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我們 | 新聞中心 | 聯絡我們 | 採購清單 採購清單 () | 我的HKTDC |
简体
Save As PDF 電郵本頁 列印本頁
QQ空間

香港近年對稅務信息交換立法的最新發展

《摘要》為了能夠與經濟合作組織(下稱“經合組織”)訂立的涉稅信息交換國際標準接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下稱“香港政府”)在2010,2013,及2016年對“稅務條例”作出了修訂。本文通過分析每次修訂以說明其整體修訂目的,及比較應要求交換稅務信息與自動交換稅務信息之間差異。

 

1導論

在2009年在倫敦舉行的20國集團峰會,與會者指出香港欠缺一個符合國際認可標準的透明度的涉稅信息交換法律框架。該等國際認可標準係經合組織與非經合組織國家之間簽訂雙邊稅收協定時候所參照的模式,也是國際稅收合作的慣例。該標準為:

  • 在協定國就國內稅收管理與強制執行具有可預見的相關性的前提下,應協定國要求交換涉稅信息;
  • 不因為銀行保密或本地稅收利益而限制交換涉稅信息要求;
  • 稅務機關取得及擁有法定權利取得可靠信息;
  • 保障納稅人權利;
  • 對被交換信息嚴格保密。

由於香港沒有一個符合國際標準的涉稅信息交換框架,這意味著其他國家稅務居民可以利用香港逃避本國的稅務責任,也直接威脅到香港金融中心的聲譽和地位。 20國集團峰會完結之後,中國被接納為“白色清單”成員。但是,20國集團峰會沒有接納香港特別行政區(包括澳門特別行政區)為白色清單成員。為此,香港政府作出了承諾去糾正上述國際稅收法律框架的短板。將承諾化為具體行動,香港政府對稅務條例分階段做出了三次修訂。

本文重點討論2009年峰會後稅務條例的修改,探討每次修改的不同點,以及這些修改如何影響以下關係:

——香港與其他國家(地區)之間的關係;

——香港稅務機關(稅務局)與信息提供者之間關係,包括有義務提供指明信息的金融(財務)機構(包括銀行及證券公司)與賬戶持有人之間關係。

 

2 稅務條例修訂目的

根據修訂目的劃分,稅務條例修訂具體目的如下:

1. 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與其他國家訂立雙邊稅收協定(double tax agreement)及稅收信息交換協定(TIEA: tax information exchange agreement);

2. 解除稅務條例內置的本地稅收利益的條文(Domestic tax interests);

3. 讓稅務機關可以獲得,以及擁有法定權力獲得為用作涉稅信息交換用途之信息;

4. 對負有提供或協助提供信息義務,但沒有履行該義務人員及單位,實施處罰;

5. 授權香港政府與其他國家訂立主管當局協定(CAA: competent authority agreement)。

稅務條例修訂可以劃分為實體法與程序法的修訂。第一項及第二項屬於對實體法的修訂。它處理香港與其他法律管轄區之間稅務關係,以及處理稅務機關與擁有稅務信息人士之間的關係,後者包括金融機構(財務機構)及賬戶持有人。第四項涉及信息持有人及單位的法定義務,倘諾不履行其法定義務的,稅務條例規定可對其實施處罰。第三項及第五項涉及程序方面規定。第三項規定詳細程序規範負有法定義務單位行為,稅務機關可以行使的,以及應當如何行使的權力;第五項規定香港政府為履行自動交換涉稅信息義務(AEOI: automatic exchange of information),在訂立主管當局協定方面的安排。

 

3. 對修訂的具體分析

3.1. 2010年度的修訂

3.1.1. 主要修訂

香港政府在稅務條例第49條(1)款之後增加了第(1A)款:“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藉命令宣布,已與香港以外某地區的政府訂立該命令中所指明的安排,而該等安排的生效是屬於有利的,則該等安排即屬有效,並尤其是——

(a) 對根據本條例徵收的稅項有效,即使任何成文法另有規定亦然;及

(b) 就該等安排中規定須披露關乎該地區的稅項資料的條文而言,對作為該條文目標之該地區的稅項有效。 ”

 

3.1.2. 本地稅收利益

2010稅務修訂條例首次放棄了稅務條例內置的本地利益元素, 令香港政府擁有權力,與其他國家及地區簽訂以經合組織稅收協定範本為框架(含26條設定之稅收信息交換)的雙邊稅收協定。

上述條例之修訂擴大了香港稅務局獲取稅務信息法定權力。一是在原來的51(4)條1的基礎上增加了第51(4AA)條,賦予稅務局為收集協定國稅務機關所要求信息而享有與第51(4)條同等權力,以實現應要求交換稅務信息目的(Exchange of information on request)。二是在原來第51B(1) 2  

 

[1] 51(4)條規定如下:

(4) 如有任何事宜可能會影響某人根據本條例而須承擔的法律責任、責任或義務,則為取得有關該等事宜的詳盡資料─

(a) 評稅主任或稅務督察可向該人發出書面通知,或向其認為可能管有或控制有關上述該等事宜的資料或文件的任何其他人發出書面通知,規定該人或該等其他人在該通知書內註明的合理時間內,按該通知所指明的形式及方式,提交由其管有或控制的有關任何該等事宜的所有資料,及出示發出通知的評稅主任或稅務督察認為與上述目的有關或可能有關的契據、圖則、文書、簿冊、帳目、商品名單、存貨表、憑單、銀行結單或其他文件,以供檢查︰

但如根據本款發出的通知書規定須出示由任何律師所備存並與其當事人的事務有關的帳目,則出示帳目中與被索取資料的事宜有關的所有記項的副本,而該份副本經該名律師核證為帳目中所有有關記項的正確副本,就遵從通知書所列的上述規定而言,即屬足夠;

(b) 助理局長可向該人或該等其他人發出書面通知,規定該人或該等其他人在其指定的時間及地點就任何上述事宜,出席接受訊問,並在訊問時對所提出有關任何上述事宜的全部問題如實作答。

[1] 51B(1)條規定如下:

(1) 局長或獲局長就此目的以書面授權而職級不低於總評稅主任的稅務局人員(在本條中稱為獲授權人員),如以經宣誓的陳述而令裁判官信納以下事項─

(a) 有合理理由懷疑有人提交申報不確的報稅表或提供虛假的資料,以致該人少報其應課稅的入息或利潤,而該人作出此事並無合理辯解,亦非因無心之失;或

(b) 有人沒有遵從法庭根據第80(1)或(2A)條發出的命令,而該命令是指示該人須遵從根據第51(1)或(3)條向其發出的通知書所載規定, 則裁判官可藉手令授權局長或獲授權人員行使以下權力─

(i) 如懷疑任何土地、建築物或地方有屬於該人或任何其他人的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而該等薄冊、紀錄、帳目或文件對評定該人就稅項所須負的法律責任可提供關鍵性的證據,則無須事先通知即可在日間任何合理時間進入或自由出入該等土地、建築物或地方,並可在該等土地、建築物或地方搜查及查閱任何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

(ii) 在進行上述搜查時,如懷疑任何物品載有任何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即可打開該物品,或安排將該物品移走及打開;

(iii) 取得管有該人或其配偶的任何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如任何其他人的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的部分內容對評定該人就稅項所須負的法律責任可提供關鍵性的證據,則可將該部分內容製備副本;

(iv) 在作出任何評定或在審結任何根據本條例提起的法律程序所合理需要的時間內,保留任何該等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

但如局長或獲授權人員須保留任何該等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的期間超過14天,則感到受屈的人可以書面向稅務上訴委員會申請發出命令,指示將該等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歸還;而稅務上訴委員會在聽取申請人或其授權代表及局長或其代

 

 

條基礎上增加了第51B(1AA)條,賦予裁判法官应税务局长要求為收集協定國稅務機關所要求信息,而擁有與第51B(1)條的相同權力發出搜查命令,以實現應要求交換稅務信息目的。

2010修訂在第80條內增加了第2D款。根據該款規定,任何人如無合理辯解而在影響他本人(或任何其他人)涉稅的法律責任的事情或事物方面,提供不正確的信息,即屬犯罪,可被處以第3級行政處罰(港幣10,000元)。

此外,為稅務機關強制執行獲取信息權力,2010年修訂增加了第51B(4)條。它規定:“任何人如妨礙或阻撓局長或獲授權人員為根據第(1)款履行職務,。。。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3級罰款及監禁6個月。”

新增權力對香港稅務局實施本地的稅收管理是無必要的。但是,這些新權力對履行上述新增加的第49條1A款的義務來說又是必要的,儘管這裡不存在本地稅收管理需要(須披露涉及其他司法管轄區的稅項資料)。

 

3.1.3. 成果

自2010年之後,與香港簽訂的雙邊稅收協定的國家或地區大幅度地由2010年的3個增加到2016年年底的35個。該等協定基本上全部都符合經合組織製定的稅收協定範本的最新版本內容。

 

3.2. 2013年修訂

3.2.1. 2013修訂內容

1、2013年修訂增加了第49(1B)條。該條文規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為實現兩個特定目的而簽訂稅收安排:

“然而,只有為以下兩個目的或其中之一而訂立的安排,方可在第(1A)款所指的命令中指明——

(a) 給予雙重課稅寬免;

(b) 就香港或有關地區的法律所施加的任何稅項,交換數據。 ”

 

2、就送交申報表及提供信息給稅務局而言,香港政府修訂了第51(4)條(a)項:

“評稅主任。。。可發出書面通知,或向其認為可能管有或控制。。。的資料或文件的任何其他人發出書面通知。。。提交由其管有或控制的。。。所有資料,。。。”。同時,第51(4A)條(i)項亦被修訂,在緊接在“管有”一詞之後增加了“或控制”這個詞彙。

 

3.2.2. 成果

因為2013年的修訂,使到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可以與其他國家訂立不涉及避免雙重徵稅的稅收信息交換協定。自從2013年修訂以來,香港簽訂了7個稅收信息交換協定。3

 

3.3. 2016年修訂

3.3.1. 2016年的修訂背景

2016稅務(修訂)條例於2016年6月30日生效。目的在於實施符合共同報告標準(CRS: 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s)框架下的自動交換涉稅信息。

 

共同報告標準(CRS)由經合組織理事會應20國集團(含歐盟成員國)要求而製定。在加強國際稅收透明度及稅收信息交換的前提下,各國政府(不含另外實施FATCA及IGA的美國政府)為了實現自動交換涉稅信息,每年向其財務(金融)機構收集申報賬戶指明財務信息交予本國稅務機關,再由稅務機關與其他參與管轄區稅務機關交換信息。共同報告標準有以下基本內容:4

一、 為國際交換涉稅信息提供法律框架的主管當局協定標准文本;

二、 實施審慎調查程序以及提交涉稅信息的共同標準;

三、 對以上主管當局協定標准文本、實施審慎調查程序以及提交涉稅信息共同標準的解釋;

四、 共同報告標準標記語言架構(XML Schema)的用戶操作指南。

 

2016稅務修訂條例主要有三個方面。它必須確保:

——保存需要的涉稅信息;

——稅務機關可以及擁有法定權力獲得該等稅務信息;

——設立與稅收協定國自動交換稅務信息機制的法律安排。

 

3.3.2. 申報財務(金融)機構的法定義務

稅務條例第50B(1)及50B(2)條規定申報財務機構負有以下義務:

(1) 申報財務機構5

(a) 須設立程序,而該等程序旨在—

(i) 識辨以下人士的居留司法管轄區—

(A) 於該機構維持的財務帳戶6的帳戶持有人;7

(B) (如該帳戶持有人屬被動非財務實體)8 該實體的控權人9

(ii) 識辨某財務帳戶是否屬須申報賬戶10

(iii) 確保就任何財務帳戶進行該等程序所倚賴的證據或所採取的步驟的紀錄,均備存6年(由該等程序完成的日期起計);及

(iv) 使該機構能夠識辨和收集第50C(3)條所指的所需數據(所需數據)11 ;及

(b) 將附表17D中的盡職審查規定,納入該等程序內。

(2) 申報財務機構須維持為符合第(1)(a)及(b)款規定而設立的程序(所需程序),並須為履行該機構在本部之下的責任而應用該等程序,以—

(a) 識辨須申報賬戶,以及識辨和收集所需數據;及

(b) 確保第(1)(a)(iii)款所述目的能夠達到。

 

3.3.3. 強制執行

申報財務機構不執行以上第50B(1)或50B(2)條,或根據50C條第1款規定提交申報表的,可根據稅務條例第80B條規定被處以第3級行政處罰(港幣10,000元)。

 

此外,為稅務機關強制執行獲取信息權力,以執行自動交換涉稅信息能力。香港政府同時在2016年修訂了第51B條,增加了第1AAA款、1AAAB至1AAAE款。12 此外,在2010年修訂的基礎上又修改了該條第4款規定:“任何人如妨礙或阻撓局長或獲授權人員為根據第1款及第1AAAB款履行職務,。。。即屬犯罪,一經定罪,可處第3級行政罰款(HK$10,000)及監禁6個月。”2016修訂條例在緊接“第1款”之後,增加了“及第1AAAB款”。

 

3.3.4. 強制式與自願式申報要求

為符合第50B(1)條以及50B(2)條的要求,申報財務機構必須設立、維持、及實施審慎調查程序,以識別擁有申報稅務管轄區(reportable jurisdiction)稅務居民身份的賬戶持有人(包括該賬戶之控權人)。

 

根據第50B(3)條,申報財務機構也可以向不具有申報司法管轄區稅務居民身份的賬戶持有人實施審慎調查程序。倘諾日後香港與其中一個非申報司法管轄區簽訂了自動稅務信息交換協定,這會導致之前部分財務(金融)賬戶成為須申報賬戶。在這個情況下,自願式要求就成為必須遵從的強制式要求。

 

3.3.5. 執行自動交換信息

為了實施對外自動交換稅務信息目標,香港必須於稅收協定國(地區)稅務機關簽訂主管當局協定。在主管當局協定簽訂之後,2016稅務修訂條例規定,財務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鬚根據稅務條例第50J條修改附表17E,將該協定國加入申報稅務管轄區的名單內。13

 

在2016年9月及10月,香港已經分別與日本及英國簽訂了主管當局協定,前述兩個協定在2016年12月31日生效。14

 

4. 總體評論

對屬於稅務信息交換條文的義務人或公司來說,2010年與2013年的修訂都沒有超越設置及保留業務經營交易記錄要求。然而,2016年的修訂規定申報財務機構必須收集及保留第50C條所需信息(例如銀行帳戶持有人稅務居民身份、出生地與日期)。從信息交換的時間範圍來說,2013年的修訂擴張了2010年的規定。前者允許稅務局為實現協定國稅收管理及強制執行有關措施目的,可以與協定國交換涉稅信息安排生效日期之後稅務信息,包括一些生成於生效日之前的信息(例如銀行賬戶簽名樣式)。

就2013年修訂所指明的應要求交換信息的範圍與2016年修訂指明的自動交換信息的範圍來說,兩者儘管有重疊,但是存在不同之處。例如,某一稅收協定國,在實施審核本國居民轉讓價格的過程中,為了獲得可比較非受控價格信息,可以根據可預見的相關性條文,要求香港稅務局提供與該協定國稅務居民進行交易的某香港公司的價格信息,儘管該香港公司的實際股東或控權人並非該稅收協定國稅務居民。價格信息不屬於自動涉稅信息交換的範圍。同樣,財務機構根據50B條規定向稅務機關提供第50C(1)條指定的所需信息,也不全部屬於應要求交換稅務信息的信息範圍。在自動交換涉稅信息框架下,與協定國(申報稅務管轄區)交換金融賬戶信息涉及的對像是特定的,財務(金融)機構賬戶持有者必須是該協定國或地區的稅務居民。

2016年的稅務條例修訂是三個重要修訂的最後一個修訂,它確保香港擁有一個經合組織設定並符合國際認可標準的法律框架。所有三個修訂展示:一、在應要求交換涉稅信息方面,香港已經為全球金融論壇(Global Forum),根據2016設定範圍(terms of reference),就已經開始的第三輪論壇成員評審(peer review)立法工作與執行情況兩個要求準備就緒;二、在自動交換涉稅信息方面,香港實現承諾制定了符合共同報告標準的法律框架,包括已經完成為與其他國家及地區簽訂主管當局協定立法工作。

 


1 51(4)條規定如下:

(4) 如有任何事宜可能會影響某人根據本條例而須承擔的法律責任、責任或義務,則為取得有關該等事宜的詳盡資料─

(a) 評稅主任或稅務督察可向該人發出書面通知,或向其認為可能管有或控制有關上述該等事宜的資料或文件的任何其他人發出書面通知,規定該人或該等其他人在該通知書內註明的合理時間內,按該通知所指明的形式及方式,提交由其管有或控制的有關任何該等事宜的所有資料,及出示發出通知的評稅主任或稅務督察認為與上述目的有關或可能有關的契據、圖則、文書、簿冊、帳目、商品名單、存貨表、憑單、銀行結單或其他文件,以供檢查︰

但如根據本款發出的通知書規定須出示由任何律師所備存並與其當事人的事務有關的帳目,則出示帳目中與被索取資料的事宜有關的所有記項的副本,而該份副本經該名律師核證為帳目中所有有關記項的正確副本,就遵從通知書所列的上述規定而言,即屬足夠;

(b) 助理局長可向該人或該等其他人發出書面通知,規定該人或該等其他人在其指定的時間及地點就任何上述事宜,出席接受訊問,並在訊問時對所提出有關任何上述事宜的全部問題如實作答。

2 51B(1)條規定如下:

(1) 局長或獲局長就此目的以書面授權而職級不低於總評稅主任的稅務局人員(在本條中稱為獲授權人員),如以經宣誓的陳述而令裁判官信納以下事項─

(a) 有合理理由懷疑有人提交申報不確的報稅表或提供虛假的資料,以致該人少報其應課稅的入息或利潤,而該人作出此事並無合理辯解,亦非因無心之失;或

(b) 有人沒有遵從法庭根據第80(1)或(2A)條發出的命令,而該命令是指示該人須遵從根據第51(1)或(3)條向其發出的通知書所載規定, 則裁判官可藉手令授權局長或獲授權人員行使以下權力─

(i) 如懷疑任何土地、建築物或地方有屬於該人或任何其他人的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而該等薄冊、紀錄、帳目或文件對評定該人就稅項所須負的法律責任可提供關鍵性的證據,則無須事先通知即可在日間任何合理時間進入或自由出入該等土地、建築物或地方,並可在該等土地、建築物或地方搜查及查閱任何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

(ii) 在進行上述搜查時,如懷疑任何物品載有任何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即可打開該物品,或安排將該物品移走及打開;

(iii) 取得管有該人或其配偶的任何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如任何其他人的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的部分內容對評定該人就稅項所須負的法律責任可提供關鍵性的證據,則可將該部分內容製備副本;

(iv) 在作出任何評定或在審結任何根據本條例提起的法律程序所合理需要的時間內,保留任何該等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

但如局長或獲授權人員須保留任何該等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的期間超過14天,則感到受屈的人可以書面向稅務上訴委員會申請發出命令,指示將該等簿冊、紀錄、帳目或文件歸還;而稅務上訴委員會在聽取申請人或其授權代表及局長或其代表的陳詞後,可無條件發出上述命令,或施加該委員會認為恰當的條件而發出上述命令。

3 於2014年3月25日,香港與美國簽訂了稅收信息交換協定。於2014年3月22日,香港與丹麥、法羅群島、芬蘭、冰島、挪威及瑞典等6個北歐國家簽訂了稅收信息交換協定。

4 共同標準包含兩個主要內容:一、主管當局協議共同報告標準範本(Model Competent Authority Agreement And Common Reporting Standard);二、金融機構財務賬戶審慎調查及報告共同標準(Common Standard on Reporting and Due Diligence for Financial Account Information)。參考:Standard for Automatic Exchange of Financial Information in Tax Matters, OECD, July 2014 http://www.oecd.org/ctp/exchange-of-tax-information/standard-for-automatic-exchange-of-financial-account-information-for-tax-matters-9789264216525-en.htm.

5 申報財務機構 (reporting financial institution) 指—

(a)居於香港的財務機構(但不包括該機構位於香港境外的分支機構);或(b)某財務機構位於香港的分支機構,而該財務機構並非居於香港。但不包括免申報財務機構。

6 財務帳戶 (financial account)

指財務機構所維持的任何以下帳戶,但不包括豁除帳戶—

(a) 託管帳戶;

(b) 存款帳戶;

(c) (如該財務機構屬投資實體,但並非第(12)款所指的顧問經理)該財務機構的任何股權權益或負債權益;

(d) (如該財務機構並非投資實體)該財務機構的股權權益或負債權益,前提是設立有關權益類別的目的,是逃避申報第50F(1)及(2)條所指的所需資料;

(e) 該財務機構所發出或維持的現金值保險合約及年金合約,但不包括非投資相連且不可轉讓的即付人壽年金,而該年金是將屬豁除帳戶的帳戶所提供的退休金或傷殘福利套現而向個人發出的。


條例第50A條12款規定:就財務帳戶的定義的(c)段而言,顧問經理指符合以下說明的實體:該實體純粹因為它從事以下活動,而屬符合該款中投資實體的定義—

(a) 為處理或管理以某客戶名義存放於財務機構(並非該實體者)的財務資產,或為將該等資產作投資,而向該客戶提供投資意見,和代該客戶行事;或

(b) 為處理或管理以某客戶名義存放於財務機構(並非該實體者)的財務資產,或為將該等資產作投資,而為該客戶管理投資組合,和代該客戶行事。

7 帳戶持有人 (account holder)

就某財務機構所維持的某財務帳戶而言——

(a) 除(b)及(c)段另有規定外,指由該財務機構列明為或識辨為該帳戶的持有人的個人或實體;

(b) (如該帳戶由某並非財務機構的個人或實體, 作為代理人、託管人、代名人、簽署人、投資顧問或中介人,為另一名個人或另一實體的利益或為另一名個人或另一實體的帳戶而持有)指該另一名個人或另一實體;

(c) (如該帳戶是為現金值保險合約或年金合約而設的,而該合約尚未到期)指—

(i) 有權取用該合約的現金值的個人或實體, 或有權更改該合約的受益人的個人或實體;或

(ii) 如沒有第(i)節所述的個人或實體—

(A) (如有的話)在該合約中指名為擁有人的個人或實體;及

(B) (如有的話)在該合約的條款下,具有既得權利獲付款的個人或實體; 或

(d) (如該帳戶是為現金值保險合約或年金合約而設的,而該合約已到期)指有權在合約到期時收取付款的個人或實體。

8 被動非財務實體 (passive NFE) 指—

(a) 不屬主動非財務實體的非財務實體;或

(b) 符合以下說明的財務機構—

(i) 屬本款中投資實體的定義的(e)段所描述者;

(ii) 並非參與稅務管轄區財務機構;及

(iii) 並非在香港的財務機構。

9 控權人 (controlling person)—

(a) 就某實體而言,除(b)及(c)段另有規定外,指對該實體行使控制權的個人;

(b) 就屬信託的實體而言—

(i) 指屬該信託的財產授予人、受託人、保護人(如有的話)、受益人或某類別受益人的成員的個人;或

(ii) (如該信託的財產授予人、受託人、保護人、受益人或某類別受益人的成員是另一實體)指對該另一實體行使控制權的個人;或

(c) 就屬一個相等於或相類於信託(但不稱為信託)的法律安排的實體而言—

(i) 指符合以下說明的個人︰該人就該法律安排而言,處於一個相類於信託的財產授予人、受託人、保護人(如有的話)、或受益人或某類別受益人的成員的位置;或

(ii) (如就該法律安排而言,另一實體是處於一個相類於信託的財產授予人、受託人、保護人、或受益人或該類別受益人的成員的位置)指對該另一實體行使控制權的個人;

控權人其他具體規定:

(a) 凡某實體屬法團,在以下情況下,某名個人即屬對該實體行使控制權—

(i) 該名個人—

(A) 直接或間接(包括透過信託或持票人股份持有)擁有或控制該實體不少於指明百分率的已發行股本(註釋:25%);

(B) 直接或間接有權在該實體的成員大會上,行使不少於指明百分率的表決權(註釋:25%),或支配該比重的表決權的行使;或

(C) 對該實體的管理行使最終控制權;或

(ii) 該實體是代另一人行事,而該名個人行使對該另一人的控制權;

(b) 凡某實體屬合夥,在以下情況下,某名個人即對該實體行使控制權—

(i) 該名個人—

(A) 有權直接或間接享有或控制該實體不少於指明百分率的資本或利潤(註釋:25%);

(B) 直接或間接有權行使該實體不少於指明百分率的表決權(註釋:25%),或支配該比重的表決權的行使;或

(C) 對該實體的管理行使最終控制權;或

(ii) 該實體是代另一人行事,而該名個人行使對該另一人的控制權;

(c) 凡某實體屬信託,在以下情況下,某名個人即對該實體行使控制權—

(i) 該名個人有權享有該實體財產的資本不少於指明百分率的既得權益(註釋:25%),而不論該名個人是享有該權益的管有權、剩餘權或複歸權,亦不論該權益是否可予廢除;

(ii) 該名個人是該實體的財產授予人;

(iii) 該名個人是該實體的保護人;或

(iv) 該名個人對該實體的管理行使最終控制權;或

(d) 凡某實體並不屬法團、合夥或信託,在以下情況下,某名個人即對該實體行使控制權—

(i) 該名個人最終擁有或控制該實體;或

(ii) 該實體是代另一人行事,而該名個人行使對該另一人的控制權。

10 須申報帳戶 (reportable account)—

(a) 指符合以下說明的財務帳戶—

(i) 已根據附表17D的盡職審查規定,被識辨為須申報賬戶;及

(ii) 由—

(A) 至少一名申報對象持有;或

(B) 有至少一名控權人是申報對象的被動非財務實體持有;及

(b) 就第50C、50D、50F及50G條而言,包括根據附表17D的盡職審查規定須申報為無文件左證帳戶的先前帳戶。

[11] 所需信息(數據)是指

(1) 根據第50C條提交的報表,須載有有關申報財務機構的名稱,以及識辨編號(如有的話)。

(2) 有關報表亦須就每個須申報賬戶,包括以下數據——

(a) 如帳戶持有人是一名個人,並屬申報對象—該人的姓名、地址、居留司法管轄區、稅務編號、出生日期及出生地點;

(b) 如帳戶持有人是一個實體,並屬申報對象—該實體的名稱、地址、居留司法管轄區及稅務編號;

(c) 如帳戶持有人是一個實體,而該實體的至少一名控權人是申報對象—

(i) 該實體的名稱、地址、居留司法管轄區及稅務編號;及

(ii) 每個申報對象的姓名、地址、居留司法管轄區、稅務編號、出生日期及出生地點;

(d) 帳戶編號,或(如沒有帳戶編號)具有等同於帳戶編號的功能的數據;

(e) 在指明數據期間(或其他適當申報期)終結時的帳戶結餘或價值(如帳戶屬現金值保險合約或年金合約,則包括有關現金價值或退保現金價值),或(如該帳戶在該期間內結束)該帳戶結束一事;

(f) 就託管帳戶而言——

(i) 在指明資料期間或其他適當申報期內,支付予該帳戶(或就該帳戶而支付)的利息的總款額;

(ii) 在指明資料期間或其他適當申報期內,支付予該帳戶(或就該帳戶而支付)的股息的總款額;

(iii) 在指明數據期間或其他適當申報期內,就該帳戶持有的財務資產而產生的、支付予該帳戶(或就該帳戶而支付)的其他收入的總款額;及

(iv) 在指明資料期間或其他適當申報期內,支付予該帳戶的、來自出售或贖回財務資產的總收益,而就上述的出售或贖回而言,有關申報財務機構是以有關帳戶持有人的託管人、經紀、代名人或代理人的身分行事;

(g) 就存款帳戶而言—在指明資料期間或其他適當申報期內,支付予該帳戶的利息的總款額;

(h) 如某申報財務機構是某帳戶的承擔義務人或債務人(並非託管帳戶或存款帳戶者),就該帳戶而言—在指明數據期間或其他適當申報期內,就該帳戶支付予該帳戶持有人的總款額(包括在該期間或申報期內,付給該帳戶持有人的贖債付款的總款額)。

(3) 就申報第(2)款所提述的資料而言—

(a) 提述須申報賬戶的結餘或價值,包括零結餘或零價值;

(b) 提述支付某筆款額,包括記入一筆款額;及

(c) 提述某筆款額,須指出該筆款額是以何種貨幣計值。

(4) 就第(2)(e)、(f)、(g)及(h)款而言—

(a) 指明資料期間,指根據第50C(2)條指明的期間;及

(b) 適當申報期,是有關申報財務機構可選擇的一段為期12個月的期間,而該選擇一經作出,則不可撤銷。

12 (1AAA) 如局長或獲授權人員以經宣誓的陳述,令裁判官信納以下事項——

(a) 法庭根據第80B(3)(a)或80D(9)(a)條發出命令, 指示某申報財務機構或其服務提供商(如有的話),須遵從根據第50C(1)條所指的要求,而該機構或其服務提供商(如有的話)沒有遵從該命令;或

(b) 有合理理由懷疑,某申報財務機構或其服務提供商(如有的話)沒有遵守第50B(1)或(2)或50C(1)條,而沒有遵守該條,並無合理辯解,亦非因無心之失或大意遺漏,則裁判官可藉手令,授權局長或獲授權人員行使第(1AAAB)款指明的權力。

(1AAAB) 有關權力如下—

(a) 如局長或獲授權人員懷疑在任何土地、建築物或地方,有屬於某申報財務機構或其服務提供商(如有的話)或任何其他人的對像或數據,而該等對像或數據,可就評定以下法律責任提供關鍵性的證據——

(i) 該機構或其服務提供商(如有的話)根據本條例須負的法律責任;或

(ii) 任何其他人就申報稅務管轄區稅項所須負的法律責任,

則局長或獲授權人員無須事先通知,即可在日間任何合理時間,進入或自由出入該土地、建築物或地方,並可在該處搜尋和查閱該等對像或數據;

(b) 在進行上述搜查時,局長或獲授權人員如懷疑任何物品載有任何對像或數據,即可打開該物品,或安排將該物品移走及打開;

(c) 局長或獲授權人員可——

(i) 接管該機構或其服務提供商(如有的話) 的任何對像或數據;及

(ii) (如任何其他人的對像或數據的任何部分,可就評定該機構或其服務提供商(如有的話)根據本條例所須負的法律責任,或任何其他人就申報稅務管轄區稅項所須負的法律責任,提供關鍵性的證據)將該部分製備副本;

(d) 在作出任何評定或了結任何根據本條例提起的法律程序而合理需要的時間內,局長或獲授權人員可保留任何上述對像或數據。

13 申報稅務管轄區 (reportable jurisdiction) 指符合以下說明的在香港以外的地區——

(a) 是根據第49(1A)條屬有效的安排的一方,而該安排規定須披露關乎該地區的稅項資料;及

(b) 在附表17E第1部第1欄指明

14 見香港稅務局網頁:http://www.ird.gov.hk/chs/tax/aeoi/caa.htm

資料提供 中國稅務及投資顧問有限公司
評論 (0)
顯示香港本地時間(格林尼治標準時間+8小時)

香港貿發局歡迎您發表意見。請尊重其他讀者,避免離題。
查看本局的發表評論政策

*發表評論(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