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English 繁體
Save As PDF 列印本页
QQ空间

投资者应贯彻对美股的长期策略部署

2020年将至,我们对美股保持策略性中立看法,换言之,投资者应维持对股票的长期策略部署,同时把握市场波动进行再平衡,确保达致长线目标。环顾美股市场,小型股的盈利前景减弱,而且债务比率偏高,所以我们仍然看好大型股多于小型股;不过,小型股的估值存在折让,有望继续获得一定程度的支持。

制造业的影响力超过其经济比重

截至目前,制造业/商业投资与服务业/消费开支之间的区别仍相当清晰,在未来一年很可能继续成为市场焦点。市场信心的两极化是显而易见的,并且可能最少延续至2020年初。企业高层对前景的信心跌至与全球金融危机时近似的新低,消费者预期却继续贴近历史高位。

制造业和商业投资偏向周期性,而且本质上是领先指标,故此对经济的影响力往往超过其所占比例。回顾历史,制造业/商业投资是通过劳工市场影响整体经济;从这个角度来看,来年一切暂时尚算顺利。

临近新一年,劳工市场走势强劲,失业率跌至50年低位,就业人数增长强劲,惟近期失业率有所回升,但仍然处于历史低位。申领失业救济人数通常反映劳工市场未来是否健康,故此未来一年需要密切留意;事实上,美国经济咨商局领先经济指数(LEI)是我们密切注视的指标,而申领失业救济人数正是其十大组成之一。

过去一年,领先经济指数持续趋平,按年变动再次逼近零水平。目前看来,近期弱势令人联想起过去两次同一周期的经济放缓,而两次皆与制造业有关。不过,往后继续积弱很可能会加剧经济进一步收缩的风险。世界其他地区或有利好消息。自2018年贸易战爆发以来,环球领先经济指数一直领先美国领先经济指数,直至最近才趋于稳定。美国以外地区经济进一步好转,或会预示美国领先经济指数回稳,但可能有一定滞后。

中美达成简化版抑或全面协议?

尽管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与美国的初步目标相距甚远,亦即促使中国放弃国家主导型经济,迈向比较开放公平的模式。美方暂时延迟于2019年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基于关税针对大量消费者产品,故此暂缓实施实属利好消息;此外,华府亦局部调低早前加征的关税,将由9月开始征收的15%关税下调至7.5%。

然而,「原定」对2,500亿美元中国产品征收25%的关税依然存在。中方亦同意增购美国农产品,由目前每年不足100亿美元(过去最高采购额为290亿美元)提高至400亿美元,但不会公开产品列表,换言之监察作用存在一定限制。

有关「协议」亦不代表特朗普政府将放弃运用关税和其他贸易壁垒措施,不再以此胁迫其他国家作出各种让步或用作惩罚工具。这种持续不明朗因素难免削弱企业信心,继续压抑资本开支。即使贸易紧张局势稍有缓和,2020大选年势必充满争议,企业信心恐怕会受到拖累。事实上,根据美国供应管理协会(ISM)的制造业调查,美国制造业预计在明年将减少资本开支,预期由2019年的6.4%增幅降至2020年的2.1%跌幅,这是11年来首次有此现象。

联储局出手相助?

联储局在2019年三度减息,无疑为资产市场以及易受利率影响的经济领域注入动力。目前联储局预计明年将「按兵不动」,最近更表明将变相调高加息决定所依据的通胀标准,即使劳工市场紧张导致工资升幅加快亦不例外。我们相信,今年的通胀率可能稍高于预期,这亦可能是市场波动的原因。

从历史所见,在联储局持连续大幅减息的周期(三度减息后再减息两次或以上),股市表现相对不及联储局进一步减息不足两次的时期。由于联储局继续积极减息很可能是为了抵御衰退,情况亦属顺理成章。

盈利需要改善

所以,就目前来说,联储局的立场不仅能够支持周期内的放缓,亦可支撑股市的表现;但是,市盈率背后的利好因素可能已经大致上无以为继。相比历史水平,各项估值指标(包括市盈率)普遍高企,未来难免需要盈利增长,方能分担支撑大市的重任。根据Refinitiv的数据,标普500指数的盈利增长率预计将于2020下半年回升至双位数,但估算数字已经连续多月下跌,而且很可能继续向下。

值得一提的是,关税和单位劳工成本上涨同样对利润率构成压力,去全球化的长期效应更令情况雪上加霜。随着息差升至历史偏高水平,利润早晚需要赶上市场的步伐,否则股市便可能需要进一步回调以反映盈利状况。暂时看来,我们估计明年两种情况均会出现。

2020年环球市场需要新的强心针

除非全球增长再次加快,否则国际股票未必能够摆脱过去两年的波动范围,毕竟全球股市非常易受经济环境影响。展望2020年,经济增长可能视乎中美是否达成全面的贸易协议和财政刺激措施,以扭转今年制造业和商业投资放缓的现象。假如企业裁员前尚未撤销关税,支撑世界经济动力的消费开支或会减弱。

 

重要披露

投资涉及风险,过往表现并不保证未来业绩,投资价值会有波动。国际投资涉及附加风险,如外币汇率波动、政局稳定与否,以及潜在市场流动性不足。这些风险于投资在新兴市场时更为显著。

本文仅供一般参考之用,不应被视为个别建议或个人投资意见。此文所提及的投资策略并不一定适合所有投资者。每位投资者于作出投资决定前须检视其为个人情况而订立的投资策略。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均会在未经通知的情况下,因应市场、经济或地缘政治环境的变化而改变。本文所载来自第三方供货商的资料乃取自被视为可靠的来源。然而,并不能保证其准确性、完整性或可靠性。

分散投资及调整资产组合并非确保在任何市场情况下获利或防止损失。调整资产组合可能为投资者引致交易费用,当调整非退休金账户之资产组合时,将会出现应纳税交易并增加投资者之纳税负担。

供应管理协会 (ISM) 制造业指数是根据协会向300多间制造业企业作出调查后所计算的指数。此指数监测就业、生产库存、新增订单及供货商出货之表现。

本文所表达之预测仅为说明作用,或以专有研究为基础,并根据过往公开资料而作出。

嘉信理财金融研究中心是嘉信理财公司旗下部门,也是本文提供的评论来源。

作者:
嘉信理财公司高级副总裁及首席投资策略师 Liz Ann Sonders
嘉信理财金融研究中心,高级副总裁及首席全球投资策略师 Jeffrey Kleintop

资料提供 嘉信理财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