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债市异动主因非联储局加息

联储局一次毫无悬念、完全被市场 “priced in”(联邦基金利率期货从11月22日开始已经预期12月加息机会达到100%)的加息,却造成汇市、债市震荡,有违常理。如果说理由是点阵图的明年三次加息预期较为鹰派,同样显得牵强,毕竟去年12月的点阵图还认为今年加息四次,市场理应不至于如此善忘。事实上,市场利率在联储局开会前已转势,耶伦当然不介意摆出掌控大局的姿态,但实际上只是顺手推舟。

导致债市转势的是特朗普,而非联储局

金融海啸后,主要央行纷纷推出非传统货币工具,仿佛无所不能,但在现实中,央行对长期利率的影响其实并不明显。君不见当年格林斯潘在感到无可奈何之时,甚至用“谜题”(conundrum)一词来表达其对无力影响债息的沮丧之情。

耶伦的处境更为尴尬,事关自从她上台以来,美国债市基本上就一直与她掌舵的联储局对着干。

联储局从2014年1月开始逐步减少QE3规模,迈出收紧货币政策的第一步。量宽结束后,公开市场委员会不断为结束零利率吹风,并在去年12月进行首次加息。在2016年,联储局对利率调整一拖再拖,但同时不断告诫市场为加息作准备。惟无论耶伦及其同僚如何努力不懈地管理市场预期,债市始终对利率正常化充满怀疑,长息不升反跌,且反覆寻底。从2014年初开始至今年11月近三年内,美国十年期国债孳息的向下趋势线一直没有被突破。改变这种格局的是11月8日举行的美国大选。

特朗普胜选后,美国十年期国债孳息在短短一个多月内飙升近80个基点,大概相当于联邦基金利率上调三次的幅度,为联储局加息提供空间。市场对特朗普新政的刺激作用充满憧憬,长息急升,冲破了过去三年的下降趋势线。假若胜选的是支持延续现有政策的希拉里,难以想像债市会突然出现转向。如果没有特朗普胜选这个意外事件的出现,相信耶伦不会改变对加息畏首畏尾的态度。真正的因果关系,是长息急升为联储局加快加息步伐创造了条件,耶伦于是顺水推舟,一改其鸽派形象。与其相信耶伦所说,“加息是为经济投下信心一票”,不如说特朗普令债市不再同耶伦“打对台”,使其重拾加息信心。要判断联储局来年能否满足加息三次的目标,最直接的方法是紧盯美国十年债息这个重要指标的走势。

 

156a.gif

 

德、美息差进一步证明联储局影响被夸大

近日不少海外媒体报导美国与德国十年期国债息差创下有记录以来(德国统一后)最高水平,显示欧元兑美元贬值压力大,但其实也间接证明联储局对市场利率的影响被高估。

从2014年开始,联储局与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分歧相当明显。一方面,联储局逐步尝试收紧货币政策,另一方面,欧洲央行却进行量化宽松,且资产购买对象从主权债扩展到企业债,更实施负利率政策。欧洲央行也因此失去了自成立后一度被广泛认为是全球最审慎央行的声誉。惟在欧美央行如此大的反差之下,美国与德国十年期债息走势亦步亦趋,完全看不出是两个受截然不同货币政策影响的国债表现。

特朗普胜选,不仅为耶伦改变了这个尴尬局面,更一举把之前如影随形的德、美债息的差距推至历史新高。

 

156b.gif

 

以上现象证明,联储局加息,是债市预期出现改变的果,而不是导致债市异动的因。正因为利率上升是受经济增长前景改善驱动,美股才能够摆脱对货币宽松的依赖,再度展开升浪。无论是当年的格林斯潘,还是今日的耶伦,都无法主导债市走势,对联邦基金利率的调整通常只能顺势而为。市场人士无需太过在意联储局几时再加息,因为利率环境的发展,不受央行主观意志控制。市场利率,特别是长息的变化,往往具有更加重要的启示。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