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特朗普变革值得期

主流民调显示维持现状一方明显领先,如果意外结果出现,经济学家警告严重衰退机会大;金融专家预测资产价格将暴跌;现任政府高官表示当地社会稳定会受到威胁、国际外交关系出现震荡。

不,这并不是指刚刚结束的美国总统大选,而是四个多月前举行的英国脱欧公投。

时至今日,英国人发现不但天没有塌下来,反而是英国失业率继续维持在4.9%的低位,第三季GDP更按年增长2.3%,为五个季度最高,领先全球绝大部分发达经济体。回顾公投前后,反倒显得主流专家妄言、过半民众理性。

英国公投选择脱欧,可归咎于欧盟权力过度膨胀,超出成员国所能承受的范围。相反,美国经济规模冠绝全球,目前仍是唯一超级大国,民众求变心切,原因就只能从国内寻找。须知当年奥巴马正是打着“Hope and Change”的口号,才能够成功入主白宫。惟在他任内,共和党逐渐控制国会参众两院,现在更赢得总统宝座,选民几乎对他的政策全盘否定。

特朗普能否为美国带来真正的改变,还是重蹈奥巴马覆辙?首先,从坏消息说起。

特朗普最令人不安的是其贸易保护主义倾向。他的竞选政纲提到“宣布将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协定(NAFTA)或直接退出;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协议(TPP);指示财政部长标签中国为汇率操控国”。

NAFTA在美国国内毁誉参半,普遍认为协议有助经济增长,但同时加速制造业职位流失。然而,美国大部分被转移至海外的制造业职位一去不复返,重启谈判意义不大。假设美国退出NAFTA,势必严重阻隔美国与墨西哥、加拿大两个南北邻国贸易往来,后果不堪设想。这个最坏情况出现的机会并不大。

退出TPP则另当别论,毕竟TPP属于政治考量居多、监管条例繁复的协议。这种协议的目的并非纯粹促进自由贸易,而是为了制定对某方有利的规则。TPP存在与否,都不会对国际贸易量产生明显影响。

至于将中国定义为汇率操控国的政纲,当然不宜掉以轻心。惟必须承认,在奥巴马任内,美国同样以各种理由对多项中国出口征收惩罚性关税,中美贸易纠纷实际上从未间断。从这个角度考虑,特朗普上台并不一定见得会导致两国贸易关系会急速恶化。

再者,共和党向来是较为支持自由贸易的一方,一旦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措施过于激进,相信会受到党内力量制约。考虑以上因素,特朗普的贸易保护倾向值得警惕,但相信不会严重打击全球进出口。

除此之外,特朗普的国内政纲重点普遍对经济增长有利,变革的决心更是罕见。特朗普宣导的经济改革大刀阔斧,可行性难免受到质疑。政客讲一套、做一套,司空见惯。惟特朗普从来不是政客,基于以下三点原因,有理由对改革抱相对乐观的态度。

首先、特朗普政纲是竞选时以对选民合同的方式写下的承诺,难以食言。其次、政纲部分具体内容并不是简单阐述理念,而是定下硬性规定,将这些理念付诸行动。再次、共和党从明年1月20日起将全面控制白宫、国会,立法障碍基本消除。

以下是《特朗普与美国选民合同》(DONALD J. TRUMP CONTRACT WITH THE AMERICAN VOTER)列出的28条具体政纲中,对美国影响最深远的三条。如果忽略特朗普竞选时的狂人形象,客观分析其国内经济政纲,就会发现他的主张不仅完全不民粹,而且是发扬共和党传统的自由市场精神。

第一、废除奥巴马医改。

无论《可负担医保法案》(Affordable Care Act, 或称为奥巴马医改)当初的出发点如何高尚,都无法逃避经济规律。数千万低收入或高风险人士突然获得医疗保障,导致中产阶层保费飙升、企业成本激增、甚至保险公司陆续表示无法继续在奥巴马医改下经营,退出交易市场。废除该法案,有助上述各方重拾选择自由,刺激经济活力。

第二、硬性阻止联邦政府权力膨胀。

小政府是共和党的一向主张,惟大多数政府的趋势都是不断膨胀,共和党领导人并不见得比民主党总统更有纪律。口头上讲小政府,可信程度低。然而,特朗普定下硬性规定,严格限制联邦政府的人员和权力膨胀。

一方面,为通过自然流失减少联邦雇员人数,冻结联邦政府招聘。另一方面,如果要新增一条联邦监管,必须先取消两条现有监管法例。人员的规定确保联邦政府规模逐渐减少;监管立法的要求则防止法例过于繁复、干预市场正常运作,有助放松市场的枷锁。

第三、实行简单税制、低税率。

针对美国税法过于繁复,特朗普承诺将显着简化税制及降低税负。个人所得税税阶从7个减至3个,税率分别为12%、25%、33%。同时,企业税将从35%急降至15%。简单税制、低税率有望从根本上提升美国经济增长动力。

共和党有足够票数立法进行税制改革,但肯定要面对措施将大大增加财政赤字的质疑。为了减轻疑虑,不妨回顾奥巴马任内的表现。在奥巴马上任前,美国联邦政府总共用了238年才累积10万亿美元的债务,而奥巴马在短短8年内就已经把联邦债务倍增至20万亿美元。量入为出是审慎理财的基本原则,但政府的倾向,往往是税收愈多,开支愈大,财政状况不断恶化。以日本为例,政府不断以改善财政状况为藉口增加税负,国债占GDP比率却从80年代初的50%升至目前接近250%。由此可见,开支不受制约,收再多税亦无法纾缓公共债务负担。而特朗普对联邦政府的硬性约束,正正针对政府规模膨胀,有利控制开支。同时,由于税制改革有助刺激经济活动,整体税收下降的幅度会少于税率的百分比跌幅。况且,减税起码能够让中产阶级直接受惠。如果民主党担心税制改革对财政造成压力,就首先需要解释奥巴马8年内把国债翻倍,庞大开支的效果体现在哪里?

列根八十年代的改革为美国经济发展奠下基础,是共和党的金漆招牌。他不仅政绩彪炳,更极具总统气质及风范,表面上和特朗普风马牛不相及。惟事实上,特朗普的政纲与列根同属结构性改革,侧重供应一方,不是简单的凯恩斯式需求刺激。特朗普能否落实变革,暂时不得而知,但上述各方面考虑多是正面因素,值得期待。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