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伊朗解缚:制造业前景评估

自2016年1月国际社会解除针对伊朗的核相关制裁后,该国多个经济领域均出现新商机,而伊朗亦再度成为西方国家出口产品的目标市场。伊朗获解除制裁后数个月内,该国政府便与外国达成一系列大型采购计划,便是明显的例子。然而,较少讨论的是,伊朗能否成为外国公司的中东生产基地,这方面的前景将会如何?这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伊朗目前是中东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区内第二人口大国。在最近解除制裁之前,来自西方市场的产品须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伊朗。当时,迪拜担当重要的中间人角色,通过转口贸易把这些产品带入伊朗。不过,现在伊朗有更多贸易方式可供选择。

图: 2015年部分中东国家人口
图: 2015年部分中东国家人口

迪拜的中间人公司不少是由土生伊朗人开设。现在,外国品牌除了与这些公司接洽外,还有更多销售策略可以选择。除了依赖这些本土代理商外,他们亦可采取更积极的行动,例如订立直接投资及合作协议,在伊朗出售和分销产品。

伊朗的营商环境预计在中期内稳步改善。随着营商环境转佳,越来越多外国消费品公司将会发现,在伊朗境内设立生产基地较为有利,尤其是营销快速流通消费品[1],以及主要目标客户遍布欧洲、中亚和中东的企业。如果在伊朗设立生产基地,他们的生产线便可更靠近客户,从而降低物流成本,缩短交货时间。

制裁解除后制造业的发展

伊朗制造业有一定规模,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约12%,涵盖石化、化肥、汽车制造、纺织、水泥、建筑材料、食品加工、钢铁、机械等主要行业。据伊朗小产业和产业园区组织(ISIPO)称,该国制造业非常分散,90%以上是员工人数不到150人的中小企业。

伊朗遭受制裁期间,当地制造商的供应链大受影响,大部分公司难以向西方公司购入基本生产部件,只能以更高价格通过中间人取得这些部件,而且产品质素往往欠佳。此外,制裁还减少了伊朗获取新工业技术的途径,而这些技术对提高制造业的生产力至关重要。

长时间遭受制裁,令伊朗公司不得不自给自足,即使生产成本激增及生产能力受限,亦须设法获取资源。幸好,伊朗制造商得到政府大力支持。因此,即使该国制造业的营运水平远低于国际最佳作业标准,仍能生产国内市场所需的各种基本产品,从而满足众多伊朗人的需求。对很多伊朗人来说,由于中间商收取费用,进口消费品及快速流通消费品的价格过高。在截至2016年的5年内,伊朗里亚尔兑美元贬值约三分之二,币值急挫对伊朗消费市场亦产生深远影响。

图: 伊斯法罕一家钢厂有意与外国直接投资者合作,以引进西方技术。
伊斯法罕一家钢厂有意与外国直接投资者合作,以引进西方技术。
图: 伊斯法罕一家钢厂有意与外国直接投资者合作,以引进西方技术。
伊斯法罕一家钢厂有意与外国直接投资者合作,以引进西方技术。

据世界银行统计,伊朗制造业主要集中在与木材、石油、基本金属和矿物,以及金属制品和专业产品有关的行业。2014年,这些行业占全国制造业增加值的49%。轻工制造业,如机械/运输设备和纺织品/服装,分别占同年制造业总量的9%和3%。

在核相关制裁解除后,伊朗政府致力增加对制造业的投资,目标是于2025年达到620亿美元,以促进重工业及轻工业的升级改造。此举将为外国公司创造大量机会,参与伊朗的工业转型;他们可以投资于制造业,或是提供有助改善生产流程的服务。

例如,在联合国制裁解除后不久,中国商业代表团便访问伊朗,签署多项投资协议。其中包括在东阿塞拜疆省(East Azarbaijan Province)制造钢结构框架、高架起重机和混凝土模件,估计投资总额为340万美元。另外,还签订在呼罗珊拉扎维省(Khorasan Razavi Province)的纸和纸板生产项目,总额380万美元,以及在亚兹德省(Yazd Province)的瓷砖及陶瓷项目,总额320万美元。

地图: 伊朗及其邻国地图
地图: 伊朗及其邻国地图

除满足国内需求外,伊朗正在扩大能力以成为区内的制造枢纽。伊朗已开始善用毗邻阿富汗、土耳其、伊拉克和其他中亚国家的地理优势,拓展这个总人口超过4亿的区域市场。伊朗似乎可以提供质素和价格配合得宜的产品,满足区内市场的需要。

以土地面积计,伊朗是中东第二大国,仅次于沙特阿拉伯,与7个国家接壤[2]。外国制造商(包括来自香港者)若要拓展这个庞大的区域市场,可以考虑在伊朗境内设立生产设施,藉此节省大量物流成本。

劳工成本方面,伊朗的最低工资较邻国土耳其低,后者是区内另一主要工业化经济体。伊朗的最低工资与泰国和印尼等部分东盟国家相若,但远高于越南及缅甸等低工资国家。因此,就成本因素而言,若要搬迁劳动密集型产品的生产线,伊朗不是十分吸引的地点。然而,企业若有意在中长期内实现产地多元化,则可考虑锁定这个人口达4亿的新兴区域市场,其中近8,000万人就居住在伊朗。

图: 部分国家每月最低工资
图: 部分国家每月最低工资

伊朗拥有年轻并受过良好教育的劳动力,进一步为该国制造业缔造新机遇。伊朗人口的年龄中位数在35岁以下,即大多数伊朗人是在1979年伊斯兰革命后出生。伊朗人通常在中东接受良好教育,不少人持有大学学位。这可确保一般制造业职位,有充足的熟练工人及本地管理人员供应。此外,香港公司可以利用伊朗为分销中心,接触中亚和中东各国的客户。

汽车工业领先发展

汽车工业是伊朗第二大产业,仅次于石油及天然气业。在制裁解除后,这个行业备受国际制造商的关注。

目前,伊朗汽车市场由伊朗霍德罗汽车集团(Iran Khodro,简称IKCO)和赛帕汽车集团(SAIPA)主导,两者都是国有的「工业发展和改造组织」的附属公司。这两家公司根据许可协议组装欧洲和亚洲汽车,以及生产自己的品牌。

2015年,伊朗汽车产量约98万辆,是中东地区最大的汽车制造国之一。在制裁解除后,伊朗的汽车产量预计在2018年达160万辆,到2022年达200万辆。这些汽车大部分出口到阿尔及利亚、阿塞拜疆、埃及、伊拉克、俄罗斯、叙利亚和乌克兰等国。

图: 驶往伊斯法罕的标致汽车。
驶往伊斯法罕的标致汽车。
图: 驶往伊斯法罕的标致汽车。
驶往伊斯法罕的标致汽车。
图: 停放在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的平治客货车。
停放在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的平治客货车。
图: 停放在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的平治客货车。
停放在设拉子(Shiraz)经济特区的平治客货车。

现时,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雪铁龙(Peugeot-Citroen)和意大利快意公司(Fiat SpA)等欧洲品牌均渴望重新进入伊朗市场。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联合国制裁期间,奇瑞、力帆和江淮等中国品牌已经扩大在伊朗的业务据点。当时,虽然制裁仍然生效,但在与伊朗的业务往来上,中国公司似乎比西方同业拥有更大的自由度。(关于伊朗仍然受到的制裁及其影响,请参阅《伊朗解缚:权衡市场机遇与实际商业风险》)

奇瑞是第一家投资伊朗的中国汽车制造商。早在2004年,该公司便开始与伊朗的莫迪兰(Modiran)汽车制造公司合作。多年来,奇瑞逐渐扩大在伊朗的业务,2015年销售约4万辆汽车,并在德黑兰、马什哈德(Mashhad)、伊斯法罕(Isfahan)和大不里士(Tabriz)等重要城市建立超过150个销售及服务网络。据报道,2015年,沃尔沃(Volvo)和吉利(Geely)的母公司浙江吉利亦考虑在该国设立首家组装厂,初期产能为每年约2万辆。

图: 设于马什哈德的日本汽车服务中心。
设于马什哈德的日本汽车服务中心。
图: 设于马什哈德的日本汽车服务中心。
设于马什哈德的日本汽车服务中心。

虽然汽车制造并非香港的主要产业,但不少香港公司早已从事汽车零部件业务,有些公司成为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国家汽车制造商的供应商。此外,伊朗的中产阶层车主对高品质配件,以及最新的汽车导航和娱乐设备有颇大需求。

2015年,香港对阿联酋的汽车零配件出口总额为1,290万美元,其中最大的产品类别为在协制编号(HS)项目8701至8705下的汽车部件和配件,以及汽车用的无线电广播接收器,加上声音录制或重播装置。这些香港出口产品有相当一部分虽然是运往阿联酋,但最终是转口到伊朗。

总的来说,自联合国制裁解除以来,希望直接向伊朗供应产品的香港公司,其商机大为增加;以该国作为分销中心,藉此拓展更广泛的区域市场,这方面的前景同样不俗。中长期而言,香港公司可考虑在伊朗建立生产线,以便更有效地为其汽车产品市场服务。

纺织业获政府鼓励大有潜力

除了颇具规模的汽车工业外,伊朗还有历史悠久的纺织制造业。该国的纺织公司大多位于亚兹德和伊斯法罕等中部省份,以及德黑兰市。

然而,由于来自土耳其、中国和阿联酋的廉价服装和走私成衣涌入,目前伊朗国内的纺织品和服装生产并不算多。

虽然如此,伊朗有些工厂专门生产出口到欧洲的高档布料。事实上,供本地消费用的纺织品大部分都是进口,特别是成衣。根据世贸组织统计,2014年伊朗纺织品出口额为8.92亿美元,仅占商品出口总额的1%。同年,该国纺织品进口额达8.14亿美元,占商品进口总额的1.6%。

伊朗的长期发展规划「2025年愿景」,把纺织服装业列为积极发展的核心产业之一。具体的工业行动计划强调需要技术进步并提高人力资源的生产力。为提高该产业的竞争力,伊朗欢迎外国公司带来投资新机械所急需的资金,以及改善生产工序的技术知识。

以韩国SM集团属下生产氨纶的TK化学株式会社(TK Chemical Corp)为例,该公司发言人表示,他们在2001年首次进入伊朗市场,该年TK化学向伊朗出口150公吨氨纶纤维,到2015年已跃升到2,800公吨。在与伊朗成功建立长期业务关系后,2016年5月,TK化学宣布计划与当地公司建立合资企业,TK将投资6,900万美元建设一家年产量达1万公吨的氨纶厂。据报道,该公司的目标是工厂于2019年投产。从这项计划可见,伊朗获解除经济制裁后,该公司对新兴的伊朗市场充满信心。

伊朗与西方的贸易逐渐返回常轨,纺织业的前景大为改善。在可见将来,香港公司在伊朗不乏商机,可以供应机械、布料和其他辅材。面对大量涌入的廉价成衣,当地的服装集群显然要假以时日才能发展壮大。香港企业在该国设立生产设施之前,应仔细衡量整体效益与营运挑战,深入了解投资保护和优惠措施、当地法律法规,以及与伊朗本地公司合作的优势。

下一篇文章《伊朗解缚:经济特区和自由贸易工业区的机遇》将概述伊朗的外商投资制度,以及该国经济特区和自由贸易工业区提供的不同优惠。


[1]  快速流通消费品(fast-moving consumer goods)涵盖食品饮料、个人护理产品和美容用品等多种商品,通常上货架时间短,周转迅速。

[2]  伊朗西北与土耳其、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接壤,东面毗邻巴基斯坦和阿富汗,北连土库曼,西接伊拉克。

资料提供 图片:徐咏钧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