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特朗普对外经贸政策的风险显现

美国总统特朗普就任以来签署了多项行政指令,既包括废除奥巴马医改计划及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等早已被广泛预期的项目,也不乏在墨西哥边境兴建围墙及限制七个穆斯林国家民众入境等极具争议性的对外政策,引起了不同程度的震荡。显然,特朗普在加速兑现其竞选承诺,其中的极端政策令市场质疑其未必会以务实的原则施政,尤其是其对外经贸政策开始成为环球经济不容忽视的风险来源。

一、“美国优先”的外贸政策影响环球贸易增长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多次提及大幅调高对中国及墨西哥的关税,引发贸易战的忧虑。美国白宫的网站在特朗普就任首天就上载了新政府的六项首要议题,其中一项提及新政府的贸易立场,从中可以了解特朗普下一步将会如何在对外贸易上推进他的美国优先政策。

根据特朗普的外贸政策,他关注的问题离不开三大要点:职位流失、制造业萎缩及贸易逆差高企,所以他主张为美国签定公平及合符美国民众利益的贸易协定,从而使职位及工厂迁回美国本土。因此,他提出的策略是:退出损害美国工人利益的TPP;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处罚不遵从贸易规则的国家;以及为美国争取公平的自贸协定。由此可见,特朗普对外贸易政策的重心可能倾向实施保护主义。

作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国,美国优先的对外政策将不利环球贸易增长。调高关税继而引发贸易战的前景令低迷的环球贸易活动雪上加霜。世界贸易组织(WTO)统计显示,环球商品贸易的增长率在过去五年一直维持在3%以下,低于同期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料特朗普的新政会令环球贸易活动带来不明朗因素,多个出口主导的亚洲及欧洲国家将要寻求美国以外的买家,以维持增长。

二、美国退出TPP后,双边贸易协定重要性上升

即使多个TPP成员国表示愿意修改协议内容以争取美国重新考虑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大型自贸协定,但特朗普仍然在首个工作天就签署退出TPP,反映他没有推动环球贸易自由化的意图。

美国正式退出TPP后,重启NAFTA的谈判方案可能成爲特朗普政府下一个将要推行的政策。当中,最受打击的预计会是墨西哥。2016年,美国对墨西哥的贸易逆差接近590亿美元,其中汽车的进口总额更高达623亿美元,而美国对加拿大的贸易逆差则只有91亿美元。重新检视与墨西哥的贸易条款正好切合特朗普把职位及工厂回流美国本土的目标,并可收窄两者之间的贸易逆差。由于墨西哥的经济十分倚赖美国,估计在NAFTA的谈判过程中,难有议价能力拒绝美国的要求,所以预期墨西哥以往在NAFTA享有的贸易优惠在新条款下将会有所收紧。

特朗普多次提及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更适合美国自身的利益。无疑,美国能凭藉其经济实力在双边贸易谈判中占优,部份出口国亦十分重视美国庞大的消费市场,但双边贸易协定一般完成需时,而且在联邦政府冻结招聘下,美国难以同时应付多个双边贸易谈判。因此,推动双边贸易协定将在短期内难以刺激环球经济活动。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