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列印本頁
QQ空間

近期人民幣匯率波動的新態勢

今年首六個月,全球外匯市場劇烈調整變動,美元與非美主要貨幣走勢持續分化,年初至今,美元指數下跌約4.7%,美元兌歐元貶值約4.5%,美元兌日元貶值約10.5%。在此背景下,人民幣匯率波動呈現新態勢,即在美元指數及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之間保持動態穩定、兌美元匯率呈雙向波動穩中偏弱的新態勢。

進入5月以來,受美聯儲加息預期變化的影響,6月3日之前,加息預期升溫;6月3日美國公佈5月非農就業人口僅增長3.8萬人之後,加息預期急劇降溫,引發外匯市場震盪加劇。期間美元匯率總體走強,人民幣貶值壓力加大,波幅上升。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從5月3日的1美元兌6.4565元人民幣,跌至6月7日的1美元兌6.5618元人民幣,貶值超過1000點子。人民幣兌美元波動中樞也從前期的1美元兌6.50元人民幣,下移至1美元兌6.56元人民幣左右。但是,市場對這一輪人民幣貶值反應相對平靜,未出現明顯恐慌。顯然,市場開始逐漸接受人民幣匯率波動的新態勢,即在美元指數及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之間保持動態穩定。

人民幣匯率在美元指數及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之間保持動態穩定,有以下五個方面的支持因素:

1、人民幣匯率中間價“雙錨”機制更為透明,為人民幣匯率動態穩定打下制度基礎。8.11匯改後,人民幣匯率中間價參照收盤匯價制定,近期則逐漸轉向參照“收盤匯價+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的新機制,以收盤匯價和一籃子貨幣匯率變化兩個因素綜合制定人民幣中間價,從而體現“雙錨”機制的特徵,一方面增強了中間價的彈性,有利於即期匯率保持基本穩定,另一方面,也傳遞了一定的匯率政策取向,有利於引導市場預期。

2、央行對市場匯率預期的管理能力有所提高,離岸市場預期管理產生明顯效果,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人民幣階段性的貶值壓力,推動人民幣匯率進入雙向波動、基本穩定的主區間。中國超過3.2萬億美元外匯儲備是央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動態穩定的堅強後盾。今年以來,央行不斷加強資本帳戶管理,並在匯率預期的管理取得初步成效,有效扭轉了外匯儲備持續下降的趨勢,最近兩個月,外匯儲備不跌反升。在離岸市場,境外空頭對央行前期的市場干預心有餘悸,不再大肆看空及做空人民幣,參與人民幣外匯市場的交易活動更趨謹慎。

3、中國內地經濟的下行壓力仍然是人民幣走軟的基本因素,但近期硬著陸的風險有所釋放。市場開始認同中國經濟未來會保持L形增長,“即使不刺激,速度也跌不到哪裡去”的基本判斷。6.5%左右的經濟增長在全球主要經濟體中仍然保持最快增長。如果二、三季度實體經濟數據好轉,屆時資本外流將有所改善,人民幣匯率有可能企穩。

4、國際收支狀況逐漸改善,資金外流動能有所減弱。去年中國經常項目順差為3306億美元,今年以來繼續保持較大數目的經常項目順差。資本項目逆差是資本外流的直接體現。在人民幣貶值預期強烈的背景下,一些企業針對匯率貶值的預期,採取了推遲結匯、提前購匯、境外結匯以及遠期規避風險、調整投資時點等措施,調整貨幣錯配,避免匯率波動損失。但是,這些做法有一定的時間性,在一段時間內會逐步見底。此外,隨著歐洲及日本等主要經濟體陸續實施負利率,人民幣與世界主要貨幣利差優勢放大,對資本外流也產生一定的遏制效應,資金外流的能動呈逐漸減弱之勢。

5、人民幣加入SDR將提高人民幣資產的配置需求,一定程度上對沖資金外流,為人民幣國際化注入新的動能,同時,對人民幣匯率穩定形成新的支撐。今年10月,人民幣將正式加入SDR貨幣籃子,隨著相關準備的推進,人民幣跨境使用的內部及外部運行環境正在加快調整,人民幣國際化將出現積極變化,市場對人民幣資產的信心可能有所恢復,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幣計價的儲備資產的興趣將有所上升,可能帶動更多的投資者加入持有人民幣資產的行列。由於央行及主權財富基金的投資風格和考慮明顯不同於其他私人投資者,在以流動性、安全性、整體回報作為重要考慮的基礎上,有較強的分散投資的需求,人民幣作為SDR籃子中第一隻來自新興市場的貨幣,可以有效地滿足此類投資者的需求,因此,央行和主權財富基金逐漸增加人民幣計價資產的持有份額,將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新主體。此外,隨著“一帶一路”相關項目的推進, 人民幣有望成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主流貨幣,從根本上擴大人民幣的國際使用和需求,奠定人民幣匯率穩定的堅實基礎。

如欲瀏覽全文,請到頁首下載PDF 檔。

資料提供 中國銀行(香港)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