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美國口頭上的強元政策不再及其影響

在當選和上任前後,美國總統Trump及其管治團隊一反美國總統和政府多年以來堅持的至少是口頭上強美元的政策,公開指美元匯率過強。這樣的口頭宣示頗具即時效應,兌六隻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在1月3日高見103.82後,在2月2日(即Trump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再次指出美元匯率過強的次日)曾低見99.23,現穩定在100附近,回調幅度近4%。

強美元政策是多年來美國政府的匯率政策選項,其表述是強美元最符合美國的整體利益,但該政策只是口頭上的,亦即負責美元匯率政策範疇的美國財政部並沒有通過匯市干預來推高美元匯率。最明顯的例子是自2001年7月至2008年3月,美元指數從121.02大幅下挫至70.70期間(跌幅逾四成),口頭上的強美元政策依然不變,而並沒有匯市干預的行爲。美元匯率由財政部負責,前財長Jacob Lew在離任前最後一次接受訪問時指強美元如果有健康的經濟增長和強有力的勞工市場支持就是好事,這與口頭上的強美元政策立場相符,惟其因果關係似乎跟傳統智慧倒轉過來。

Trump提名的財長人選Steve Mnuchin目前尚未得到正式任命,他對強美元的立場尚未十分明朗,但從Trump的作風來看,財政部與總統在美元匯率上出現分歧的機會應該不大。如前所述,Trump與其管治團隊已數次在不同場合指強美元影響美國的貿易乃至職位,他們點名指兌美元匯率過弱的貨幣計有墨西哥比索、人民幣、日圓和歐元。

美元匯率並非聯儲局的政策範疇,聯儲局官員也不會評論美元匯率應該強還是弱。然而,美元匯率會影響聯儲局制訂貨幣政策,而其貨幣政策也會影響美元匯率,兩者互為作用。聯儲局獨立制訂貨幣政策時的兩大考慮是最大限度就業和物價穩定(2%的通脹目標)。強美元有可能不利美國出口和美國企業海外盈利,但就會令國内美元資產的吸引力增加,有利資金繼續回流和/或流入美國,那麽它對美國實體經濟不同領域的影響是利弊兼有,甚至可能整體是利大於弊的。但從聯儲局的角度,其議息會議記錄顯示公開市場委員會視強美元為經濟下行的風險之一,亦即它不利於最大限度就業的目標,那麽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強美元或會緩解其收緊貨幣政策的壓力。至於通脹,強美元有助壓制進口通脹,同樣可緩解其收緊貨幣政策的壓力。

繼2016年底加息0.25%後,無論是聯儲局自己的預測還是市場的主流預期,都預計2017年的加息有兩次或更多,這是在強美元的背景下產生的,顯示之前強美元對美國實體經濟、就業和通脹的影響並沒有達到足夠阻止其加息步伐的程度,或者說利率正常化的要求蓋過了強美元的影響。而這樣的貨幣政策軌跡反過來也繼續給予美元匯率以支持,因此儘管Trump及其管治團隊口頭上的弱美元政策取態鮮明,惟市場上強美元的主流預測少有改變。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