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於我们 | 新闻中心 | 联络我们 | 采购清单 采购清单 () | 我的HKTDC |
繁體
Save As PDF 电邮本页 列印本页
QQ空间

特朗普将如何整顿美国金融监管?

2月3日,特朗普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要求美国财政部对现有的金融监管法律进行评估,并在120天内提交相关报告。市场认为这是特朗普又一项兑现其竞选承诺的举措,为日后放宽金融监管铺路。尽管该行政命令未有明言,但各界普遍认为,此举的主要审查对象是2010年通过的《多德─弗兰克法案》 (Dodd-Frank Act)。这份被誉为美国上世纪30年代以来改革力度最大的金融监管法案,不但令华尔街大行叫苦连天,也对环球金融监管格局的变革影响深远。

一、《多德─弗兰克法案》内容全面

2010年通过的《多德─弗兰克法案》,旨在改善金融体系的问责制和透明度,解决金融机构“大而不倒”的问题,同时加强消费者保护。整套法案厚达2,300页,其内容之广泛、法规之严厉,足以与1933年通过的《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Glass-Steagall Act)媲美。《多德─弗兰克法案》的主要特点如下:

1、引入“沃尔克规则” (Volcker Rule),限制大型金融机构的自营交易业务。此规则旨在分拆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活动,银行不可从事自营交易,但可从事做市交易和对冲交易。银行可继续买卖美国政府机构和市政债券,以及保留利率掉期、汇率掉期等衍生品业务,惟农产品掉期、能源掉期等业务分拆到附属公司。另外,银行最多可以将一级资本的3%投资于私募基金和对冲基金。

2、规范证券化及场外衍生产品金融市场。在证券化金融产品市场方面,主要提高市场的透明度和标准,并加强对信用评级机构的监管。在场外交易市场方面,将绝大部分场外金融衍生产品交易移到交易所交易,并通过清算中心结算,禁止银行之间或者银行与客户之间进行交易。

3、收紧银行的资本监管。法案对银行实行更严格的资本充足规定,以银行的规模和风险设定新的资本要求,其中包括禁止拥有子公司的大型银行将信托优先债券作为一级资本。另外,法案确定了联储局在资本监管的地位,要求联储局对“资本严重不足”进行定义,并设定审慎监督和管理的临界值。只要联储局确定某家金融控股公司资本严重不足,即可强令该公司破产。

4、分层的监管标准。不论本地或外资银行,在美资产总和超过500亿美元的大型金融机构要遵守更为严格的资本、流动性、杠杆比率,压力测试等一系列的监管要求。

5、加强消费者保护。该法案在联储局体系下增设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FPB),对提供信用卡、抵押贷款和其他消费金融产品及服务的金融机构实施监管。该局亦致力保证消费者在使用金融产品时得到清晰、准确和完整的信息,从而杜绝不公平行为。

二、法案的修改方向

特朗普欲大幅放宽金融监管,难度也不小。首先,法案是在奥巴马任内通过,民主党普遍反对金融监管“开倒车”,相信很多需要国会通过的修订会受到民主党的阻力。而且,历史也说明了宽松的监管环境带来的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美国政府通过了一系列法案,架空了《格拉斯─斯蒂格尔法案》,打造了极其宽松的金融监管环境,为后来的科网泡沫、安然丑闻以及2008年的金融危机埋下了伏笔。

不过,过于严厉的监管会使金融机构承担过重的合规成本,压抑金融业的活力。笔者认为,《多德─弗兰克法案》有两方面可放宽的空间。

如欲浏览全文,请到页首下载PDF 档。

资料提供 中国银行(香港)
评论 (0)
显示香港本地时间(格林尼治标准时间+8小时)

香港贸发局欢迎您发表意见。请尊重其它读者,避免离题。
查看本局的发表评论政策

*发表评论(最多2,500字)