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迎難而上,香港創新科技路在腳下

7月19日,“香港X科技創業平臺”成立,旨在利用制度、科研、資本及區位優勢,打造“香港製造”與“香港創造”產品。面對全球創新科技活動風起雲湧、內地高新科技發展日新月異的態勢,香港如何借鑒他山之石,揚長避短,走出自我發展之路呢?。

香港創新科技落後事出有因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stitute 公佈的2016全球創新精神指標(GEI)顯示,香港由2012年的全球第30名跌至今年的40名,香港大學與Compass.co的聯合調查亦指出,香港創業生態週期處於“啟動(Activation)”階段。從香港初創公司(start-up)發展來看,2015年共有1600家,同比上升46%,其中一半為港人創辦。但尚無一家獨角獸(Unicorn,投資資金逾10億美元以上)公司,美國加州、紐約、內地、歐洲、印度、新加坡分別有101、23、33、13、5及2家;從投融資來看,去年全年香港創新風投融資為2.66億美元,僅是新加坡的三分之一(RitchBook),Preqin公司今年截至5月統計,香港只有10例科技公司融資,同期新加坡和內地分別有37和503例;從科技人才來看,香港每100萬人中只有3000位,遠低於新加坡和以色列的6400和6000位。另外,香港研發開支占GDP比重約為0.74%,顯著低於新加坡、韓國和台灣地區的2.02%、4.15%和3.12%。背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政府層面,過去一直對扶持創新科技存有爭議,屢失發展良機;在行業生態上,香港在創新科技的“一頭一尾”(中小學教育與科研商品化)嚴重不足,集中於大學的科研力量往往“為他人作嫁衣”;在投資取向上,港投資人投資偏好較低,投入金額不高,偏愛錦上添花,不願雪中送炭,家族基金多投資房地產與金融市場;再加上人口有限、土地面積不足以及地價高企,均對創新科技發展產生阻礙。

全球創新科技發展呈蓬勃之勢

近年香港各界逐漸意識到創新科技落後的沉重現實,殷切盼望可奮起直追。全球創意之都的經驗似可提供借鑒。以芬蘭為例,諾基亞手機業務的淡出反而成為創意產業蓬勃發展的動力:政府藉由Tekes公司提供創新企業牌照、稅務和辦公室租賃優惠,並設立大數據試驗場;企業透過轉職銜接計畫(Bridge Program)提供創業支援及貸款計畫,大、中、小型企業合作打造產業鏈。擁有Angry Bird 的Rovio 和擁有Clash of Clans 的Supercell全球矚目;以色列1992年政府出資1億美元成立Yozma Venture Capital,運用分層投資創業基金模式,六年間150間初創企業中一半上市或被成功收購;柏林則在政府推動、創意文化普及、成本便宜等條件下形成創新科技發展的“聯合國”。

內地全民創新氛圍及“深港創新圏”的鞏固

內地近年創新科技發展突飛猛進。今年5月30日召開的科技三會(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中國科學院、工程院院士大會及中國科技協會大會)提出建立若干具帶動力的創新城市和區域創新中心的目標。“深港創新圈”可成為香港發展創新科技的著力點。2013年前海啟動“深港青年夢工場”,截至去年底入駐124個團隊,來自香港的有59家,占比47.58%。今年3月深圳硬蛋科技落地香港數碼港,並投入5000萬美元設立創新基金。未來,港深在共同爭取國家級科研機構佈局、促進科技創新要素資源一體配置(研發、實驗、資訊平臺)以及分工服務於不同階段創新企業等方面均可深入合作。

亡羊補牢,猶未晚矣。香港未來可嘗試利用國際貿易網、透明開放市場、良好法治、低稅率、公平競爭環境、知識產權保護等優勢,透過鞏固“深港創新圈”和吸引國際資金、機構、人才雙管齊下,努力發展成為初創企業理想營運地和全球知識產權交易中心。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