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貨幣操縱”威脅消除 “匯率失調”(currency misalignment)風險再現

 “匯率失調”(currency misalignment)風險再現

近日,美國總統特朗普表示,將放下對中國的“貨幣操縱”指控,這意味著美國財政部即將向國會提出2017年度報告,可能不會將內地列為貨幣操縱國。但是,雙邊貿易失衡及“匯率失調(currency misalignment)”仍是中美博弈的重大関注點。

 

一、“貨幣操縱國”威脅沒有事實依據

貨幣操縱國定義是美國評估主要貿易夥伴匯率政策的內容之一,每年由美國財政部向國會提出報告,判斷其主要貿易夥伴是否存在匯率操控行爲。2016年4月,美國財政部建立了匯率政策監控名單,涵蓋內地大陸、日本、韓國、台灣、德國、瑞士等六個貿易夥伴,但並未列出匯率操控國。

按照現行評估體系,美國對匯率操控國有三個判斷標準:

(1)與其存在顯著雙邊貿易盈餘:貿易夥伴的雙邊順差要超過200億美元(約佔美國GDP的0.1%);

(2)擁有相當規模的經常帳盈餘,經常帳盈餘超過該國GDP的3%;

(3)在外匯市場持續進行單邊干預。在過去12個月中,持續購入外幣,總額超過該國GDP的2%。

在上述三個標準中,內地作爲美國最大的貿易逆差國,無疑符合第一項。內地經常帳盈餘約佔GDP的2.4%,低於第二項標準。第三項則完全不相符合,目前,人民幣匯率持續面臨貶值壓力,內地外匯管理部門加大市場預期管理,力圖保持人民幣匯率的基本穩定。

從歷史情況看,美國曾經在1992-1994年間將內地定義為匯率操控國,但之後一直未再舊調重彈。現行人民幣匯率決定機制和市場運行架構均與1992-1994年代有天壤之別。如果美國財政部的匯率政策評估繼續保持其連續性而不是重新定義單邊匯率干預標準的話,指責內地為匯率操控國完全沒有事實依據。

 

二、貿易失衡與匯率失調息息相關

貨幣操縱國的評估主要針對貿易夥伴的匯率政策,目的在於解決貿易失衡問題。

特朗普上台後推出的美國優先和保護主義色彩的對外經貿政策,導致全球貿易戰風險上升。其中,中美雙邊貿易失衡是其格外關注的主要內容。

從2009年到2015年的六年間,中美雙邊的商品貿易逆差由2269億美元攀升至3672億美元,一度佔美國貿易逆差總額的一半以上。爲此,特朗普多次提及中美貿易逆差問題,表示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及研究徵收邊境稅等一系列政策。

2015年,中美商品貿易逆差達到3672億美元的歷史性高點,2016年則收窄到3470億美元,近期數據亦顯示中美貿易逆差收窄趨勢可能持續。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在美國會面時探討通過“百日貿易計劃”來縮小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平衡。

根據美中貿易委員會統計,美中貿易支撐美國國內260萬個就業崗位。就目前中美商品貿易結構來看,中美貿易的互補性較大。中國更多出口輕工消費品,而進口較多科技產品及資本品。事實上,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巨大,有一部分原因是美國對其高科技相關領域的出口限制。

從理論上講,中美兩國經濟結構、產業競爭力和國際產業分工等因素決定了其存在商品貿易逆差和服務貿易順查的不對稱現象。2001年到2016年,美國對華服務出口增長了15倍,服務貿易順差增長了29倍。

未來,中美可能在貿易上進一步協商,例如美國或考慮放寬高科技相關領域的出口限制,而中國也會擴大美國牛肉等農產品相關領域的進口。這將有助於緩解中美貿易失衡問題,降低貿易戰的機率。

貿易與投資的平衡是雙邊經貿關係的核心。兩國投資往來將從原來的被動平衡貿易差額轉向主動的全球性的資產配置,其前提是進一步相互開放投資領域。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