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希腊和英国脱欧成败的异同及其含义

2015年中,全球金融市场的焦点是希腊会否脱欧,当时各方已做好最坏准备,但结果是希腊最终留欧。一年之后的2016年中,市场面对的是英国是否脱欧,市场参与者整体对英国留欧表示乐观,但英国却公投脱欧。欧盟自全球金融海啸以来,只有希腊和英国正式把脱欧与否提上日程,而这两个经济体差不多处于欧盟的两个极端,惟市场普遍认为应该走的希腊留欧,不应该走的英国却脱欧。这一有违市场预期的迥异结果反映了欧洲一体化进程或者到达了分水岭。

2015年7月5日,希腊进行了自1974年以来又一次公投,公投其实并非以是否退出欧元区甚至欧盟为议题,而是以是否接受欧盟委员会、IMF和欧洲央行援助所附带的紧缩条件为议题。但国际社会和主流研究皆得出结论指如果希腊反紧缩,就将无法获得援助,那麽债务违约、银行危机、经济和金融动荡的最坏结果将不可避免,届时希腊恐被迫退出欧元区,因爲留下将毫无意义。欧盟多个成员国领导人都表示视反紧缩公投结果为对欧盟的否定。在希腊,总理Alexis Tsipras及其执政党是全力推动公投反紧缩的,以便为其与欧盟谈判时增加民意筹码,但是他关于希腊与欧元区乃至欧盟关系的见解却与国际社会正好相反,认爲反紧缩不等于要脱欧,而是要更有尊严地留欧,这是因爲当时希腊主流民意乃至所有获得议席的政党都希望继续留在欧元区乃至欧盟。

公投以反紧缩得票61.3%胜出。公投后第3天,希腊政府挟民意向欧元区援助基金申请救援,公投一个星期后,希腊政府接受了欧盟的援助方案,当中养老金的削减以及加税的幅度比起公投所反对的紧缩方案的幅度还要大。自此,希腊债务危机终于缓和下来,希腊也得以留欧。

在希腊公投快一年后,英国进行了更直接的脱欧公投,结果出人意外地以脱欧得票51.9%胜出。这次英国脱欧公投是时任英国执政党的保守党党魁和英国首相David Cameron早在2013年1月时提出的,当时保守党的执政进入第3年。在外,欧债危机余波未了,塞浦路斯被迫向欧盟求援,市场关注西班牙和意大利是否也无以为继。在内,保守党政府亦需要推行削赤的预算,即使方向正确,但却不受欢迎,势将影响2015年的大选选情。对此,Cameron作出了脱欧公投的豪赌,他宣布将在2015年至2017年之间进行脱欧公投,但两个前提条件是一,保守党赢得2015年大选;二,他将代表英国与欧盟重新谈判英国的地位。这两个条件先后满足,退欧公投遂如期进行。

吊诡的是Cameron一直是留欧的坚定支持者和最重量级的代言人,他以及英国各政党主流根本没有脱欧的意愿,但脱欧却在公投最终胜出,Cameron黯然辞职,他与欧盟几个月前的谈判结果沦爲无用功。

从经济表现来看,希腊和英国处于欧盟的两个极端,希腊迄今仍在衰退当中,而英国在公投前甚至有条件成爲美国之后第2个加息的经济体。然而,希腊人民哪怕反紧缩,但就明确选择了留欧。在接受了欧盟更辣的援助条件、违背了希腊反紧缩公投结果后,希腊总理Tsipras辞职,但其后的补选希腊选民还是再次把他重新选为总理。据此,希腊的脱欧危机其实只是一个与欧盟的谈判策略和政治考量,希腊主流民意在如此艰苦的经济环境之下其实从来没有就留欧动摇过,归根结底,这主要是经济的考虑,希腊选民十分清楚脱欧肯定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弊。

英国不仅永远不会加入欧元区,现在连欧盟的身份也不要,在脱欧未见其利、先见其弊的情况下,英国选民的首要考虑肯定不是经济,而是社会和政治,是对欧洲一体化说不。欧盟发展到今天,早已非单一市场那麽简单。根据欧盟自我定位,它是一个独特的经济和政治联盟,而这早在1993年当欧盟把其名字从欧洲经济共同体(ECC)改爲欧盟(EU)时就已经确定。在政治上,它管理的领域包括气候、环境、医疗、外交、安全、司法、移民等。对于英国脱欧,欧盟并没有极力挽留,而是再次明确成员国不能只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领域(如贸易和经济)进行合作。再者,要求欧盟倒退回存粹经济联盟和单一市场的呼声也不现实。

如果没有欧债危机,或许脱欧的危机不会这麽早出现。就危机的处理和防范,分析都指向除了货币联盟,至少欧元区要向银行业联盟乃至财政联盟方向推进,前者要达成对成员国银行业更有效的监管,后者则是要求成员国财政要遵守更严谨的纪律,这意味着除了货币之外,欧元区乃至欧盟成员国要进一步把其银行业监管和财政大权上缴给欧盟,欧洲一体化还要进一步推进。希腊和英国两次公投、两次脱欧风险、一成一败的结果显示欧盟成员国当中的非核心国由于经济利益牵涉过大,脱欧的风险反而相对较低。但像英国一样重要但非核心的成员国,本来就不准备接受进一步的一体化,是可以因爲移民等问题就选择脱欧的。而在欧盟的创始成员国比利时、德国、法国、意大利、卢森堡和荷兰当中,法国的右翼势力相对较大,脱欧风险也相对较高,但由于法国是欧盟既得利益的享受者,也是欧盟游戏规则的主要制定者,它应该还是有控制脱欧风险的能力的。意大利和荷兰的情况也相类似。对它们而言,主张脱欧的政党要强大至能以此议题赢得大选才有机会发起脱欧公投。

那麽如果再有成员国步英国后尘的话,较有可能来自欧盟非欧元区成员。目前,欧盟有28个成员国,连同英国在内,有9国并不使用欧元,包括保加利亚、克罗地亚、捷克、丹麦、匈牙利、波兰、罗马尼亚和瑞典。东欧成员国未加入欧元区主要是未符合资格,而非主观上不愿意,它们留欧的经济诱因较强,脱欧风险反而可能较低。北欧的丹麦和瑞典目前脱欧的右翼势力虽然仍属少数派,但却是与英国情况相近,脱欧风险的高低主要取决于其选民对于欧盟一体化的非经济进程的取态,以经济的理未必完全能服人。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