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中国究竟有没有银行危机的风险?

近日,国际清算银行(BIS)发表了其季度的国际银行业和金融市场检讨报告,同时也发布新的统计系列:信贷比率缺口(credit-to-GDP gap),以量度一个经济体的信贷扩张程度,从而为潜在的银行危机提供预警。据其统计,中国经济的信贷比率缺口在BIS所追踪的43个经济体当中为最高,今年首季报30.1,远高于次高智利的15.7。根据其历史测试,这意味着未来3年爆发银行危机的风险提升。但实际情况是否如此严峻呢?

BIS所编制的非金融部门信贷相当于GDP的比率是量度全球各经济体杠杆比率最权威的指标,其中一个经济体的非金融部门又可再细分为政府、家庭和非金融企业部门。上述信贷比率缺口则取私人非金融部门(包含家庭和非金融企业)的信贷相当于GDP的比率,与其通过统计方法计算出来的长期趋势水平相比较,就得出私人非金融部门的信贷比率缺口,缺口越大,就意味着信贷泛滥的程度越高,衍生银行危机的风险也就越大。

BIS之所以推出此统计系列,并认爲其有预警作用,当然是有历史数据供测试为依据。一般而言,一个经济体的信贷比率缺口超过10,便要警惕未来3年爆发银行危机的风险。在1997-98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前后,当时饱受冲击的泰国、马来西亚、印尼的信贷比率缺口最高时分别曾见35.7、29.9和57.2,即其信贷比起长期趋势水平高出三成甚至五成不等,最后资金流走、货币贬值就酿成银行危机。反之,虽然受到重大波及,但本身银行体系并未受到重大打击的香港、新加坡甚至韩国,其危机前信贷比率缺口最高分别只见13.3、5.7和13.9。

到了2008-09年美国次按危机、金融海啸和之后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欧猪五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爱尔兰和希腊其信贷比率缺口分别曾高见17.7、43.8、21.1、88.0和26.0,倒是危机的源头美国的信贷比率缺口最高时也不过是12.4。其实当时美国的银行危机不比之后的欧猪五国为小,之所以如此相信是因为美国是资本市场主导的经济体,其债市和股市的规模显着大于银行业,次按危机传导主要是以证券化和衍生产品为工具,非银行的投行、对冲基金、私募基金、货币市场基金、保险公司等影子银行为主体。欧洲和亚洲一样依然是银行业主导,银行业总资产超过股市和债市之和,次按危机和金融海啸先是冲击其私营部门,其后导致政府财政急剧恶化,继而触发欧元区多国爆发主权债务危机和银行危机。

中国经济目前的信贷比率缺口为30.1,是BIS所追踪的43个经济体当中最高,同时也是自身自1995年有统计以来的最高,在欧美发达经济体私人部门大幅去杠杆的这几年,中国尤其是非金融企业的杠杆增加过快,由于中国是银行业主导的经济体,风险最终还是要由银行来承担。对比亚洲金融风暴和欧债危机的经验,该指标已经给出了预警。那麽中国的银行危机风险是否真的高企?

从目前的情况来判断,答案应该是否定的。银监会截至今年年中的统计显示中国银行业的NPL为1.75%,较美国的1.5%略高,但就显着低于OECD、欧元区和全球平均的3.0%、5.7%和4.3%;流动资金比率、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48.1%、13.1%、11.1%和10.7%(Basel III的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分别为8.0%、6.0%和4.5%);ROA、ROE、净息差、成本收入比率分别为1.1%、15.2%、2.27%和26.7%。这些肯定都非银行危机迫在眉睫的指标。银行家杂志(The Banker)在其最新的全球首1000家银行报告当中更是以Chinese banks go from strength to strength作为其中一个专题,因爲历史上首次在全球首5大银行(以一级资本规模量度)当中有四家为中国的银行。

究其原因,中国私人部门尤其是非金融企业的借贷自2009年以来增长过快、杠杆过高,但它与亚洲金融风暴或欧债危机当中爆发银行危机的经济体不同,当中外债比率很低,绝大部份为内债,仍有中国家庭储蓄率高达35%以上的支持,不虞有严重的汇率风险,因此信贷比率缺口虽然高达30.1,惟银行危机的风险却未如表面数字般高。

根据外管局的统计,截至今年首季,全国全口径统计的外债余额为13645亿美元,其中非金融企业的外债余额为6174亿美元,占其总借贷的比重只有3.4%,而且较一年前减少901亿美元,加上约四成为本币外债,那麽审慎的外债管理和资本账开放就屏蔽了大部份诸如亚洲金融风暴或欧债危机那种对外敞口过大引起的风险。这与日本的情况有相似之处。日本经济目前整体的杠杆率高达GDP的394%,远高于中国经济的255%,当中是以日本政府债务达GDP的227%为核心,私人部门(家庭杠杆率为66%,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为101%)其实自1989年泡沫爆破至今都仍在去杠杆当中,其最新的信贷比率缺口只有4.1%。日本政府负债虽巨,但九成爲内债,四分之一由银行持有,迄今也仍能继续循环。当然,两者不同的是日本主要是政府的信用风险,中国则主要是企业的信用风险,即时风险虽然不高,但若任由企业杠杆继续加下去,累积的潜在风险就会变得越来越大,因此去杠杆依然任重道远。

最后,值得留意的是香港,它的信贷比率缺口最新为18.1,虽然偏高,并高于亚洲金融风暴之前的13.3,但就是自2010年以来的最低。该比率其实自2010年以来便一直高居20以上,在2014年更曾高见50.8,然而香港银行体系一直是全球最稳健之一,从来就没有危机的隐忧。究其原因,相信一是因爲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GDP规模在全球排第40位,但香港的股市、汇市、资产管理市场规模均在全球前10大之内,银行业总资产更是8倍于GDP,故向非金融企业提供的信贷(用于香港、内地和其他地区)高达香港GDP的211%,但这不应解读为信贷泛滥及危机前奏;二是自金融海啸以来香港共录得五轮合共10559亿港元的资金流入,信贷比率缺口的迅速攀升与此关系密切,但量度银行业稳健的各项指标均十分稳定。据此,对信贷比率缺口数据也应谨慎解读,而非套用简单标准。

 

boc23Sep16.png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