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中国投资增长减速的得与失

今年首7个月,内地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放缓至8.1%,较上半年放缓0.9个百分点,也是该统计自1995年有记录以来最慢的年度首7个月的增幅。单月计算,则7月份固定资产投资的同比增幅更只得3.9%。从利好角度而言,中国调整经济增长结构,从投资向消费、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都要求投资增长不能像以往一样长年领跑消费乃至整体经济增长。从利淡角度而言,由于投资依然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份和增长动力来源,其放缓最终会影响经济增长,另外民间固定资产投资的增长低至2.1%,更是不应忽视的。

早至2000年当中国加入WTO之初,中国经济实质增长8.5%,居民消费、政府消费和固定资本形成各占经济的47%、17%和33%,经济增长速度不俗之余,居民消费的增长比投资为快,在经济当中的占比为高,本来是较爲理想的经济结构。之后,在全球化的浪潮下内地的投资增长开始显着加速,从落后到领跑消费,既带动了一轮更快的经济增长,也促使消费和投资结构显着变化,并带来了产能过剩、高污染和高能耗等问题。至2010年即从金融海啸中复苏首年,居民消费占中国经济的比重降至36%(显着低于发达国家一般三分之二的占比),投资的比重则增至45%,双倍于全球平均水平。后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在调结构的努力下,GDP当中的投资增长复又低于消费,它在中国经济中的占比温和回落,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低于包括居民消费和政府消费在内的最终消费,惟2015年投资43%的占比仍高于居民消费的38%,调结构仍然任重道远。

在统计上,月度的固定资产投资与季度的开支法统计的GDP当中的固定资本形成其统计口径是有所不同的,两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固定资产投资包括土地购置费、旧建筑物购置费和旧设备购置费,但固定资本形成则不包括这些费用。在内地土地成本不断增加,土地费用占投资比重不断提高的情况下,两者的差别也越趋明显。到了2015年,固定资产投资总额达到55.2万亿元人民币,而GDP当中的固定资本形成总额就只有30.2万亿元人民币。但即便如此,月度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最新放缓至8.1%,低于同期零售10.3%的增幅,就同样显示调整增长结构、从投资向消费驱动转型是有成效的。

另外,从投资结构变化来看,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的结构调整也在持续并颇具成效。在今年首7个月固定资产投资整体增长8.1%的背后,第三产业投资增长10.8%,显着高于第二产业的3.5%,其中高技术服务业、科教文卫等服务业投资仍以两成左右高速增长,而六大高耗能行业投资增幅就只有4.6%。这样,第三产业投资占整体投资的比重也增至58%,显着超过第二产业投资的39%;第三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也增至54%,高于第二产业的39%;在增速更快、比重更大的情况下,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0%,也显着高于第二产业。因此说中国经济开始进入服务业而非制造业主导的发展阶段并不为过。

不过,整体投资放缓背后民间投资乏力却值得关注。在2000年时,中国经济当中投资由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主导,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到了2006年才赶过国有投资,之后不断发展,到了2015年中占整体固定资产投资近三分之二。进入2016年,其增长突然滑坡,增长率从2015年底的10.1%显着放缓至6.9%,到了7月份,其累计增长率更放缓至2.1%,7月份单月其实是录得下跌的。国有投资增长同期却从10.9%显着加速至21.8%。这样,民间投资的占比较一年前高峰期下降了4个百分点至61.4%。由于民间投资仍然是中国固定资产投资当中最重要的组成部份,其增长失速就会拖慢整体投资乃至经济增长。

究其原因,一是在中国经济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服务业投资占主导的大环境下,民间投资的转型没有跟上。目前它于第二产业的投资仍占多数(50%,高于其第三产业投资46%的占比),增长也仍快于第三产业投资(2.2%比0.9%),受出口市场复苏乏力、PPI仍未止跌、工业企业利润受压、产能过剩等影响,有关的投资回报不佳,遂抑制了投资意愿。另外,民间投资主要靠自筹资金,与国有投资相比,其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更加突出,也不利于追加投资。

二是民间投资进入服务业的门槛不低。目前,中国服务业整体处于上升周期,其经营情况较佳,上市公司盈利情况较好的服务业包括卫生和社会工作、水利、环境和公共设施管理业、文化、体育和娱乐业等,而这些有公共服务性质的服务业本来就是国有投资的主营行业,其投资额数倍于民间投资。加上财政政策刺激进一步带动有关的国有投资,民间投资与之相比就处于竞争劣势,准入的难度高,从而影响其增长。

还有一个原因可能是技术性的。从民间投资的具体分类来看,集体企业、股份合作企业、联营企业和其他企业在2015年底的投资分别增长1.7%、-10.6%、3.3%和23.8%,但自今年1月份起便大幅逆转,至7月份时逆转为-41.3%、-49.4%、-39.9%和-26.6%,这有可能是统计上对企业分类进行了调整、令原来的民间投资归入国有投资所致。2015年一个工作重点是地方融资平台整理和地方政府债务重组,或会令有关统计出现上述变化。果真如此的话,其实不能消除民间投资存在的隐忧,因爲民间投资可能在更早之前就已经陷入困境。据此,国务院下达的关于进一步做好民间投资有关工作的通知是有的放矢的。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