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人民币两轮贬值中港元的不同表现及其啓示

自去年第4季以来,人民币经历了两轮贬值,先是至今年初时跌至新低水平,CNH在1月7日低见1美元兑6.7676元人民币,CNY则在1月8日低见6.6043。港元兑美元汇率在人民币贬值幅度加剧后也从接近1美元兑7.75港元的强方兑换保证水平附近转弱,最低曾跌至7.8296的水平,亦即从7.75-7.80的强方兑换区间跌进了7.80-7.85的弱方兑换区间,引起了市场对联系汇率的忧虑。后在人民银行汇率稳定措施下,至3月中下旬人民币汇率企稳反弹,CNH和CNY曾分别反弹至6.4402和6.4419的水平,港元汇率也跟随反弹至7.7524的水平。

之后,人民币兑美元复又开始新一轮跌浪,近日CNH和CNY双双跌穿1美元兑6.85元人民币的新低水平,显着低于1月份时的低位,但港元兑美元这一次却岿然不动,大部份时间一直徘徊在7.75-7.76区间之内。这显示人民币两轮贬值的原因和政策反应不同,它对港元的影响也不同。

值得指出的是今年初港元跟随人民币贬值,但两者是有时间差的,在CNH和CNY于1月7、8两日触及低位时,港元虽然也开始转弱,但幅度其实相当温和,只触及1美元兑7.7658港元水平而已。反而在人民币汇率于低位企稳后,港元兑美元汇率却在5个交易日内急泻至7.8296的水平,这就不能完全归咎于人民币的弱势了,而是市场当时对港元联系汇率产生了忧虑,因爲有不少对冲基金唱淡并高调表示做空人民币,而他们之前也曾压注赌港元联系汇率脱鈎贬值;另在人民币显着贬值、但内地采取措施严控资金外流的情况下,港元被投资者用作人民币空头的替代货币,蒙受了相当的贬值压力。这从1月份时港元同业拆息全綫上升,1个月以上拆息月内升幅高逾七成就可见一斑。

在特区政府反复强调联系汇率不会改变、该汇率机制的自动调节功能充份发挥、人民币汇率喘定的情况下,港元的沽压随后纾缓并开始反弹,到了3月21日,港元兑美元汇率弹回至7.7524、贴近7.75强方兑换保证的水平,之后即使人民币重回贬值轨道,但港元汇率仅窄幅波动,在5月中最低时也不过触及7.7723,近日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屡创新低、跌破所谓金融海啸铁底6.83的水平后,港元汇率依然徘徊在7.75-7.76的窄幅区间内。

这一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创新低其实与1月初时是有一定区别的。没错它与美国联储局加息预期在Trump赢得总统大选后重新升温和美元强势有关,但相信这一被动影响因素并非主因,因爲美元指数在1月初时曾高见99.3,现时100.2的水平与之其实相差不远,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汇率稳定措施并没有放松之下却比当时还要疲弱。根据Bloomberg的统计,年初时美元兑新兴市场货币几乎是全綫走强,但到了11月中,24只新兴市场货币当中有10只兑美元年内反而录得升值,而CNY的贬值幅度则在贬值的新兴市场货币当中为第4大,仅次于阿根廷、墨西哥和土耳其的货币,显示其疲弱之势并非主要来自美元。

从10月1日起,人民币正式加入SDR,按道理说带来的资产配置会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一定的支持。人民银行的统计显示这样的资产配置确实在发生,截至9月份,外国投资者持有的内地股票和债券分别较2015年底增加1961亿和434亿元人民币,其中8060亿元人民币的债券持有余额更是创下了历史新高,惟这不敌同期内地的资金外流,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每个月均在减少,截至10月份较2015年底较少了39428亿元人民币之多,同期外汇储备的降幅就达2097亿美元。

在这一背景下,市场却已不再视港元为人民币的替代货币或担心联系汇率有变,那麽港元因爲准美元的缘故顺理成章地成爲避险货币。金管局的统计显示截至今年第3季,香港银行业总存款较去年底增加了8778亿港元或8.2%,其中港元和美元存款分别增加了4207亿和6486亿港元,增幅以美元的18.4%远超港元的7.9%,而非美元的外币存款受累人民币存款余额逾两成的跌幅就显着减少1916亿港元或10.1%。不排除部份人民币存款转爲港元或美元存款,但更多的可能是内地资金以美元/港元流出后存入香港银行,或是以人民币流出后兑换成爲美元/港元存入银行。如前所述,截至11月中,亚洲新兴市场货币当中台湾、印尼、泰国、韩国的货币兑美元是录得升值的,录得贬值的货币当中以菲律宾Peso的贬幅最大,惟其4.0%的贬值幅度仍小于人民币兑美元。据此,可以合理推断避险资金主要来自内地而非亚洲新兴市场。

如果内地资金以人民币的形式流入香港后向银行兑换成爲美元/港元,那麽香港银行业的人民币头寸就会相应增加,与原来的人民币存款部份转爲美元/港元叠加,则银行的人民币资金运用也会相应增加,如人民币贷款、拆放、债券投资等,惟目前除贷款以外(今年上半年在人民币存款持续下跌时,人民币贷款余额仍增至3074亿元),其余尚无官方统计数据可查。另外,尽管有内地资金流入香港,其规模尚不足以把港元推高至触及7.75的兑换保证上限,金管局今年以来并无需要入市干预、向银行体系注资。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