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中国经济增长目标的设定

近日,外电报道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或不再坚持明年经济增长至少达到6.5%的目标,引起市场猜测稳增长的下限或会调降。对于2016年,年初时定下的6.5%-7.0%的增长目标由于前三季的表现得到实现应该没有悬念,倒是未来几年年度增长率是否以6.5%为底綫就值得进一步探讨。

关于经济增长的底綫,主要源于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具体到GDP则是2020年实现国内生产总值和城乡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根据国家统计局的统计,2010年时中国名义GDP为41.3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为30876元人民币。据此,2020年的目标应该是名义GDP达82.6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达61752元人民币。截至2015年底,中国名义GDP总量为68.6万亿元人民币,已达标66%;人均GDP为49992元人民币,已达标62%。如果两者每年仍以6.5%的年率增长,那麽到了2018年,名义GDP总量就可达到82.8万亿元人民币,人均GDP可达60388元人民币,即可提前约两年时间达标,换言之6.5%的增长底綫即使有退,也不虞影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的实现。此其一。

其二,每年政府工作报告(而非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订下的年度增长目标是实质增长率,而GDP和人均GDP翻一番指的应是包括价格变动在内的名义GDP。通缩在中国并不常见,自2010年以来GDP平减物价指数录得温和下跌仅在2015年出现过,那麽名义GDP增长率一般是要高于实质增长率的。同理,哪怕未来几年年度的实质经济增长率低于6.5%,也应该不会影响2020年GDP和人均GDP较2010年翻一番的目标。那麽真正的问题是年度实质增长目标应不应该继续力保在6.5%或以上。

保持一定的经济速度无非是要保证就业增长、工资增长和社会稳定。从最新数据来看,即使今年实质经济增长步伐放缓至6.7%,得益于增长结构从制造业向服务业持续转型、劳动法和社会保障等措施,就业和工资健康增长的态势不变。2013年至2015年每年新增就业分别有1310、1322和1310万人,而2016年首3季度的新增就业1067万人,提前一个季度完成全年目标,全年新增就业甚至可能会优于过去3年。另外,2016年首3季,全国居民人均工资性收入同比名义增长7.9% 。据此,中国其实有不小的回旋空间。

今年8月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完成了对中国的年度Article IV检讨,在其报告当中便专门有一节以Accepting the Slowdown为题提出了基金的立场,认爲结构性改革短期可能要付出较慢增长的代价,但为达到更快、更高质量和强有力的长期增长,这应该可以接受。IMF明确指出订定年度增长目标(而非预测)会令刺激政策过于短视和低质量,而即使保留年度增长目标,其重要性也应该予以调降,应与其他指标如家庭收入增长等相匹配,有更大的灵活性如更宽的增长区间,并设定于可持续的水平。IMF建议中国把2017年的增长目标定于6.0%左右。围绕这一结论,IMF建议中国采取措施把信贷增长的速度降下来,提升利率水平,辅以扩张性财政政策。

作爲惯例,IMF报告也列出了中国官方对同一问题的看法,有的与IMF相同,有的则有争议。中国官方强调的是货币和财政政策要配合供给侧改革;认爲目前利率水平从周期性角度来看水平合适;信贷增长速度中期会降下来,但去杠杆需要循序渐进;财政政策将为主导性政策,惟它不同意IMF关于中央加地方政府财政的一些评估结果。不过,就是否继续订定年度增长目标,则没有一个官方的取态。

中国经济增长结构性转型有两个方面,一是从制造业向服务业转型,该转型已见成效。目前,中国经济当中服务业无论从占比还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都已显着超过制造业,因此说中国经济进入服务业主导时代并不为过。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5年中国经济当中第三产业占比50.5%,显着超过第二产业40.5%的比重。2016年首3季,该势头延续,服务业投资增长更快,其增加值因此同比增长7.6%,比制造业快了1.5个百分点,服务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六成,显着多于制造业的37%。与美国、日本、德国和英国发达经济体相比,其服务业占比在七成至八成之间,因此中国有关的经济转型还有很大的潜力。但发达经济体的经验是有关的转型都伴随着GDP较以往为慢的增长。

相比之下,中国的增长结构从投资向消费转型就更加任重道远,因爲截止2015年,中国经济当中固定资产投资的占比还有43.4%,而家庭消费占比则为38.0%,中国经济当中另有占比13.6%的政府消费,它与家庭消费加总而得的最终消费在2016年首3季贡献了七、八成的经济增长。然而,只看家庭消费,它与投资的差距仍较大,其不到整体经济四成的占比与发达经济体六成甚至更高的比重相比仍有相当的距离。同样地,如果从投资向消费成功转型,发达经济体的经验也是较以往放缓的GDP增长率。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