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从十九大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要求看去杠杆议题

上月,人民银行周小川行长在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开放日回答记者关于去杠杆提问时指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相对较高,既有直接融资比重低、企业借贷/债务融资比重过高的问题,也有企业运用资金效率不高的问题;另外,有一部份挂在企业名下的贷款实际上可能是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债务,是变相的地方政府债务;最后,中国家庭部门的债务杠杆率不算高,但是最近几年增长很快。据此,理清中国经济的杠杆情况,有助于更好地理解去杠杆的关键所在。

就杠杆率的统计,全球最权威的应是BIS关于44个主要经济体(包括欧元区)的非金融领域借贷统计,其来源是各经济体央行提供的数据,而且全球可比。据其统计,中国经济整体杠杆率(指包括银行贷款和债券等在内的总信贷相当于GDP的比率)于2017年首季时为258%,该比率在44个经济体当中居于中游略前的位置,略高于整体和G20平均的238%和240%,低于发达经济体平均的268%,但就显着高于新兴市场平均的189%。具体到政府、家庭和非金融企业,则中国经济的杠杆问题集中于非金融企业,其165%的杠杆率显着高于整体、G20、发达经济体和新兴市场平均的94%、93%、87%和104%。在BIS统计中它仅低于卢森堡、爱尔兰和香港,但考虑到这三地均为本身经济规模较小的国际金融中心,其企业杠杆率高企更多地反映其离岸金融的特点,那麽中国企业的杠杆问题就确实需要留意。而中国政府和家庭的杠杆率则分别报47%和46%,属于健康水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关于中国经济每年发表的Article IV报告也有就非金融领域债务问题的分析,其数据来源为CEIC、财政部和IMF自身的评估。在今年8月份发表的最新一份报告显示中国经济整体杠杆率于2016年底时为242%,其中非金融企业、政府和家庭的杠杆率分别为157%、41%和44%。与BIS的统计对比,IMF的统计在整体乃至每一分项都略低于BIS的统计,虽然两者有一个季度的时差,但应该不至于导致整体评估的改变,那就是去杠杆的焦点和压力依然在于非金融领域之上。

至于内地关于中国经济杠杆率的权威统计则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及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该中心编算了中国经济自1996年以来的杠杆率。根据其截至今年第2季度的最新统计,中国经济整体杠杆率为238%,其中非金融企业、政府和家庭的杠杆率分别为156%、38%和47%。虽然统计的时点不同,与BIS和IMF的有关统计对比,该统计最大的特点在于其中国政府的杠杆率最低,而家庭的杠杆率则最高,至于非金融企业的杠杆率则与IMF的统计相近。

至此,三份统计尽管口径和具体水平略有不同,但都显示中国经济的高杠杆和债务问题主要在于非金融企业领域。对于如何去杠杆,一般的共识是由于政府和家庭的杠杆率不高,有空间可以适度加杠杆,为非金融企业去杠杆赢得时间和空间。对于中国经济整体而言,杠杆一加一减并不能导致整体杠杆率的降低,惟杠杆率的计算当中分母的GDP也不可忽视,如果非金融企业去杠杆太急导致GDP增长进一步放缓,整体杠杆率要降下来的难度就会相应增加,此其一。其二,在总体杠杆率不变之下,如果非金融企业去杠杆而政府和家庭适度加杠杆,那麽杠杆的结构改善本身就能有助降低金融风险。那麽接下来的问题便是政府和家庭适度加杠杆的空间有多大。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