目比結業的公司大約多十萬。惟在奧巴馬任內,聯邦監管條例急增,以致美國有記錄以來首次出現新公司數目比倒閉公司少的情況。換言之,嚴苛監管不但對現有中小企造成沉重負擔,更導致原本有望成立的中小企無法面世。有鑑於此,特朗普決定暫時禁止聯邦政府推出新例,並將廢除“扼殺就業機會的監管法規”(job-killing regulations)。

爆發貿易戰機會不大

從參選開始,特朗普就被定義為貿易保護主義者,但他的主張有別於傳統貿易保護措施。事實上,特朗普從來沒有表示反對自由貿易,而是針對美國在貿易談判時未把國家整體利益放在首位。這種觀點當然具爭議性,但相信不至於觸發貿易戰。在題為《為全體美國人服務的貿易協定》(Trade Deals Working For All Americans)的貿易方針篇幅中,特朗普的矛頭主要指向華府決策者,認為他們在過往談判中只考慮華盛頓精英的利益。

特朗普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的主張被放在白宮網頁,美國退出TPP已成定局,但這不見得對全球貿易是壞事。奧巴馬政府主導的TPP談判欠缺透明,其背後真正動機一直被質疑。TPP雖然打著自由貿易的旗號,但內容卻主要為多邊貿易制定各種規則,容易受說客及大型跨國企業影響,正是特朗普所指的華盛頓精英。此外,特朗普並沒有重提單方面徵收關稅,只是強調打擊違反現有貿易協定的行為。而關於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的主張,相信不會嚴重影響北美貿易。畢竟美國、加拿大、墨西哥貿易關係密切,NAFTA被修改的機會遠高於美國單方退出協議的可能性。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